×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難怪雍正從未懷疑過眉莊:你看她懷孕時都做了啥,比甄嬛聰明多了

古月 2022/09/16

在《甄嬛傳》之中,除了甄嬛,沈眉莊受到許多觀眾的喜愛。沈眉莊不僅長得好看,而且端莊大方,還有才華,她在同一批入宮的人之中,是最先承寵的,也是最先「醒悟」、最先看透皇帝的薄情的。

不過,很多觀眾都會奇怪,明明沈眉莊和甄嬛一樣,給皇帝戴了「綠帽子」,而且還是避寵多年,突然又「找上」了皇帝,那麼為什麼生性多疑的雍正從來沒有懷疑過沈眉莊肚子里孩子的清白呢?

這主要和沈眉莊懷孕時的舉動有關,這看起來可比甄嬛聰明多了。

盛寵之下,得意忘形

毫無疑問,沈眉莊是一個大家閨秀,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的家庭也是將她按照一個「賢妻良母」的方向來打造的,她懂規矩、識大體,還有文化,無論從哪一方面來看,似乎都很符合一個「皇家嬪妃」的要求。

也正是因為這樣,沈眉莊和甄嬛一樣,是在這一批選秀入宮的嬪妃之中,最為「耀眼」的存在之一,她一進宮就被封為了貴人,這個起點可比甄嬛都要高。

雖然在他們進宮之后,皇帝第一個想要寵幸的人是甄嬛,但因為當時甄嬛裝病避寵,沈眉莊就成為了那個第一個被皇帝臨幸的人。

在沈眉莊侍寢的當晚,她含情脈脈,滿心滿眼都是皇上,可以說一下子就抓住了皇帝的心。

而接下來,皇帝更是看到了沈眉莊大方得體、為人穩重、有文化、有知識等多重優點,還大手一揮,就說要讓沈眉莊學習協理六宮的事宜,可見皇帝對于沈眉莊的喜愛和重視。

當時,沈眉莊雖然是真心喜歡皇帝,但是她也明白,如果自己想要站穩腳跟,至少也要育有皇子。

雖然這點小心思甚至都還算不上是「走捷徑」,但如果她能一切「順其自然」可能還好,可偏偏她求子心切,想要求助于「偏方」。

當時風頭正盛,也有點「輕敵」的沈眉莊,輕信了華妃的親信太醫江城所提供的「秘方」,希望可以借此快點育有子嗣。

雖然甄嬛曾經提醒沈眉莊要小心,但是當時沈眉莊過于自信,認為自己已經查清了對方的底細,對于甄嬛的話并沒有放在心上。

隨后,一個自稱是沈眉莊同鄉的劉畚太醫來到了她的身邊,并很快診斷出來沈眉莊已經懷有身孕。

巨大的驚喜,總是會令人頭腦發昏,沈眉莊居然就這樣輕易相信了這個自己「湊」上來的太醫,也沒想著再找一個太醫確認一下,還跟甄嬛說,「你有溫實初,我有劉畚」。

皇上在得知沈眉莊懷孕之后,自然也是大喜過望,還給沈眉莊賜了封號,為「惠貴人」,這更助長了沈眉莊的得意之情。

就這樣,沈眉莊沒有了最初入宮時的謹慎,一步一步掉入了華妃所設下的陷阱之中,最終釀成了一場「假孕風波」。

當沈眉莊「假孕」「欺君」的事情被揭穿,雍正震怒,將沈眉莊褫奪封號、降為答應,還將她禁足于宮中。

也是在這個時候,沈眉莊看清了皇帝的薄情,早早地對雍正死了心。

而且,沈眉莊對雍正有感情時,是真心的;對他死心之后,也是決絕的,就算后來甄嬛抓到了劉畚、為沈眉莊洗刷了冤屈,雍正又想寵幸沈眉莊,沈眉莊總是找借口「避寵」,不愿意再與皇帝「接觸」。

對于沈眉莊而言,似乎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也不會拖泥帶水。但在深宮之中,最終沈眉莊還是做了一件讓她不得不再次找皇帝「復寵」的事情。

避寵多年,突然懷孕

如果沈眉莊沒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那麼她其實早已給自己安排好了接下去的命運:侍奉太后,讓太后做自己的靠山,讓自己能夠得以避過后宮之中的紛爭,安穩度過余生。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沈眉莊也沒選錯這條路,既然她已經不想爭寵,那麼這確實是一條「好后路」。

