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萬凰之王》佟佳沅宛,從鳳儀天下到香消玉殞

哒哒哒 2022/10/20

縱觀后宮,最春風得意的就是慎貴妃佟佳沅宛了,因為她能夠在眾妃嬪中脫穎而出當上皇后,佟佳沅宛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有著顯赫的家室,有著皇上的百般寵愛,現在又即將成為大清國母,這樣的尊榮讓她躊躇滿志,得意洋洋。

但是讓沅宛始料未及的是,皇上竟然為了一個女子棄她于不顧,讓整個封后大典倉促結束,讓她這個皇后顏面掃地。

從此,這個名叫依蘭的女子便成了沅宛最為痛恨的人。

依蘭本來是穆親王福晉,是皇上的嫂子,但是她剛嫁給穆親王沒幾個月,他就在出征殺敵時遭遇不測,墮崖失蹤整整兩年都毫無音訊。

皇上和依蘭從小一起長大,他一直暗戀著溫柔善良的依蘭,只是礙于倫理綱常,他只能將這份感情默默守護,但是皇太后容不下依蘭,認為她是個「不祥人」,便假借為穆親王招魂而下令讓依蘭陪葬,而陪葬當日正是封后大典之時。

當皇上得知此事,沒有絲毫猶豫便扔下了剛剛成為皇后的沅宛,趕著去救依蘭了,沅宛這個皇后被晾在一邊,心中羞憤難當。

 

更加令沅宛憤怒的是,皇上聯合弟弟瑞親王布局,假裝尋回了穆親王的骨灰,令后宮眾人都相信穆親王已經戰死,然后又借口穆親王托夢,將依蘭冊封為妃。

沅宛氣急,她不能容忍自己的丈夫竟然如此愛護一個「不祥人」,她的額娘舒夫人雖然也看出了依蘭將會是沅宛最大的威脅,但是卻勸她暫且隱忍,等日后在慢慢整治依蘭。

舒夫人是沅宛的額娘,更是她的軍師,這是個滿腹詭計的女人,在她的教唆下,沅宛開始一次次用詭計陷害依蘭。

沅宛事先安排了宮女彩藍在依蘭身邊做內鬼,然后又讓彩藍故意告知依蘭,說皇太后有熱咳,依蘭不明就里,好心送了百花茶幫皇太后止咳,沒想到卻令皇太后失了聲,依蘭受到責罰,而沅宛卻幸災樂禍看著一切。

其實,此時的沅宛還是小女孩心性,容易嫉妒和吃醋,并沒有那麼惡毒,但舒夫人卻是鐵了心要維護女兒在后宮的地位不被動搖,她知道依蘭將會是沅宛的生死勁敵,因此,舒夫人想盡辦法來煽動沅宛去恨依蘭,甚至要置她于死地。

為了讓沅宛狠下心腸,舒夫人自己把毒藥混在了沅宛的蔻丹里,然后故意涂抹指甲,令手指又紅又腫,她卻騙沅宛說這一切都是依蘭搞的鬼,目的是想毒害她。沅宛對額娘的話深信不疑,真的以為依蘭對她起了殺心。

沅宛開始想要除掉依蘭,她利用依蘭對亡夫穆親王的依依不舍之情,故意讓太監說謊,讓依蘭得知了穆親王還在世,而且就在張家口,依蘭不明就里,偷偷逃離出宮,去往張家口尋找穆親王。

沅宛很得意,因為阿瑪曾偷偷告訴過她,由于水災,張家口發生了很嚴重的瘟疫,而依蘭這個時候去往張家口,一定會有去無回。

 

但是令沅宛沒有想到的是,皇上巡視水災,竟也機緣巧合去到了張家口,在那里重遇依蘭,兩個人都身陷險境,皇上還不幸感染瘟疫,幸好依蘭精心照顧,皇上才沒能丟了性命。而經此一劫,皇上不但沒有怪罪依蘭,兩個人的感情還逐漸升溫。

