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刑警2010》石東升,十五年冤獄讓他從好警察變成「地下判官」

张希宁 2023/03/03

十五年前,意氣風發的石東升剛剛晉升為警長,他頭腦縝密,行動力強,是警隊不可多得的精英。

石東升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他和妻子阿君的感情很要好,眼看阿君就要生下兩人的愛情結晶了,石東升事業家庭都順心如意,他覺得自己很幸福。

不料一樁極其嚴重的禍事降臨在石東升的頭上,他被控告謀殺兩條人命,雖然石東升知道自己是冤枉的,也竭力為自己辯白,但是人證物證俱在,最有嫌疑的人就是他。

最終,石東升被判無期徒刑,脫下警服換上囚服,徹底斷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石東升的鋃鐺入獄給家里人帶來的是毀滅性的打擊,阿君整日以淚洗面,父母相繼病倒,一個幸福的家庭籠罩著悲傷愁苦。

然而最痛苦的還是成為階下囚的石東升,他自詡為一名優秀的好警察,除暴安良是自己的天職,沒想到自己一向奉公守法,竟然還會遇到這樣不公平的事情。

石東升沒有自暴自棄,也沒有怨天尤人,他憑借著多年當警察的職業敏感,在獄中仔細研究自己的這樁冤案,連一個細節都不放過,平日里他經常翻閱報紙,收看警訊,只想找出這樁案件的疑點,讓自己早日平反。

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十五年。

十五年,石東升飽嘗心酸苦楚,獄中的很多犯罪分子都是被他送進來的,在監獄里,石東升沒少遭到他們的報復。

身體的折磨對于石東升來說不算什麼,失去家庭溫暖和自由,對他來說才是最痛苦的酷刑,尤其是他明知道自己是被冤枉的,卻又無計可施,這樣的無力感讓石東升每天晚上都痛苦的輾轉難眠。

妻子阿君經常會來看石東升,通過和妻子溝通,石東升知道了家人的近況,以及女兒朗朗的成長歷程,這對石東升來說是很大的安慰。

還有一個人也經常來探望石東升,那就是他入獄前在警局的好搭檔,米安定。

說起來,石東升的鋃鐺入獄,正是因為米安定在法庭上的一番證供,不過石東升并沒有怨恨米安定,因為石東升知道,米安定只是如實說出了自己看到的一切,當時石東升的確在案發現場出現過。

石東升很渴望能夠恢復自由,十五年的牢獄生涯讓他原本年輕活力的身體開始逐漸邁向衰老,但是他的一顆心卻始終如火焰般炙熱,他沒有放棄過,依舊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解救自己。

皇天不負苦心人,石東升在一本介紹自己牽涉的殺人案的雜志中,意外發現了一個可疑線索,他當機立斷,立刻要求見律師。

在石東升的縝密分析下,律師也很佩服他超凡的觀察力,就這樣,線索順利被呈上法庭,而在疑點利益歸于被告的前提下,石東升終于恢復了自由。

石東升心心念念渴望的自由之門終于打開,看著不再年輕的妻子阿君,石東升哭了又笑,心中百感交集。

石東升見到了白髮蒼蒼父母和已經十五歲的女兒朗朗,一家人終于得以團圓,雖然郎朗和自己不是很親近,但是石東升知道是因為自己從來沒有照拂過女兒,所以對于女兒,他很慚愧,也下定決心要好好和女兒相處。

至于妻子阿君,石東升也發現了他們彼此之間有些陌生感和距離感,他覺得是自己離開阿君太久了,所以阿君有些不習慣再次和他在一起。

石東升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太過急進,所以他更加溫柔和耐心的對待阿君和朗朗,希望他們一家三口能夠早日消除隔閡。

但是有一件事情是石東升迫不及待想要做的,那就是重新當警察。

石東升心中的理想從來沒有破滅過,那就是當一名好警察,打擊罪惡,保護民生。除此之外,石東升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夠親手抓住當年誣陷自己殺人的兇手,讓他受到法律制裁,讓自己沉冤得雪。

在重新經過了一系列測試后,石東升如愿穿上警服,再次成為了重案組的警長,成為了好友米安定的手下。

在重案組,石東升和米安定這對好搭檔配合默契,共同破獲了不少案件,這讓重案組的其他同事都非常崇拜和尊敬石東升。

而私下里,石東升聯合米安定開始偷偷調查十五年前的謀殺案,希望能夠找到真正的兇手。

突破重重迷霧,石東升終于得知了十五年前自己被冤枉的真相,這樁案件牽涉及廣,甚至還有警方的高級長官牽涉于此,而陷害自己的兇徒是一個名叫仇大虎的惡徒。

就在石東升了解了全部事實真相,想要親手逮捕仇大虎時,卻憤怒的發現,狡猾的仇大虎竟然摧毀了所有可以當做證據的有用線索。

不僅如此,打算再次逃走的仇大虎還不斷挑釁石東升,他知道石東升身為警察,一切都要依法行事,他不敢越矩。

眼見冤枉自己坐了十五年牢獄的惡人就在眼前,但是自己身為警察卻沒有證據不能隨便抓人,這讓石東升急怒攻心,尤其是聽到仇大虎不斷挑釁的話語時,石東升更加憤怒,那一瞬間,石東升偏離了自己曾經的軌道。

