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大唐雙龍傳》原來胸懷天下的李秀寧,注定不會選擇戀愛腦寇仲

哒哒哒 2022/09/01

自古美女愛英雄,尤其是亂世之中,戰火紛擾不斷的時刻,所以李秀寧縱然身為門閥世家的千金小姐,也是不例外的。

可是李秀寧與寇仲初遇的時候,寇仲根本就不是什麼英雄,只是心智尚未成熟,武功也還不到家,一心只想為娘親報仇的熱血青年罷了。

若非寇仲體內有長生訣的加持,在那個時候,以他的身份,可能根本就沒有機會,能夠被門閥世家奉若上賓,也沒有機會,與李秀寧相愛。

年少時,對寇仲與李秀寧這對波折CP的愛而不得,有多麼意難平,現在,便覺得,他們之間的分離是有多麼正常。

出身,經歷,三觀,思想,都是無法同頻的兩個人,怎麼可能在一起呢?

一個是出身名門,有胸襟,有氣魄,有膽有識,重情重義的女中豪杰,一個是流落市井,在社會底層摸爬滾打,艱難成長的小混混。

身份的巨大懸殊,令他們之間的相遇,都成為了一場奇跡。

所以他們之間,注定有緣無分,最令寇仲悲哀的便是,能相愛一場,竟然已經是耗盡了,他們之間所有的姻緣。

在錯誤的時間里,卻愛上了對的人,是一件遺憾的事情,所以哪怕他們拼盡全力,也不可能在一起,擁有完美的結局。

以至于,當寇仲終于有所成長,成為了亂世之中,為各大門閥所忌憚的后起之秀。

當他終于可以,與最愛的姑娘李秀寧所匹配,可她不但已經成為了大唐的公主,更是已經嫁為人妻了。

寇仲只顧自己的深愛,為了李秀寧而勇往直前,卻沒有想到,這世上,除了愛情,還有合適二字。

他們之間并不合適,李秀寧早早便看清了,寇仲做不到,體諒她所顧慮的一切,而她也沒有辦法像他那般,毫無顧忌的去愛一場。

李秀寧不自控的愛上了寇仲,卻依然要背負起,家族為她定下的婚約,她的出身早已注定了,她要為家族的榮辱興衰,而犧牲自己的愛情。

可寇仲卻無視這條婚約的存在,依然執著的追求著李秀寧,為了取締李秀寧的未婚夫,下足了功夫。

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遇見,因為相欠,所以遇見。

李秀寧是愛過寇仲的,可最終,也只能到愛過為止了,自己愛的,和愛自己的,她選擇了后者,不為別的,只為讓李家,不留下背信棄義話柄。

李閥由一方霸主,搖身一變,成為了一代王朝,李秀寧也從名門嫡女,一躍成為了皇族的公主。

身份地位的不匹配,讓李秀寧有了重新選擇愛情的權利,可即便如此,她依然信守承諾,堅持自己的原則和底線。

雖是女子,可李秀寧的胸襟氣魄,卻從來都不輸于幾個哥哥。

她是亂世之中,巾幗不讓須眉的領導者,胸懷天下,搞起事業來,連愛情都要為之讓路。

反觀寇仲,似乎事業對于他來說,只是輔助而已,為了愛情,逼迫自己迅速成長。

他對愛情有多麼執著,行為就有多麼瘋狂,以江山為聘,土地為媒,只為迎娶那個,被他一眼而情衷,深深的愛上了的姑娘。

不眠不休的打下城池,本想將此作為聘禮,送給李秀寧,卻只得到了,愛人結婚了,新郎卻不是自己的消息。

那一刻,他仿佛被雷劈過一樣,不可置信,雙眼充血,頭腦混亂,一時之間,竟不知心中生出的感受,是憎恨,憤怒,不甘,還是無奈。

不管是陪伴還是轉身,不管是一程還是一生,能遇見就是緣分,只是寇仲與李秀寧之間的愛情,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人來人往,遇見皆緣。

無論我們愿不愿意承認,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人生,相互遇見的每一個人,其實都是注定好的。

人生中有很多事情,都是可以通過努力,獲得或改變的,唯獨相遇不可以。

因為每一場相遇,都是猝不及防的,無法預見,無法選擇,無法決定,只能被動的接受。

然后,接受命運的推動,觸發命中注定的情景,開始獨屬于自己的故事。

所以,無論貴賤貧富,無論出身遭遇,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是獨家限定,與眾不同,獨一無二。