依蘭本來只想在后宮平靜度日,奈何沅宛一次次加害,她終于狠下心腸開始反擊,而彩藍因為辦事不力得罪了沅宛,被沅宛指婚給一個老太監,為了掙脫命運,彩藍與依蘭聯手使了一出「冤魂索命」的計謀,由彩藍假死,然后依蘭布局讓沅宛時不時見到她的鬼魂,心虛的沅宛很快就精神崩潰,說出了自己想要加害依蘭感染瘟疫的事和之前種種陷害依蘭的事情。

沅宛沒有想到,自己的一番話竟然全都被躲在一旁的皇上聽到了,看著臉色鐵青的皇上,沅宛很害怕自己的皇后之位會被褫奪。

但戲劇性的一幕很快出現,沅宛在這時竟然被診斷出有了喜脈,這個消息令皇上變得遲疑,而沅宛則大喜過望,她知道自己萬凰之王的地位總算保住了。

有了身孕之后,沅宛開始反思自己從前的種種,為了腹中的小生命,沅宛開始動搖,覺得自己不該為了爭寵爭奪名利而做下許多傷天害理之事,她害怕種惡因得惡果,更害怕這惡果會報應在自己腹中的孩兒身上。

好消息接連傳來,已經成為皇貴妃的依蘭也懷有身孕,沅宛并未覺得有什麼,但是舒夫人卻如臨大敵,她深怕依蘭的孩子會阻礙沅宛和孩子的光明前程,因此舒夫人又使出了兩年前害祥嬪流產的陰損法子,她事先將一塊磁鐵放置在台階里面,然后將另一塊磁鐵悄悄放于祈福大會上依蘭將要穿的鞋子里,想讓依蘭在祈福大會上從台階上摔下來。

但是知道內幕的沅宛卻心虛至極,她很不忍見到依蘭無辜被害,內心的煎熬和掙扎讓她無法集中精神,只用眼睛一直盯著依蘭,當她看到依蘭就要踩上被動了手腳的台階時,沅宛猛然撲上前推開了她,而自己卻重重跌倒在地上。

 

經此一事,沅宛大受損傷,不僅胎兒流產,額娘舒夫人損害龍胎的事情也被查了出來,最終,舒夫人為了保住沅宛,將所有過錯統統攬上身,被判了斬刑。

沅宛則被送到熱河行宮里保胎,因為事先買通了太醫,所以流產的事情只有沅宛自己知道,失去孩子,失去額娘,沅宛痛不欲生,而額娘臨終前的囑托讓沅宛又重新燃起斗志。

沅宛恨自己的懦弱猶豫害死了額娘,更加把依蘭當做罪魁禍首,她又一次視依蘭為死敵,想要將依蘭拉下地獄。這次復仇,沅宛想好了用「借種」的法子讓自己重新懷孕,而她「借種」之人就是曾經的戀人,瑞親王。

沅宛半真半假,和瑞親王重憶舊情,瑞親王本就對她念念不忘,見到楚楚可憐的沅宛,更是萬分憐惜,兩個人情不自禁愛火重燃,而沅宛又重新有了身孕。

終于,皇上為著沅宛腹中的龍胎安康,又一次將沅宛接回宮中,沅宛表面上對皇上感激萬分,溫柔恭順,時常懺悔自己和額娘的過錯,但其實她的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為額娘報仇雪恥,讓已經成為皇貴妃的依蘭母子俱亡。

沅宛想出一個狠毒的計謀,她知道祥嬪自從兩年前小產之后一直郁郁寡歡,心智有些不正常,便故意騙祥嬪說她的孩兒已經轉投在自己的腹中,祥嬪深以為信,對沅宛的胎兒呵護之至,沅宛見時機成熟,便裝出傷心的模樣,說胎兒已經被依蘭害的流產了,果然祥嬪失去理智,差點將依蘭殺害,幸好依蘭的侍女機靈,及時找來皇上,依蘭才得以幸免。

自此,沅宛和依蘭徹底決裂,兩個人都費盡心思想要扳倒對方,但是兩個人勢均力敵,一時間沅宛也不敢輕舉妄動。

 

沅宛始終背負著仇恨度日,心中更是充斥著許多惡毒念頭,希望依蘭無福生下孩子,盼著早日為額娘報仇。

沅宛的阿瑪與依蘭的阿瑪同在朝中為官,但是沅宛的阿瑪處處與依蘭的阿瑪作對,甚至還陷害他私下販賣鴉片,依蘭見阿瑪被關進天牢,眼看就要問斬,她十分焦急,趕忙來到沅宛宮中向她求救,但是沅宛只是幸災樂禍的看著這一切,心中無比暢快,因為她說過,她一定要依蘭也嘗到失去親人之痛苦。

