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TVB印象深刻角色,《談情說案》蔡寶兒,自私冷酷的「完美女孩」

哒哒哒 2022/09/01

 

蔡寶兒是美域高集團的千金,從美國進修回來就進入集團幫助父親打理生意。她生的膚白貌美,品味高雅,儀態端莊,在外人看來,蔡寶兒簡直是名媛中的翹楚。

在一次宴會上,景博的姑姑結識了蔡寶兒,這個一向眼高于頂的貴婦人對美麗高雅的蔡寶兒十分滿意和欣賞,覺得她的家世和相貌都能配得上學識淵博的景博。

彼時的景博剛剛和女警「犀利妹」結束了一段感情,而景博的父母以及姑姑都十分嫌棄出身平民的「犀利妹」,為了防止兩個人死灰復燃,姑姑見縫插針,立刻就將蔡寶兒介紹給了景博。

蔡寶兒暗自開心,因為她一直就在心里傾慕著景博,景博不但斯文帥氣,而且家世顯赫,又是物理學博士,這樣的條件自然讓蔡寶兒十分欣賞。

但是景博對蔡寶兒卻止步于朋友關系,在他心里,還是對性格直爽的犀利妹難以忘懷,只是因為兩邊家庭的矛盾太深,這段感情只好作罷。


 

面對蔡寶兒的熱情主動,景博婉拒了她,并且和她講明了自己剛剛經歷過一段失敗的感情。

從小到大,蔡寶兒一直是要風得風,這也讓她形成了唯我獨尊的性格,表面上她掩飾的很好,是個溫和大方的千金小姐,其實,她的個性自私,目中無人,根本就不能接受自己被拒絕的事實。

從景博姑姑的口中,蔡寶兒得知了景博是因為一個油麻地女警而不愿接受她,蔡寶兒對「犀利妹」既憎恨又嫉妒。(我是今日頭條的,如果你在其他平台看到這篇文章,請鄙視這個無恥的抄襲者,歡迎來到頭條關注我!)

人前,蔡寶兒對于景博拒絕自己的事情裝作十分大度,其實她的內心早已憤怒至極,特別是聽說景博和「犀利妹」之前有過一段戀情之后,蔡寶兒更加憤怒,覺得自己堂堂一名千金小姐,居然比不上一個低賤的油麻地女警?

蔡寶兒心里有火,便把氣都撒在助理身上,絲毫沒有了在人前的平和大氣,十足的刁蠻小姐派頭。


 

事有湊巧,蔡寶兒負責的慈善基金會要撥款給警局,于是蔡寶兒和跟進慈善基金工作的「犀利妹」碰面了。

作為撥款方,早就在心里看「犀利妹」不順眼的蔡寶兒抓住這次機會,表面上是要商談細節,其實她故作高貴羞辱了「犀利妹」一番,并且在「犀利妹」面前談起古典音樂和古典舞之類的話題,令「犀利妹」手足無措。

蔡寶兒一邊羞辱「情敵」,一邊想盡辦法去討好景博的家人,因為她實在不愿放手條件優秀的景博,看到景博對她不來電,蔡寶兒就想從景博的家人下手。

談話中,蔡寶兒得知景博的媽媽胃不好,便主動提出幫他約一位很有名的中醫趙主任調理身體,景博的家人對蔡寶兒都非常滿意,尤其是景博的媽媽,一直拉著蔡寶兒的手不愿放開。

蔡寶兒的確善于偽裝,她的「知書達理、善解人意」成功的俘獲了景博家人的心,但是景博依舊不為所動,在他的心里,仍然忘不了「犀利妹」。


 

景博的媽媽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眼中最「漂亮能干、善解人意」的蔡寶兒竟然對她見死不救,甚至害她差點喪命。

星期日那天,蔡寶兒陪景博媽媽來到了趙主任的診所檢查,由于是休息日破例為兩人開的門,所以診所里除了三個女人之外別無他人。

看完病之后,景博媽媽想去洗手間,蔡寶兒主動提出要陪她去,但這時她的電話突然響了,于是她就讓景博媽媽先進去,自己隨后就到。

景博媽媽剛要打開洗手間的門,突然發現身后有一個戴著恐怖面具的男人,她嚇得尖聲驚叫,快速逃開,男人在后面窮追不舍。(我是今日頭條的,如果你在其他平台看到這篇文章,請鄙視這個無恥的抄襲者,歡迎來到頭條關注我!)