而且,實際上從選秀開始,太后就是對沈眉莊有好感的,如果說甄嬛是皇帝的「理想型」,那麼毫無疑問,沈眉莊就是太后的「理想型」,她端莊穩重,對答得體,告訴太后自己只讀過「女則」「女訓」,顯然就深得太后的心。

因此,在沈眉莊沉冤得雪之后,太后對于沈眉莊的「親近」并不反感,甚至還對她多有照顧。太后知道自己上了年紀,可能照拂不了沈眉莊太久,還多次勸說沈眉莊想辦法復寵,有個孩子也可以讓自己在后宮中過得更好。

而太后不知道的是,此時沈眉莊已經不僅僅是對皇帝死了心,她還對太醫溫實初動了心,絲毫沒有復寵之心。

最初,沈眉莊以為自己可以有一個和溫實初一樣的劉畚,可沒想到的是,劉畚是一個騙子,而在她感染時疫之時,對她照顧有加的是溫實初。

很明顯,在那個時候,沈眉莊就已經開始對溫實初抱有好感,但礙于自己的身份,沈眉莊也很難將這份感情宣之于口。如果事情按部就班,很多事情就不會發生,可偏偏在那個夜晚,一切都被改變了。

在太后和甄嬛的輪番勸說下,雍正偶爾也會去沈眉莊那里「坐坐」,對于沈眉莊,雍正是有愧疚的。

因此在那個夜晚,雍正著實對沈眉莊說了不少掏心窩子的話,甚至還說「從前的事是自己錯」,想要讓沈眉莊對他「重燃熱情」,但面對的依舊是沈眉莊的冷淡,雍正也只能遺憾離開。

太后聽說雍正去找沈眉莊,十分高興,有心想要促成沈眉莊「復寵」,就賜了她一壺「暖情酒」,可誰也沒想到的是,這壺「暖情酒」沒有讓沈眉莊復寵,反而讓沈眉莊和溫實初有了肌膚之親。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一夜也許也確實滿足了沈眉莊一直以來的夙愿,她將自己的感情宣之于口,又得到了自己所愛之人。

當然,這一夜的快樂也是有后果的,那就是沈眉莊懷孕了,這一次是確鑿無疑的懷孕。對于后宮嬪妃而言,懷孕是一件喜事,可如果沒有承寵就懷孕,那就是一個「恐怖故事」了。

沈眉莊心里清楚,其實這個孩子「留不得」,但她又舍不得打掉自己與溫實初的孩子,于是就只能和甄嬛一樣,設計復寵,將這個孩子「栽」到皇帝頭上。

不得不說,甄嬛和沈眉莊確實是一對好閨蜜,雖然她們性格不同,但做的事情確實可以說是「如出一轍」。

只是甄嬛在復寵回宮之后,面對的是皇后陣營的「步步算計」,還有祺嬪直接告發甄嬛與人私通,她的孩子并不是雍正的,從而引出了一場「滴血認親」的大戲。

但沈眉莊就不一樣了,她復寵之后,雖然有安陵容懷疑她與溫實初之間的感情,但雍正本人卻從未懷疑沈眉莊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自己的。

按理說,沈眉莊避寵多年,雍正好話也說過,但她就是不為所動,在這樣的情況下,沈眉莊突然設計復寵,應該會引起生性多疑的雍正的懷疑,那麼為什麼雍正懷疑過甄嬛,卻沒有懷疑過沈眉莊呢?

主要是因為沈眉莊在懷孕的時候所做的事情實在是聰明,這才讓雍正沒有生疑。

讓雍正不生疑的聰明做法

沈眉莊不讓雍正生疑的心機,其實從設計復寵就已經開始了。沈眉莊設計復寵的手法是在皇上的「必經之路」上裝作找手鐲來吸引皇上的注意力,而那個手鐲則是沈眉莊還受寵時,皇上賞賜的。

沈眉莊的所用的話術也十分勾皇帝的心,沈眉莊故意說自己丟了鐲子「原本不打緊」,但是這個鐲子是「進宮那年皇上賞的」,所以她「舍不得」。

這就是在跟皇上「服軟」,說她其實也舍不得皇上,而之前她種種避寵的行為,不過是小女兒家在鬧別扭,現在她「丟了」鐲子才「明白」自己的心意。

而且,沈眉莊還特意選了一身粉色的衣服,吸引皇上的注意力,皇上一看就被「迷得」神魂顛倒,立時就「霸氣」地說,鐲子丟了沒關系,庫房里「還有一大堆」,這下沈眉莊的復寵計劃就已經完成了一半。