就如自幼失去父母,成為孤兒的寇仲,雖然被迫流落市井,在艱難困苦中成長,卻可以遇到,親如兄弟的徐子陵,還能夠被李秀寧這樣不凡的千金小姐所看中。

寇仲與徐子陵,是最了解彼此的知己,也是能夠將后背安心的交給對方,再一起并肩作戰的伙伴。

而李秀寧,則是寇仲一見鐘情,愛慕許久,卻始終愛而不得的姑娘。

這對難兄難弟,從小到大都有著雄心壯志,奈何理想很龐大,可實力不允許,雖然自稱雙龍,可在現實中,卻是始終一事無成。

他們沒有想過,從遭人漠視,到被群雄覬覦,竟然會來得這般快。

意外的得到了《長生訣》,直接從默默無聞的流浪兒,成為了受眾人爭搶的香餑餑。

也是這場意外,令從來沒有親人照拂的寇仲,與徐子陵,有了干娘,還令他們都遇到了,此生最愛的姑娘。

寇仲對李閥世家的嫡女李秀寧,一見鐘情,而徐子陵則對慈航靜齋的圣女師妃暄,一往情深。

李秀寧這樣的姑娘,是寇仲從未見過的,她容貌傾城,氣質端莊,幾乎滿足了所有對大家閨秀的幻想。

既有名門之后的溫柔大氣,又有亂世兒女的英氣嫵媚,知世故,重情義,永遠把江山社稷,與家族利益放在第一位。

同時,李秀寧從來都不是那種,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嬌小姐。

她自幼習武,雖是女子,卻也胸懷大志,年少之時,便四處奔走,為父兄招兵買馬,壯大軍隊,招攬可用之人,強大實力。

而身懷長生訣,受宇文化及所追殺的寇仲與徐子陵,亦在李秀寧的招攬之列。

李秀寧能言善辯,巧舌如簧,生得一顆七竅玲瓏心,可預測天下大勢,更能洞悉人心。

可她沒有想到,寇仲之所以被招攬,竟是與她的才能無關,只因情到深處無怨尤而已。

在寇仲與徐子陵逃避追殺的路上,多次被李秀寧所救,而頻繁的相遇,也令寇仲更加堅定的,將李秀寧放在心里。

但是,因為李秀寧這被刻進骨子里的責任心,和犧牲精神,卻終究讓她與寇仲之間的姻緣紅線,被生生的扯斷,造成了,只能選擇分離的終局。

寇仲與徐子陵認傅君婥為母之后,為躲避追殺,欲向李秀寧借船渡江。

卻在路上,意外得知,宇文化及為避免李閥與富甲一方的柴家聯姻,而雇傭海沙派作為殺手,行刺李秀寧。

也因戲,令寇仲終于有機會,償還李秀寧的多次護佑之恩,于李秀寧身處危機之際,出手相救。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用在寇仲與徐子陵的身上,太合適不過了。

