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偉哥的故事》:港片低潮期爛片代表,又名《威而鋼之雄霸天下》

哒哒哒 2022/08/16

王晶被稱為爛片之王,是因為他拍了很多爛片,而且經常是手握影帝影后級的演員陣容,仍然只能拿出一部6分以下的作品。

1998年12月5日香港上映的喜劇電影 《偉哥的故事》 ,又名《威而鋼之雄霸天下/Wai Goh dik goo si》,由最佳拍檔有限公司制片出品, 王晶監制并編劇 ,張敏(男)導演,曾志偉、黃某生、張文慈、張慧儀、林尚義、林雪、李兆基、楊嘉玲、苑瓊丹等主演。

其中,曾志偉和黃某生都是金像獎影帝,林雪、李兆基、苑瓊丹等在周星馳電影里,都是閃光的金牌綠葉。

可是,這樣一部《偉哥的故事》卻是一部徹底的爛片,再好的演員也拯救不了它的平庸。

最終,《偉哥的故事》只取得了380萬港元的票房,豆瓣5.7分。

然而,這樣的爛片卻有其非常重大的存在意義。

1992年,香港電影到達輝煌的頂點,然后漸漸開始走下坡路。

1992年,全年香港票房超3000萬的電影有12部,而1993年只有5部

票房市場不好,電影產量就開始降低。于是,周星馳、成龍這樣的一線巨星也開始漸漸減產或轉型;而那些二三線演員,則很快就要面臨降片酬或者無戲可拍的境地。

鐘楚紅、林青霞、鄭文雅、葉倩文、高麗虹、利智、王祖賢、邱淑貞、張敏、葉玉卿、李美鳳等,當時港圈光芒四射的女神級演員們,都是在90年代紛紛息影退圈的。

她們大部分的退出是因為嫁人,可是誰又能說這背后和漸漸衰落的港片市場無關呢?

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很多電影人是迷茫的,需要一個英雄站出來救市。

于是,王晶站了出來。

1996年, 王晶和文雋、劉偉強合組的最佳拍檔電影公司 (英文名BOB,即Best of Best),橫空出世。他們主攻年輕人市場,主打各種低成本短周期的小制作影片,力捧鄭伊健、陳小春、舒淇等新晉年輕演員,通過流行漫畫改編的《古惑仔》系列,迅速爆紅,成為當時最具市場觸覺的香港電影公司。

《古惑仔》前3部平均票房2000萬左右,全部進入1996年香港年度票房榜前10,而且全部是1周左右的時間拍攝完成的快餐式作品,結果仍然被奉為經典。

那時候盜版VCD橫行,而這些影片大部分通過盜版的形式進入內地市場,影響了無數年輕人。在如此惡劣的市場環境下,王晶的最佳拍檔仍有錢賺,仍然能不斷的開拍新片,除了壓縮演員片酬、拍攝周期等等方式來降低成本,也注重正版VCD市場的投放。

當然, 對演員來說,最重要的是有戲可拍 。錢少點,好過沒有啊!電影質量不好,但至少有一定的曝光啊!

演員的職業生命,是需要持續的曝光來維持的,長時間沒有曝光,很快就會被觀眾遺忘。

《偉哥的故事》雖然有兩位金像獎影帝主演,但是其在質量和內容上,真的很爛很無聊,人要極度空虛寂寞才會去看這樣一部電影。

不過因為是王晶編劇和監制,電影還是相當有娛樂性的,比如開場不久的僵尸床戲,還是挺有想象力的,也讓觀眾知道了此類影片的拍攝內幕。

《偉哥的故事》的兩位影帝級演員曾志偉和黃某生,分別飾演 一個香港新界的無聊村民偉哥和一個香港三級影帝黃勁秋

黃勁秋參加一個電台節目,接到偉哥打來的求助熱線電話,于是把兩個人的故事聯系到了一起。

偉哥是一個中年男人,那方面已經不行多年,而且生活在農村,生活相當乏味,沉迷于麻將的老婆也提不起他的任何興趣。直到有一天,村長的兒子帶著美艷的老婆 波波(張慧儀飾演) 回村,讓偉哥突然感到久違的沖動,同時也吸引了全村無聊男子的興趣。

之后,每天晚上全村男子到村長兒子窗口偷聽他和波波的床事,成為他們的固定節目。也因此,偉哥和另一位村民(李兆基)都被蛇咬大了弟弟。

后來,村長兒子意外落海死亡,晚上就沒有偷聽節目了,怎麼解決長夜的無聊寂寞呢?

偉哥想到打匿名電話的方法,每天晚上打電話去撩波波,結果真的撩出火花來了。

電影還把偉哥撩波波的意識淫想鏡頭拍了出來,各種角色扮演,不僅讓偉哥神奇雄起,相信也消耗了不少觀眾的紙巾。

影帝黃勁秋的故事則是,他宣稱在電影中打真軍,結果突然有一天在片場我發現自己不舉了。為了保住工作和聲望,以及應對一位島國AV女星的挑戰,黃勁秋不斷的尋找各種方式來重振雄風,包括從父親那里拿到幾顆偉哥威而鋼。

結果最后那顆偉哥也沒用上,被踩碎后吹飛了。

不過最后黃勁秋還是神奇的反轉了,因為他老婆才是他真正的偉哥,只要看著老婆(苑瓊丹)熨衣服他就能當場雄起。然后借著這股勁,大戰島國女優,為國爭光。

主要的III級鏡頭都在黃勁秋的故事中,包括他的日常工作,以及最后和島國女星的大戰。這也是《偉哥的故事》為數不多的幾處亮點,但似乎還是偉哥和波波的電話故事更撩人。

【《偉哥的故事》中的黃某生、張文慈、林尚義、李兆基等,包括導演張敏,都是《古惑仔》系列的演員。】

《偉哥的故事》這樣的影片,除了讓低谷中的演員有戲可拍之外,還有多少存在的意義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