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上海灘》馮程程的清醒:可以沒有愛情,但不能有自我

哒哒哒 2022/09/22

何謂女人的清醒?并非指她是愛情絕緣體,甚至和男人勢不兩立,而是說她從不會把愛情當作生活的全部,不會把未來輕易就綁定在男人身上。

愛情對她來講,是經歷,是體驗,如果感覺很差勁,那就及時抽身離開;男人對她來講,是伴侶,是戰友,如果不能并駕齊驅,那就一別兩寬。

總之,不管遭遇什麼境況,清醒的女人都不允許自己在愛情里患得患失,為男人尋死覓活,她只想遵從內心所愿,活出真正的自我。

四十二年前的經典老劇《上海灘》就為觀眾呈現出了這樣一個頭腦清醒的女性角色——馮程程。

作為一個心有千千結的女青年,她相信一見鐘情,渴望天長地久,對風花雪月的浪漫懷有終極幻想,但卻從不會在愛的深淵里迷失沉淪。

無論是直面丈夫丁力,還是直面摯愛許文強,緣分盡了,該放手時她絕不優柔寡斷。

01

馮程程嫁給丁力,就像許文強娶阿娣一樣,都是堅定地和過去告別,順應現實,選擇與愛自己的人組建家庭,安穩度日。

不同的地方在于,馮程程和丁力新婚燕爾,便已矛盾重重。

一是馮程程有馮程程的精神追求,丁力有丁力的俗世做派,兩個不同類型的人,連最起碼的溝通都費勁,自然是無法同頻共振的。

二是丁力對許文強的介懷,嫉妒到抓狂,動輒懷疑馮程程不忘舊情,一言不合就發飆,無所顧忌地出去找女人作樂,發泄心中不爽。

夫妻雙方毫無恩愛可言,只有摩擦不斷,各種爭吵、暴力,事后又道歉和好,如此往復,注定難以磨合。

本就不對這場婚姻抱持多少甜蜜期待的馮程程,很快便失望透頂,如果結婚不能收獲幸福,那麼失婚一定要為了幸福,所以她干脆果決地和丁力劃清界限,不再回家居住。

為什麼非要勉強生活在一起呢?既然彼此都痛苦,那還不如分開了的好,反正各有各的來處,各有各的歸途。

無論丁力怎樣勸說,馮程程始終態度明確:婚姻關系到了無可挽救的地步,就不要再浪費時間了,她不會因此而埋怨任何人,包括她自身在內。

每個人都要學會承擔起自己的命運,為自己的人生負全責。

02

至于許文強,是寧棄愛情,不舍仇恨。

當他處心積慮地殺掉馮敬堯,卻并未感到遲來的快樂,相反,內心是一片說不出的空虛。

一路爭斗廝殺,一路腥風血雨,他失去太多,還能重拾過往的美好嗎?

再無任何思想負擔的他,試圖挽回佳人芳心,但,時過境遷,物是人非,又如何回到從前。

馮程程早看透自己和許文強之間無言的結局,去意堅決,「這次沒有人能留得住我了。」

很多感情不是因為不愛而淡漠,而是因為深愛而分開。

曾經,她義無反顧地奔赴,嘗試用愛情,用自己,去化解許文強背負的血海深仇,提議遠走高飛,得到的是一句無情之語:「你未免將自己看得太高了。」

現在,大仇得報的許文強請求和她同去法國,可她已心灰意冷,一次機會都不肯給,「要公平點,當兩樣東西讓你選擇的時候,你不能夠兩樣都要。」

所以,直接以「你不值得」四個字拒絕了許文強。

03

遺憾嗎?

也許會有吧,相處雖短暫,但畢竟刻骨銘心。

可是,若跟生命的波瀾壯闊相比,兒女情長不過是浪花般的點綴而已。

有什麼理由為不值得的男人傷心落淚呢?

馮程程的清醒正在于此——我愛你,前提是你配得上我這份寶貴的愛,一旦不對等,我絕不執著。

丁力也好,許文強也罷,到最后,都成為匆匆過客。

不怨懟傷害,不計較得失,這是對大家相遇一場最好的祝福。

所經歷的一系列生離死別的變故,不僅沒消磨馮程程本性中的善良與慈悲,還讓她蛻變得更加獨立自主,眼界開闊。

誰說女人這一生,就必須以嫁作人婦,相夫教子為終極目標?也可以勇敢地拋卻世俗條框,盡情領略外面精彩紛呈的世界,去逐夢,去拼搏,去創造,去實現。

女人從來不是弱者,不需要畫地為牢等待男人來拯救,不需要借助男人的愛來證明自己的優秀。

浪奔,浪流,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時代不同了,女性的自我覺醒,自我期許,自我成長,自我擔當,更要與時俱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