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月升滄海》中,明明抓到凌益的把柄,凌不疑為何不告訴文帝?

古月 2022/08/13

《月升滄海》現已更新過半,就要迎來大結局。

新的劇情當中,程氏全族不是被關押在廷尉府大牢,便是受到了圈禁。而造成這一境遇的原因,皆是從邊境傳開了銅牛縣縣令伙同程始攜兩千斤精銅投敵。

幸虧有越妃從中調節,文帝才以程少商已經跟凌不疑訂親為借口,沒有將程少商一同送去審查。

程少商淋雨逼迫文帝召見之后,一直強調自己的家族目前正蒸蒸日上,一家老小又都在都城,其父程始壓根沒理由投敵。文帝并不傻,哪怕程少商不說,他也知道這一點。奈何,滿朝大臣并不好惹,他們聯合在一起上奏,使得文帝沒辦法不追究程家責任。

除非,能找到確實的證據,否則程家上下可能真的要含冤而死。

不過,隨著程少商去找凌不疑一同查案,程家上下終于洗清所有嫌疑,發動壽春兵變的彭坤也被順利緝拿。

通過凌不疑的嚴刑拷打,彭坤透露出城伯侯凌益當年在鎮守孤城時曾涉嫌投敵。

然而,明明抓到凌益的把柄,凌不疑卻沒有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上奏文帝文帝,而是選擇帶領自己的親信行假賀壽真刺殺之計替霍氏一族報仇雪恨。

那麼凌不疑為何不告訴文帝?讓文帝走正規程序,給霍氏一族報仇雪恨呢?

要知道文帝可是一直以來把霍翀當成自己的兄長看待啊。

關于這一疑問,其中原因可能有兩點。

一:凌不疑沒有了人證

當年霍翀原本能在孤城堅守十日。

只要在這期間,有任何一支援兵能夠如約而至。

孤城不會破,霍翀不會死,霍家不會慘遭滅族。

然而,先是出現了小越侯自己故意拖延去支援霍翀,又出現了小越侯阻礙老乾安王支援霍翀。

最后又加上雍王當年偷換了霍翀的軍備。這才使得霍翀僅僅只堅守了兩日。

其中,越侯和雍王的罪證都比較好搜羅,然而想定下凌益通敵的罪責就很難了。

首先,凌益當初雖然通敵,但沒有真的去投敵,只不過是向敵軍傳遞了情報,后來見到援軍來臨,便又立即倒戈,與敵將廝殺,加之年代久遠,壓根沒有物證留存。

其次,凌益從廷尉府搶走彭坤,進行一番審問后,雖然得知了凌益曾試圖通敵,奈何包括彭坤在內的知情者慘遭凌益滅口。所以凌不疑只得親自報仇。畢竟沒證據,也就無法定罪。

二:凌不疑對文帝失望

文帝是一個非常精明的人,否則當年揭竿而起的人有那麼多,怎麼就偏偏讓他登上了九五之尊的位置呢?

多年以來,文帝從來沒有嘗試去查清當年孤城失守是否另有隱情。

待到凌不疑將小越侯故意不去支援,還阻礙老乾安王前去支援的罪證擺在文帝的面前之時。

文帝竟然只是褫奪了小越侯的封號,讓他前去守皇陵而已。

雖說凌不疑沒有發作,后來還對越妃承諾不再找小越侯的麻煩。

但是單從凌不疑當時那雙好似能吃人的眼睛里,便可以看出來凌不疑本是打算讓小越侯血債血償。

奈何,文帝和越妃百般阻撓,這才使得凌不疑不得不就此作罷。

但也因此,使得凌不疑知曉,想要讓仇人血債血還只能自己動手,告訴文帝之后說不準又會被寬大處理。

故,凌不疑選擇了私自報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