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3歲少女被乾隆寵幸,苦熬44年成六宮之主,卻被嘉慶活活嚇死

古月 2022/09/17

前文我們有說過,慶恭皇貴妃是一位令妃派系的妃子,在筆者看來,令妃派系成員應該還有一個,她就是穎貴妃,穎貴妃13歲就進入后宮,苦熬44年終成六宮之主,乾隆也毫不吝嗇將其封為貴妃,但她的結局并不美好……

其實,從出身來看,穎貴妃也是一個頗具神秘感的妃子,她是一名來自蒙古鑲紅旗的旗女,從血統上來看,屬于蒙古人,姓巴林氏。

穎貴妃的父親名叫納親,官至都統兼輕車都尉。

但從穎貴妃父親納親的官職來看,這個家庭并不簡單,要知道,清朝時期都統可是八旗最高軍政掌管,屬于從一品武官,與提督平級,再加上納親頭上還有個輕車都尉的世職,可以承襲,因此, 穎貴妃的家世絕不簡單,估計是巴林部某貴族之后。

由于宮廷檔案缺失,穎貴妃的入宮年份沒有記載,但從她生于雍正九年(1731年)正月二十九日的情況來看,至少在乾隆八年(1743年),穎貴妃就可以入宮了。

但是從乾隆六年是選秀年的情況來看,乾隆九年應該是下一次選秀年,因此,穎貴妃入宮時間很有可能是乾隆九年,與令妃入宮時間差不多。

不過,從穎貴妃的家世來看,她參加的應該是外八旗選秀,而不是宮女選秀。

但有一點是有疑問的,穎貴妃首次出現于檔案是在乾隆十三年四月十二日,這一天,穎貴妃被晉封為貴人,稱那貴人,在此之前,穎貴妃的位分是那常在,疑點就在這里。

按照慣例,外八旗選秀入宮的妃子,初始位分最起碼是個貴人,絕不會封常在的,只有那些包衣出身的宮女初封才會是常在或答應,為何穎貴妃也曾經做過常在?是否代表著,在這之前,穎貴妃曾被降過級?

沒人知道,因為根本就沒有記載,這是留給后人的疑問之一。

下面我們再來看一下穎貴妃后宮履歷:

乾隆十三年四月十二日,由那常在晉升為那貴人。

乾隆十六年正月,詔封為穎嬪,六月行冊封禮。

乾隆二十四年十二月冊封為穎妃。

大家可以看到,穎貴妃在前期一直穩定地向上晉升,到乾隆二十四年已經熬成了妃位,已經成為不可忽略的后宮牽制力量,尤其是乾隆三十年令妃開始主政后宮事務開始,穎貴妃實際上扮演的是協理后宮的角色。

可以舉一個例子。

乾隆三十二年八月和碩和嘉公主病情加重,身在宮外的乾隆下旨令皇貴妃魏氏(令妃)前去探望公主,令妃沒有帶慶貴妃,也沒有帶舒妃或愉妃等人,而是帶穎妃前去探望公主,可見穎貴妃當時在后宮已有一定的分量。

說明,穎貴妃是令妃派系成員。

穎貴妃是令妃派系成員,另一個證據便是十七阿哥永璘。

永璘是令妃所生的幼子,也是乾隆最小的兒子,深受乾隆喜愛,乾隆四十年令妃去世后,乾隆下令由穎貴妃照看永璘,就這樣,穎貴妃成了永璘的養母。

當然,穎貴妃與另外一位令妃派系的成員慶妃(慶恭皇貴妃)關系也非常密切,因為從晉升經歷來看,她們幾乎是同步的。

乾隆十三年,穎貴妃與慶妃一起封為貴人,乾隆十六年一起封了嬪,乾隆二十四年又一起封為妃。不過,慶妃似乎更得寵一些,她在乾隆三十三年被單獨晉升為貴妃,穎貴妃卻晚了整整三十年。

嘉慶三年四月十五日,已是太上皇的乾隆下旨:

「穎妃在位年久,且年屆七旬,著加恩封為貴妃。」

這樣一來,穎貴妃創了一個紀錄: 她是乾隆唯一親封的貴妃。

可能有人問了,乾隆封的貴妃多了去了,像慧賢皇貴妃、純惠皇貴妃、淑嘉皇貴妃、令懿皇貴妃,包括打入冷宮的繼后那拉氏,不都是乾隆親封的貴妃嘛,可是大家不要忘了,我們既然叫她們皇貴妃、皇后了,那就說明她們最終名分不是貴妃,而是皇貴妃或皇后。

如果是唯一親封的貴妃,需要滿足的一個條件,就是最終名分為:貴妃。

可能有人又要問了,那也有,比如說愉貴妃、婉貴妃、忻貴妃、循貴妃這幾個。

抱歉,這幾個,怎麼說呢,都不算,為什麼呢?

愉貴妃是死后追封的貴妃,忻貴妃與循貴妃是死后以貴妃禮制舉辦喪禮,相當于也是追封,婉貴妃的貴妃名分是嘉慶尊封的,所以她們四個生前都沒有被乾隆封為貴妃,只有穎貴妃一個,還是在乾隆做太上皇的時候冊封的。

其實,乾隆五十七年愉妃去世后,穎妃就成了乾隆后宮排位最靠前的妃子。

也就是說,在乾隆末年到嘉慶初年,是穎貴妃在主持后宮事務,也就是六宮之主,此時距穎貴妃入宮已有44年。

不過,有一點卻令人遺憾,穎貴妃的結局并不美好。

嘉慶五年,這一年的正月二十九日是穎貴妃的七十大壽,這一天,剛被封為慶郡王的永璘意氣風發地來到皇宮,沒有跟皇兄打招呼就直接來到壽康宮,將生日賀禮送給了養母穎貴妃。

永璘雖然是嘉慶一母同胞的弟弟,但畢竟已經分府居住,不打招呼就出入宮禁這像什麼話,再說了,之前四年,嘉慶已經做了幾年的兒皇帝了,也受了不少氣,難道連自己的弟弟也不把自己當干部嗎,所以,嘉慶很生氣,后果有點嚴重。

嘉慶下令罷免了弟弟永璘的所有職務,命其退出乾清門,只留在內廷行走。

原本是很高興的一件事,誰知竟然因自己過生日,而連累養子受到懲處,穎貴妃在此事中受到了不小的驚嚇,還不到一個月的工夫,就去世了,時間為嘉慶五年二月十九日,壽數也定格在了70歲。

參考資料:《清史稿》《清高宗實錄》《清宮檔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