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沖上云霄》:倘若一開始便錯過,是否遠比擁有過再失去幸運地多

哒哒哒 2022/10/19

《沖上云霄》的開始太美好了。

夕陽下,一捧白花,一串復古手鏈,一個美麗優雅而絕不妖艷的女子。

以珊和亦琛的緣分來勢洶涌,作為一個不相信童話緣分的現代人,都不禁仰天長嘯。

兩人在羅馬的相遇,唯美到讓人差點相信緣分,相信命中注定這些虛無縹緲的詞。

那是一種契合了所有對浪漫的定義的憧憬,讓人不忍往前,因為太怕破碎。

縱然是在見多了韓劇的編劇們營造的各種童話故事,那一抹弗洛倫薩的夕陽仍是美好的最佳詮釋。

整部劇,唐亦琛對女性的主動和浪漫都給了以珊,面對以珊的他,簡直像一個瀟灑的藝術家。

在天台的癡纏和浪漫,對以珊說出「我想每天都看到你」的不舍,當然這不是有意為之,這就是愛情最真實的模樣。

總有這樣一個人,能激蕩起自己完全不同的一面,這是其他人都做不到的,這使我們懷念和向往。

所有人來到世上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找到「我是誰」。

但是并非每個人都能和真愛在一起,也并非在一起的那個,就不愛。

愛有很多不同的模樣,但我固執地相信,真愛只有一種,遇到了你一定知道。

如果是結局,那便是再如何浪漫都不為過;可它偏偏是開始,一個誤會的開始,或者說一個命運開的玩笑。

世事無常,恰似午夜呼嘯而過的飛翔。

這個故事的開頭有多麼美好,之后的糾結痛苦便是要以十倍奉還。

他們的故事,像是在印證幾米的那句話: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就像是流星,瞬間迸發出令人羨慕的火花,卻注定只是匆匆而過。

正當最好年華的吳鎮宇,梳著飛機頭,扮演的唐亦琛沉默內斂,眼眉中透露著風流倜儻,與陳慧珊扮演的樂以珊兩人合作火花四濺,舉手投足都驚人合拍。

可惜的是,對于迷戀且執著于他們必須在一起的人們,只能安慰自己正片只在第一集和最后一集。

最后一集兩人雖然按照編劇要求確定重歸朋友關系,但是牽手、背后擁抱等動作,氣場契合到真不舍得看到后面的揮手言別。

回到故事的開始,因為Triangle,亦琛和以珊第一次「相遇」。

其實并沒有真正遇到,而是一個中文名叫「蘇怡」,英文名也叫「Zoe」的女孩,拾而不歸「緣分天使」。

蘇怡的無心之失,便讓亦琛和以珊錯過了原本的「初遇」。

最初的浪漫不代表兩人就會走向完美的結局,當蘇怡撿到triangle的時候,已經暗示了冥冥之中四個人緣分的交錯。

再重逢時,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她成了他好朋友凌云志的女朋友,而他也將要成為別人的男朋友。

直到婚禮那天,以珊才發現一切的一切原來是一場巨大的誤會,她找回亦琛,想找回屬于自己的緣分。

可惜,亦琛不想破壞他好友的幸福。

吳鎮宇,他演唐亦琛這樣的人物仍然讓我覺得帶有一些邪氣。

他無論是正面形象,還是反面形象,演變tai也好,演飛機師也好,總是讓人看不到他的脆弱,最脆弱的時候就是沉默,不言語。

這一段,我第一次看的時候并沒有太多感覺,后來再看這段,看一次傷心一次,因為我知道以珊和云志的婚姻一定是悲劇。

以珊很追求緣分,從triangle到手鏈,很多人說她不懂愛,其實以珊追求的更多是一個精神的靈魂伴侶。

亦琛可以在以珊面前毫不偽裝地開心和難過,可以一語道破以珊的問題解決她的煩憂,而這種人認定了便是一生,不會輕易改。

這些是套路永遠擁有不了的,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但是,這樣的兩個人偏偏擦身而過。

云志給了以珊足夠的愛。

不可否認,現實生活里,能遇到云志這樣的男人,能擁有這樣的婚姻,已屬難能可貴。

偏偏,這世上最怕的就是擁有過再失去,一開始便錯過遠遠比此幸福得多。

因為擁有過最契合的感情,最相通的靈魂,于是,其他的,再好,也都成了將就。

這是云志的悲哀,也是以珊的悲哀。

即將與云志步入婚姻的以珊,心里對另一個人仍有惦念并未能最終溝通解決,說勇敢那是牽強地美化了。

這種行為不對,對自己,也對和你結婚的那個人太不負責任了。

婚姻是一生。

它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承諾;是「溺水三千只取一瓢」的從容;是「千帆過盡終不悔」的篤定。