石東升開槍打死了想要逃跑的仇大虎,并且偽造了一個現場,還故意把自己弄傷,讓他人認為仇大虎是被另一個人殺死的。

事情在石東升的精密布局下得到了他預期的結果,仇大虎死了,自己則全身而退,最重要的是,他報了仇,親手解決了害自己坐十五年冤獄的壞蛋。

石東升嘗到了當「地下判官」的痛快,從那一刻起,他的思想產生了變化,他覺得因為法律有漏洞才使得很多好人都無辜被害,很多壞人卻逍遙法外,而自己的出現則是要制衡那些做了壞事的人,既然法律不能懲罰壞人,那麼自己這個「正義執法者」就應當懲戒壞人。

石東升不再是當年那個純粹的人員警察,而是把自己的愛恨感情投放到了每樁案件中,他開始變得不擇手段。

 

漸漸的,石東升的好友兼搭檔米安定發現了他的不妥之處。

在一樁連環殺人案中,警方已經得知了罪犯的殺人手法,也確定了犯罪嫌疑人,但是苦無證據,石東升為了將兇手抓捕歸案,竟然故意栽贓嫁禍給嫌疑人,最終成功逮捕了他。

米安定清楚石東升的所作所為,他知道石東升「過界」了,但是出于內心對石東升的愧疚,再加上這個兇手真的是罪大惡極,米安定還是決定放過石東升這一次。

但是嚴守警察行為準則的米安定警告石東升,這是最后一次。

石東升表面上聽從了米安定的忠告,但是私下里依然按著自己心中的意愿做事。

在一樁[吸·毒]小混混相互殘殺的案件中,米安定發現石東升竟然氣定神閑的在一旁看著小混混們自相殘殺而不去阻止。

他再次告誡石東升,身為警務人員,不應該在心中把民眾分為三六九等,就算他們是無惡不作的小混混,身為警察要做的只有收集證據將他們送上法庭,讓法官去公平審理,而不是放任他們互相傷害。

石東升不再隱藏心中的想法,他忿忿不平的和米安定對質,他覺得那些混混本來就死有余辜,是社會的害蟲,他覺得自己身為執法者,可以自己定義自己懲罰罪犯的標準,這樣一來才能建立更加公平和諧的社會。

 

米安定看著眼前的石東升,忽然覺得他不再是從前那個跟自己志趣相投有著相同理想的好兄弟了。

石東升知道,雖然自己親手殺死了仇大虎,但是自己確實把十五年的大好年華浪費在了監獄中,他委屈,他不甘,他覺得都是因為法律并不是那麼完善,才讓仇大虎這些罪犯可以逍遙法外,而自己這些好人卻無辜被冤枉。

石東升開始執迷于當「地下判官」,遇到無法定兇手罪的案件時,他總會用自己的辦法去殺死這些兇手。

他覺得自己是在伸張正義,替天行道。

石東升的行為越來越過火,他施計殺害了一個擁有著雙重人格的變態殺手,又故意燒掉關鍵證據,保護了一個他認為很無辜的殺人兇手,他已經完全脫離了法律制度,全憑自己的感覺在查案做事。

而他的所作所為也徹底激怒了米安定,從前親如兄弟的兩人變成了生死對立的仇人。

終于,石東升失手殺害了米安定派去跟蹤他的警察。

此時的石東升早已喪失理智,他不愿承認自己是個冷血屠夫,更加不愿再次被送進監獄,他選擇了用陰謀詭計來掩蓋自己的罪惡,但是堅信公平正義的米安定鐵了心要抓捕石東升,兩個人斗的難解難分。

在米安定終于要逮捕石東升的那一刻,他因為疾病嚴重透支體力而暈倒。

看著昏迷不醒卻緊緊握著手銬不放手的米安定,石東升想起了他和米安定從警校畢業的時候,那時的他們是意氣風發的,堅定決心要維持法紀,除暴安良。

但是現在,石東升知道自己已經走偏了,而米安定寧愿犧牲性命也要堅守作為警察的承諾和信仰。最終,不愿一錯再錯的石東升做出了最后選擇,他沒有趁米安定昏迷時逃跑,而是主動拿起手銬將自己逮捕。

石東升沒有什麼惡念,他一直想要彌補法律漏洞,讓社會敗類得到應有的懲罰,讓人們生活的更加幸福安定,想法沒有錯,但是他的行為已經超出了法律應有的公平準則。

石東升的下場顯而易見,他再次被關進了監獄。

石東升本來是個充滿正義的警察,一心為民除害,保護一方平安,但是因為一念之差,他從正義化身變成了「魔警」,最終永遠失去自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