這時候,聽到動靜的蔡寶兒趕了過來,她看到景博媽媽甩開面具男人正在往樓梯上爬,景博媽媽看到蔡寶兒,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伸出手想讓蔡寶兒拉她上樓梯。

蔡寶兒剛要伸出手,突然看見了恐怖面具男人就在不遠處,蔡寶兒被他嚇壞了,全然不顧景博媽媽的安危,拔腿就往診所跑去。

蔡寶兒和景博媽媽兩人一前一后朝著診所狂奔,而面具男人依舊窮追不舍,蔡寶兒率先到達診所,她快速打開門跑進去,卻又立刻轉頭反鎖了診所大門,景博媽媽拼命地拍門求救,蔡寶兒卻充耳不聞,只是害怕的全身顫抖。

其實,景博媽媽本來可以得救,當時蔡寶兒有足夠的時間給她開門,但是讓景博媽媽無法接受的是,自己那樣看好的「準兒媳」蔡寶兒,竟然這樣自私冷血,任由自己苦苦哀求也不愿開門,片刻之后,面具男人擄走了景博媽媽,而此時的蔡寶兒只會害怕哭泣。


 

景博媽媽被綁架的事情令一家人都十分擔憂,面對警方的問詢,蔡寶兒哭的梨花帶雨,將自己見死不救的情節完全抹掉,只一味傷心自責,痛恨自己沒有及時救回景博媽媽。

「犀利妹」也是負責綁架案的警察之一,她看到景博如此痛苦,忍不住對他加以安慰,但碰巧蔡寶兒進來了,她看到「犀利妹」便頤指氣使的一通指責,埋怨警方辦事不力。

其實,蔡寶兒最應該指責的就是她自己,要不是她的見死不救,今天的局面根本都不會發生。

蔡寶兒不顧景博的心煩意亂,一直在旁聒噪,說自己父親和好多大人物都很熟悉,一定會讓父親給警方施壓,早日破案。 但其實,蔡寶兒根本就不在乎景博媽媽的死活,甚至惡毒的希望綁匪已經將她殺害,這樣一來自己對她做的惡事就無人知曉了。


 

雖然綁匪很狡猾,但是景博與警方通力合作,終于找到了一些線索,「犀利妹」和同事們鉆進深山密林,努力的尋找著。

一聲聲微弱的呼救聲傳來,腿受傷的「犀利妹」不顧劇痛,終于在草叢中找到了虛弱的景博媽媽。(我是今日頭條的,如果你在其他平台看到這篇文章,請鄙視這個無恥的抄襲者,歡迎來到頭條關注我!)

此時,「犀利妹」已經和大部隊失去了聯系,叢林中也沒有手機訊號,無奈,她只有背起景博的媽媽,一邊好言安慰,一邊小心的在叢林中尋找救援。

趴在「犀利妹」瘦弱的肩背上,景博媽媽羞愧難當。當景博和「犀利妹」談戀愛時,她從心里瞧不上平民出身的「犀利妹」,認為她粗鄙庸俗,配不上她們高貴的家庭,因此,她故意從中作梗,殘忍的破壞了兩個人的戀情。

而現在,經歷過生死的景博媽媽終于看到了自己的盲目和渺小,她不應該以貌取人,對蔡寶兒,她再也不愿有任何交集,而對「犀利妹」,她知道自己欠她一個道歉。

景博的家人得知了蔡寶兒的真實為人,都非常生氣。 這時候,他們才知道了地位和人品是不能劃等號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