加上沈眉莊那句「鐲子丟了,情丟不得」,更是讓雍正大喜過望,以為沈眉莊終于回心轉意,所以他立刻就同意了去碎玉軒喝茶的請求,讓沈眉莊順利完成了自己的復寵計劃。

其實,如果使用此計的人不是沈眉莊,復寵也未必能夠這麼順利,但沈眉莊身上有兩個非常吸引雍正點,讓雍正被她「沖昏了頭腦」,從而忽略了懷疑。

首先,在假孕事件之后,就算皇上「放低姿態」對沈眉莊說了軟話,但沈眉莊仍舊不為所動,依然在避寵。

對于皇上來說,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他一直沒法讓沈眉莊「回心轉意」,當然一直就會「心癢癢」,因而,當遇到沈眉莊主動「坦白」說其實她對皇上還是有感情的時候,皇上就很容易地「上鉤」了。

其次,雍正對于沈眉莊是有愧疚的,畢竟在假孕事件中,是雍正冤枉了沈眉莊,他心里肯定還是有所愧疚、覺得虧欠了沈眉莊的。

這份愧疚之心,令雍正明知道沈眉莊是故意「設計」自己,但仍舊很高興,自己樂于往這個「圈套」里鉆,根本顧不上去懷疑沈眉莊。

設計復寵,不過是沈眉莊的第一步,這一舉動可以說是聰明,但其實也并沒有比甄嬛更加高明,她真正比甄嬛「聰明」、使得雍正自始至終沒有懷疑她的原因,其實貫穿于她整個孕期。

關注細節的觀眾會看到,從沈眉莊設計復寵之后,這只她「舍不得」丟的手鐲就一直戴在她的手上,從來沒有取下來過,就連她血崩去世的時候,這只鐲子都還戴在她的手上。

這個細節雖然不起眼,但是在皇帝的眼里,自然是因為沈眉莊心里一直有自己,只是礙于女兒家的情面才與自己冷淡,對于這樣一個女人,雍正自然也不會去懷疑。

或者說,沈眉莊戴著的根本不是手鐲,而是自己和孩子的「護身符」。

這就是沈眉莊聰明的地方,她將自己仍然愛著皇上的細節放在了生活細節之中,給自己塑造了一個「深愛皇上,卻因為女兒家鬧別扭而不愿意與皇帝太過親近」的形象,欲拒還迎,反而更加令雍正憐愛,不疑有他。

這是沈眉莊比甄嬛聰明的地方,也是這份聰明,讓她在宮中避寵多年,仍然安然無恙。

當然,可能還有一些其他的原因讓雍正沒有對沈眉莊起疑,例如,在甄嬛回宮之后,甄嬛吸引了皇后陣營的「全部火力」,皇后一心想要扳倒甄嬛,沒有花太多心思去對付沈眉莊,沒有人往皇帝的心里種下「懷疑的種子」,皇帝當然也不會平白無故懷疑一個久居深宮的嬪妃。

例如,其實沈眉莊和溫實初的感情本來就比甄嬛和果郡王更為隱秘。

從劇情里我們就可以知道,溫實初作為太醫,經常出入沈眉莊的宮中請平安脈、送安胎藥都是很合理的,除了安陵容這樣心思敏感的人,很少有人會留意到兩人之間的不同尋常——就連甄嬛都沒有察覺到沈眉莊的孩子居然是溫實初的。

而甄嬛回宮之后,她與果郡王見面就幾乎都是「公開場合」了,雖然甄嬛還能克制自己不越界,但從果郡王對甄嬛的態度來看,別說是生性多疑的雍正了,換成別人,也是會「起疑」的。

再例如,沈眉莊在甄嬛「滴血認親」當晚就受驚「早產」,隨后更是血崩去世,雖然在臨死之前,沈眉莊還躺在溫實初的懷里,兩人第一次真正互相表明了心意,但此時皇帝早已被借口「支開」。

這一幕只有甄嬛看到,只要甄嬛不出賣自己的好姐妹,雍正就不可能平白無故地去懷疑一個為了給自己生孩子而血崩去世的妃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