最終,依蘭的阿瑪還是被官兵殺害,沅宛終于報仇雪恨,她終于見到了依蘭失去親人的痛苦神色,但一陣陣的腹痛讓沅宛從大仇得報的快意中回到現實,她的孩子即將出生了。

因為沅宛知道自己的孩子并非皇上親生,而且月份也比之前的身孕要小,她為了不讓人懷疑,便從七個月開始定期服用催產藥,希望胎兒不會太晚出生而令皇上生疑。

結果,依蘭腹中的胎兒先落地,那是個白胖健壯的孩子,沅宛的孩子雖然緊隨其后,但是生下來卻滿身病痛,奄奄一息。

沅宛不堪承受,她又一次痛心悔過,她終于明白了「因果報應,害人終害己」的道理,原來一個人做盡壞事是真的會有報應的,而且還會報應在她最在乎的人身上。

這一次,沅宛徹底清醒了,她不再將依蘭看做仇敵,她放下了心中種種執念,權利、地位、皇后榮光,這一切一切都比不上自己的孩子能夠平安健康,身為人母,沅宛只希望小阿哥可以熬過病痛,為此她可以犧牲一切。

 

好在天公見憐,沅宛的孩子終于痊愈,雖然有些瘦弱,但總歸是保住了性命。沅宛大喜過望,她將這一切看做是老天爺又一次給她的機會,她決心一定不會辜負,在余下的日子里,她只求孩子健康,只求平淡度日,再也不會勾心斗角的構陷他人了。

但是沅宛不曾想到,自己要經受的苦難遠遠沒有停止,她和瑞親王之間的關系終于被皇上發現,而皇上也得知了小阿哥乃是瑞親王的孩子,一怒之下,皇上將沅宛降為慎妃打入冷宮,而瑞親王則即日出征無召不得回。

沅宛到底還是弄丟了皇后的寶座,但是此時的她早已不看重這些,心里還多了幾分踏實,因為她終于能問心無愧的生活了,心里再也沒有了任何秘密與計謀,只有孩子的陪伴,沅宛覺得清靜安寧。

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皇太后早就想讓自己的兒子瑞親王謀奪皇位,為此,皇太后不惜殺害了沅宛的孩子,然后嫁禍給皇上,為的就是讓瑞親王震怒,奮起造反。

沅宛痛心極了,她最想保護的孩子卻還是離開了她,作為額娘,這是無法衡量的痛楚。

但是依蘭的一番話卻讓沅宛暫時放下了傷悲,原來,依蘭早已洞察皇太后的陰謀,她來找沅宛,并且告訴了沅宛,皇太后才是殺害小阿哥的真正兇手,她希望沅宛為了國家穩定,百姓安康,一定要勸阻瑞親王不要造反。

沅宛聽從了依蘭的話,她真的想要離開這無休止的爭斗和陰謀,她想要阻攔瑞親王,希望瑞親王能夠放下仇恨,但是瑞親王早已為殺子之仇失去理智,一心想奪權,根本不聽沅宛的勸告。

 

瑞親王的造反大軍還是攻打進了皇宮,但是卻被皇上事先埋伏好的軍隊所攔截,最終全部被擒獲,一眾造反官兵統統被拿下。

瑞親王知道成王敗寇的道理,他以弟弟的身份最后一次懇求皇上,不要追究皇太后的罪,接著便自盡身亡。

沅宛早已淚如雨下,在瑞親王緩緩倒下的一刻,她終于看清了自己的內心,那里面始終都只住著一個人,那就是瑞親王。

沅宛和瑞親王早年是一對相愛的戀人,只因父母為了沅宛能夠登上鳳位橫加阻攔,兩個人才被迫分開,如今沅宛再無親人,孩兒也離她而去,了無牽掛的沅宛決定追隨瑞親王一同赴死。

最終,沅宛心滿意足地死在了瑞親王的懷中,她感到從未有過的幸福和輕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