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EU超時任務》:他最后的釋懷,是穿越上百次后修成的正果

哒哒哒 2022/08/19

作為一部穿越劇,《EU》并沒有局限于男女主角的感情線與劇情主線,在配角方面也花費不少心思,最「驚艷」的配角當屬威爺。

威爺這條支線寫得極好,雖然是很簡單的劇情,但寫出了這個角色從迷茫到醒悟的改變和成長。

威爺在劇中是舉足輕重,劍走偏鋒,亦正亦邪的角色,導演給他的伏筆遠勝其他人,是劇中伏筆埋得最深、最難捉摸透的配角。

威爺的人設,是在發現電塔穿越之后,為了陪伴患了癌癥的妻子而不斷穿越三天往來,穿越次數超過100次,最后被妻子感動,不再重復,坦然面對現實的癡情+悲情男子。

開始以為威爺是劇中智者,前半段總是站在上帝視角闡述某些觀念。

看到最后,再從頭回顧,才發現:哦,原來如此,劇中那些一路走來云里霧里的問題才能豁然開朗。

譬如為什麼威爺每一次都是一臉苦大仇深、心不在焉消極怠工的樣子。

因為相似的劇情他重復經歷了100多次啊。

反復循環枯燥無味地經歷百來次,難怪他早已倒背如流,麻木不仁。

為了愛人穿越百次,卻裝作正常的生活,重復著西部世界那樣百天如一日的生活。

同樣的對白,同樣的經歷,卻努力挖掘著不同的愛,雖然愛人不記得,可他仍舊滿足。

威爺一直在凌晨風身邊,心里變化起伏大,觀眾跟著凌晨風的視角根本了解不了他。

威爺做「黒警」的原因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

因為穿越了100多次,不斷帶來的胡蝶效應導致自己開始出賣正義,違背良心,而只為在不斷重復的三天陪伴老婆,以求達到與老婆永恒不變的目的。

每個人都是人,人就有私欲。

每個人都有自己后悔沒做的事情和做過的事情,都想回到過去改變些什麼,卻不知道如果這個事情改變了會牽扯到其他更嚴重的事情。

威爺那份對患癌妻子不離不棄、矢志不渝的感情,想盡辦法將自己要保護的人鎖在時間里的癡,令人動容。

尤其是最后重新拿起武器幫助渠頭后激動地回到家對著妻子那段戲,感染力十足。

威爺雖然在不斷地穿越中迷失了自我,放出了心中的惡魔,變得貪婪,仗著有回到過去的能力,甚至出賣原來正義的自己去做一些犯法事情。

但這些違法事情全部都是基于他為妻子阿澄做的,為了讓她過得更好些。

然而,這真的是阿澄想要的嗎?顯然不是。

不斷穿越的威爺就像一個鴕鳥,不愿面對這殘缺的世界,害怕經歷撕心的痛苦,所以一次次鉆回時間的空隙。

他一直活在回憶里,不想抽離,希望按下倒帶鍵,異度空間穿越,希望嶄新帶給他新的奇跡和希望。

但一次次被現實打臉,恍惚清醒,又再次沉迷。

他只希望有這麼一個世界,因著他的改變所有平行世界中的遺憾都會消失。

然而妻子看得清楚,這是不可能的。

所以到最后,阿澄成功勸說威爺做回自己,迷途知返,他決定不再穿越回去了。

因為威爺終于明白了,即使再回去,結果也為未必是自己想要的。

他留下遺憾,哭著離開,這個世界卻要在遺憾中繼續前行。

最后的釋懷,是威爺穿越上百次修成的正果。

所以整個故事中,活得最明白的人就是威爺的妻子阿澄。

可能因為命不久矣,所以她看事情的眼光和態度很寬容、很簡單。

她的通透曠達,在很大程度上對事態向著積極的方向發展發揮了最大的作用。

阿橙不僅影響了威爺,也影響了凌晨風、渠頭,所以,她才是真正的「上帝之手」。

與其在永恒長久的迷途上自我墮落,不如在短暫珍貴的角落里完善自我。

實際上編劇將威爺善的那一面,外化成其妻和愛情的助推力,富有深意。

最后一集威爺和渠頭的對話,不僅呼應了原本威爺對渠頭的真摯心聲,也是渠頭對于過去威爺的無聲感謝。

當凌晨風終于解決了案件之后,她死了。

渠頭背棄了他的不再回去的諾言,只為再看她一眼。

最后威爺和渠頭的對話深刻地詮釋了全劇的點睛之筆。

威爺:

你要想清楚回到過去的后果,她是兵,你依舊是她討厭的賊。

渠頭:

就算這樣,我也要回去,只想看阿風。

威爺說:

這樣你可能變成那個你不熟悉的自己,你要小心。沒有什麼天長地久,反而遺憾才能刻骨銘心。

威爺的角色貫穿了全劇,穿針引線,這個大伏筆難度不小,但編劇還是串起來了。

無論是威爺,還是凌晨風,還是渠頭,他們在一次又一次地重回過去后,初心未變,人卻開始變了。

劇中總共11次穿越,每一次都有不同的使命,卻在解決一個麻煩的時候,引發另一個危機。

為了還威爺清白,凌晨風和渠頭第九次穿越,發現原來威爺已經穿越了100次。

而晨風的男朋友郭尚正也跟黑警有關,他還炸傷了渠頭。

為了救渠頭,晨風第10次穿越,這一次,她跟渠頭雖然解決了黑警的事情,卻也丟了自己的性命。

孤獨的渠頭一個人穿越了第11次,再也找不回曾經的凌晨風。

他們終因為不斷改變過去而改變了當下的自己,其實也間接改變了他們的未來.

威爺打完大Boss后決定不再穿越;凌晨風為了保護愛人選擇與郭尚正同歸于盡;渠頭為了讓凌晨風的那些努力順利帶向未來選擇獨自穿越回去。

他們最終還是帶著各自的遺憾,到了4月4日那個新的一天。

放手,不是不在乎,有些放手,恰恰因為太在乎。

活著,不是生理機體喘不喘氣,而是自省迭代,不讓遺憾將自己困在過去,是身心是否并行邁向未來。

《EU》里的「穿越」,只是停留在4月1日到4月3日這三天的時間里,一次次的返回只是讓穿越者有機會看清楚事情的全貌,從而對事態的推進做出正確的選擇。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設定,也是對事態影響很小的一種設定,基于此,才能最大限度的看到「胡蝶效應」對事態的影響。

有人穿越百次只是為了不斷和瀕死的愛人在一起。

有人穿越回去挑選一個滿意的世界留下。

有人在穿越中相愛,有人在穿越中分離......

正如編劇最后在黑幕上的白字書所寫:

命運從不在手,但奇跡卻不可尋找,將來也許可以改變,但最美麗的原來早已在手,緊緊擁抱,你所擁有。

飾演威爺的演員是當年大名鼎鼎的奸邪代言人單立文。

「西門大官人」居然有一種越老越慈祥的趕腳,在《EU》中成功塑造了一個低調內斂的愛妻狂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