上次相見,他們還是只會三腳貓功夫的小混混,可被傅君婥這一番調教,竟已經成為武功高強的年輕俠士了。

可此時,與李秀寧門當戶對,且傾慕她多年的柴紹,也出現在了李秀寧的身邊。

柴紹是典型的翩翩貴公子,含著金湯匙出生,家里有礦,資產豐厚,長得也眉清目秀。

雖然他的武功,不敵寇仲分毫,可他依然是寇仲最強勁的情敵。

并且,對于李秀寧,柴紹始終是占盡了先機,也成為了最后的贏家。

在渡江途中,寇仲再一次與李秀寧歷經生死,可這次劫難,卻令他失去了,剛剛得到了母愛。

傅君婥的死,是寇仲人生中,第一個重大的打擊,他的快速成長,除了一心為李秀寧之外,最重要的,也是為母報仇的鞭策。

寇仲與徐子陵想要為母報仇,卻敵不過宇文化及的千軍萬馬,只能狼狽逃走,在途中,被李秀寧的兄長,李世民所救,得以暫獲安全。

為了能夠積攢實力報仇,也為了呆在李秀寧的身邊,寇仲帶著徐子陵,決定一起投奔李閥。

李秀寧不是一個只貪戀小情小愛的女子,起初,她也只是將寇仲,當作能夠為李閥效力的人才而已。

是寇仲先動情的,所以在這場愛情之中,注定了他在李秀寧的面前,會是卑微的。

他明知道,他們之間的差距有多麼懸殊,也非常清楚,此時的李秀寧,并不喜歡他,可他還是不受控制的,朝著李秀寧,不斷的靠近。

在茫茫人海里,能相遇實在太過難得,李秀寧始終便被寇仲視為,上天的恩賜。

一直以來,李秀寧都是寇仲,患得患失的夢,可悲哀的是,寇仲卻是李秀寧的生命里,可有可無的人。

所以,當寇仲深情的向李秀寧表白的時候,她才會露出,如此驚訝的表情。

即便是被拒絕了,可寇仲的愛,卻依然執著的在李秀寧的身上燃燒著。

得知她孤身一人去談判,恐會有危險,便急忙前去保護,甚至為了李秀寧,害得暗戀寇仲的,宋閥世家的刁蠻大小姐,宋玉致,意外淪為人質。

雖然因這次遭遇,十分危險,卻也令寇仲與徐子陵,又收獲了干爹李密一枚。

而對于寇仲來說,再次救下李秀寧,還幫助她成功說動李密,與李閥結盟,促成這次李秀寧外出的任務,才是令他最開心的事情。

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只要在李秀寧的身邊,就能夠讓寇仲心情愉悅。

先是救了身陷險境的李秀寧,又在回去的路上,對她悉心照顧,寇仲的真情流露,終于感動了李秀寧,令她對他,開始心動。

畢竟,有一個事事以自己為先的,忠犬系男朋友,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可是,寇仲愛上的,是一個企圖爭霸天下,結束國家分裂的局面,野心勃勃的門閥世家之女。

別說李秀寧的心里裝著的,不僅僅只有愛情,更何況,貴族之后,婚姻哪里是可以自己決定的呢?

所以寇仲的追愛之路,注定是坎坷的,也是充滿著荊棘,與磨難的。

李閥崛起,引得朝廷忌憚,宇文化及更是對李家虎視眈眈,他為了打擊李家的勢力,慫恿隋煬帝楊廣,削減了李閥應得的糧餉。

此舉引得營中士兵,對李家怨聲載道,甚至還出現了,士兵私逃的現象。

李秀寧為此事煩憂不已,寇仲想要幫她解決難題,誤信了柴紹,粗暴的抓回逃兵,令士兵對李家的怨恨更深了。

寇仲非但沒能幫助李秀寧,為李家解圍,反而給她增加了麻煩,因此內疚不已。

隋煬帝楊廣對李閥的猜忌,始終無法平息,甚至布下蓄意誣陷李家結黨營私,購買兵器,密謀造反的陰謀。

寇仲為了彌補自己之前犯的錯,在李世民與李秀寧商議,將購買兵器的賬簿偷走,避免賬簿落入宇文化及手中之時,自告奮勇,與徐子陵一起執行任務。

一次次的陷害與打擊,都被李閥逃脫了,令隋煬帝楊廣十分氣憤,也更加堅定了要借削藩之名,徹底鏟除李閥勢力。

柴紹仗著家中富可敵國的財富,為幫助李閥解除困境,勸說隋煬帝楊廣,收回成命,并承諾贈送一筆不菲的財務,充盈大隋朝的國庫。

而他的目的只有一個,只想求一道賜婚的圣旨,讓他與李秀寧之間,訂下婚約。

有錢能使鬼推磨,哪怕是一國之君,也經受不住金錢的誘惑,所以柴紹不但幫助李家解除了危機,還成功獲得了,一段美好的姻緣。

寇仲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自己只是出去執行了一個任務,怎麼回來之后,一切風向都變了呢?