它是兩個真心相吸的人,在純真和事故之間的相輔相成、協調統一,最終愿風雨同舟的共同選擇。

婚姻,是愛與責任,而不是一個戲劇的兒戲。

18年過去了,如今再看,依然唏噓,只不過唏噓的東西已經不復相同了。

當年我即便發現了以珊有太多的的任性和不成熟,但我依然覺得亦琛和以珊無可代替。

但如今,我不再為他們不能在一起而惋惜,因為他們本來就不應該在一起。

作為演員,吳鎮宇是滿分的。

由于吳鎮宇的完美演繹,給唐亦琛這個角色賦予了強大魅力,簡直把中年阿貝的魅力刻畫到了極致。

這樣極致的魅力,幾乎沖刷掉角色本身的遲疑、猶豫、心事重的人物缺點,甚至他的那些古板和原則后面,都成為一種讓人完全放心的依賴。

但我對亦琛處理問題的方式的看法與十幾年前已經完全不同。

如果十幾年前和今天,我同樣認為亦琛和以珊是真正相輔相成的天生一對,那對于亦琛,今天的我對他往重了說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其實主要是亦琛的性格造就了一段注定擦肩而過的感情。

亦琛三次撿到了那條以珊認為是有緣人才能撿到的手鏈,也撿到了那個指引以珊父母緣分的triangle,甚至還能買到那本以珊認為很重要的從小陪伴在旁童話故事書。

種種跡象都顯示亦琛跟以珊的緣分似乎天注定。

但是,當亦琛被以珊以為是花心的云志,自己也把以珊當成是感情騙子donna的時候,卻一直錯過了解釋的機會。

前期亦琛在羅馬就溫吞地不行,明明已經認定了一生偏偏還在膽怯,人生又怎麼會給你那麼多次機會?

如果他有心要找到她,再多去一次那個地方,也許所有的故事都不會發生,也許就不會害到另外兩個無辜的人。

后來得知真相的以珊還會試著與亦琛溝通了解。

而亦琛卻未在恰當的時間內正常地解決且沒有絲毫地爭取,也沒有考慮過是否有誤會這件事。

從這點來說,亦琛還不如以珊。

最大的問題是以珊結婚這件事。

唐亦琛對于這件事的處理「優秀」到像教科書一般地狠狠傷到了我。

以珊結婚之前,終于鼓起勇氣約了亦琛第二天在餐廳攤牌。

以珊是一個生活在童話世界里的女人,她相信緣分,她執意認為Triangel和手鏈可以將她今后的伴侶帶到她的面前,她十分珍重那本畫冊。

這種性格的形成,可能與她從小生活的環境有關。

或許她父母的結合本身就是一個浪漫的童話故事,或許她的父母從小為她營造了一個童話故事般純潔簡單的世界。

所以她堅信緣分,所以她以為是云志撿到她的手鏈于是點頭答應嫁給他,所以她在知道蘇怡手中的Triangel最初的來源后開始想她和亦琛原本應該有的交集。

亦琛卻因為急事當晚離開了香港去日本尋找弟弟,把約會拋諸腦后。

等亦琛再想起這件事,回撥電話留了口信給以珊時,以珊已經答應了云志的求婚。

唐亦琛,你面前的這對即將步入婚姻的新人,一個是你此生等了半生遇到并決定后半生共度的女人,一個是與你前半生相依的兄弟。

這種情況下,你是否應該開誠布公地和他們明白地談個清楚,以避免你此生遺恨。

如果以珊真的不愛你,你可以就此放手,祝他們幸福一生;如果以珊愛的是你,你可以挽救自己一生并拯救兄弟的錯誤。

而你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做,只是漠然接受。

怪不得吳鎮宇自己都說亦琛很煩,他不能控制愛別人,也不能讓別人不愛他。

當時第一次看的時候我能接受這些,覺得亦琛太過善良,顧及兄弟。

十幾年后的今天,我只覺得過度善良的人太懦弱,而懦弱的人注定是害人害己。

怪只怪吳鎮宇本身太過優秀,拯救了這個幾乎「無可救藥」的角色。

那是完美的吳鎮宇,隨便一個眼神便是深情和壓抑,更不用說對事業的苛責和家庭的守望,還有制服魅惑。

人可以帥出型并擁有神般的演技,說的就是吳鎮宇的唐亦琛。

亦琛和以珊的確很相似,他們倆都很「自私」,都以為自己很偉大,偉大到讓愛。

真正喜歡一個人,你會讓愛嗎?

不要說只要TA幸福就好,為什麼TA的幸福不能是你來給?

是你覺得自己比不上TA現在的那個人?

還是,其實,你們根本就不夠相愛?!

初遇的羅馬縱然美,可是沒有勇敢表白的北海道鮮花爛漫。

緣分神秘可卻也被動,不如沖到喜歡的人面前大方地說「我喜歡你」。

倘若他們都真的能向前看,都能放下彼此,也不會有后來的糾結痛苦和悲劇。

以珊婚后的劇情里,我們看到,他們都在自欺欺人。

當以珊以為自己患上ai滋,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告訴的是亦琛;亦琛腦內的淤血散開,可以重回崗位的時候,第一個通知的也是以珊。

當云志因為發現了這些細節終于無法釋懷,向以珊爆發「你是否還不能放下」的時候,亦琛也遭到了蘇怡同樣的質問。

四個人的感情都陷入了僵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