本以為,自己在完成任務之后,可以順勢打動美人的芳心,卻沒想到,他興致勃勃的回來,卻遭遇了晴天霹靂。

李秀寧與柴紹之間的婚約,對于寇仲來說,是一場不小的打擊,他第一次愛上的姑娘,竟成了別的男人的,未婚妻。

而最令寇仲難受的是,李秀寧明明不喜歡柴紹,卻為了家族利益,答應了這場賜婚。

柴家有錢,李家有兵馬,他們之間的結合,無異于強強聯合。

在亂世里,抱團取暖,多一個關系穩固的盟友,總好過多一個敵人,尤其是,一個那麼有錢的敵人。

為情所傷的寇仲,哪怕李秀寧有婚約在身,他依然不能將她忘記,便只能選擇離去,與徐子陵一起為傅君婥報仇,來轉移心中的痛苦。

我不主動找你了,不是因為你不重要了,而是我知道我不重要了。

與心愛漸漸遠離是什麼感覺,就是明明想說的話,都存于眼睛里,和喉嚨里,可到了最后,卻還是被不可控的沉默,給徹底吞噬了。

明明李秀寧已經動了心,明明還差一點,他們就可以雙向奔赴了,卻終究是愛而不得。

希望就在眼前,可奔赴希望之路,卻陡然折斷,這才是最殘忍的事情。

愛情永遠都不可能是李秀寧的全部,所以她為了家族,為了天下,為了百姓,愿意犧牲自己的愛情,婚姻,哪怕是一生的幸福。

這便是她與寇仲的不同,也是她即便愛上了寇仲,也不可能與她擁有圓滿的結局的根源。

寇仲為了追求愛情,投奔李閥,數次救李秀寧于危難之中,寧愿自己置身險境,也要傾盡一切來幫助她。

他自以為是的,做盡一切事情,總是以自己的想法,和方式,去愛她,可最后,都沒能真正解決她的難題。

而柴紹的愛,與寇仲,又是截然不同的,他的愛,便是放手讓她去做所有想做的事情,自己甘愿走在她的身后。

雖然,他無法給她指引,可他卻能夠做到,無論她遇到什麼難題,而停滯不前的時候,他都會在她的背后,做她的助力,輔助她繼續前進。

有才華,有樣貌,有家世,有財富的儒雅少年,柴紹雖然是略有心機的小綠茶,可對李秀寧的愛,卻是真摯且深沉的。

因為明知道李秀寧不愛他,卻還是勉強她接受了這段婚約,所以他愿意,用往后余生,乃至自己的性命,來愛李秀寧,最終,他也的確做到了。

寇仲想要不斷強大自身,最終與李秀寧比肩,將她護佑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從而得到她的愛。

而柴紹,卻只想仰望著李秀寧,傾盡一切,讓她強大,讓她在乎的家族強大,以此來換得她的愛。

雖然,李秀寧愛上了男友力爆棚的寇仲,可在愛情與家族之間做選擇,她依然毫不猶豫的選擇家族。

李秀寧的這份自我犧牲的精神,與柴紹為愛付出一切的決心,是一樣的,所以他們命中注定,會成為夫妻,哪怕她從未愛過他。

逐漸擁有自己的勢力之后,寇仲再度燃起了,想要爭奪李秀寧的心思,他想要以江山為聘,來證明自己,比柴紹更適合成為她的丈夫。

可李秀寧的清醒,卻一再將寇仲推離,李淵稱帝后,李秀寧便是大唐的嫡出公主,身份無比尊貴。

此時的柴紹,家中財富,為李家消耗很多,更是臣服于大唐,君臣之間,早已不是門當戶對了。

此時的李淵,愿意尊重女兒的意愿,為她重新擇婿,可李秀寧的人格,底線,人生信條,都不允許自己,成為一個背信棄義之人。

所以,哪怕身份地位都不再匹配,可李秀寧依然決定,下嫁柴紹。

大婚那日,寇仲殺紅了眼,將痛失所愛的憤怒與不甘,全部發泄到了戰場之上。

只為迅速奪得城池,趕在李秀寧大婚之日,將其作為她的新婚賀禮。

寇仲為了李秀寧,燃起的雄心烈火,讓他終究成為了一方霸主,可是此時,他卻與李秀寧,相隔千山萬水,終究不能在一起。

也許是寇仲對李秀寧的愛,已經深入骨髓了,所以才會念念不忘,即便后來對宋玉致動心,可再見到李秀寧的時候,依然會失神。

畢竟,遺憾的愛情,總是難忘的,李秀寧塞滿了寇仲的整個過去,卻在他的未來永久缺席,這份愛而不得,足以令他銘記一輩子。

最后,為了李秀寧,為了李唐江山,為了天下大義,也為了保全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寇仲毅然決然的,選擇壯烈犧牲,獨自離開這個世界。

也許,那是最好的結局,沒有來日方長,也不再有愛而不得,只是感謝,曾經遇見,不談虧欠。

電視劇《大唐雙龍傳》中,出現了太多令人驚艷的女子,也衍生出了太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愛恨離別。

出身高貴的大唐公主李秀寧,與出身底層的少年霸主寇仲,明明彼此相愛,卻最終愛而不得,是一場遺憾,卻也是注定的終局。

原來這世上,竟有這麼多,明明互相喜歡,互相惦念,互相忘不掉,卻始終不能在一起的悲慘愛情。

柴紹為救李秀寧而死,寇仲為李家江山而亡,李秀寧的夫君,和她最愛的男人,都離她而去,太過清醒的她,為了家族天下,成為了孤家寡人。

有些分別是注定的,李秀寧是愛事業過于愛情的大女子,寇仲是愛情大過天的戀愛腦,觀念不同,注定無法結合,他們的相遇,本就是一場無奈。

可是即便不能在一起,也要感謝相遇,寇仲陪伴了李秀寧一程,她便惦念他一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