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李翰祥風月片中最后的風月女郎,有人晚年擺地攤,有人再獲金像獎

哒哒哒 2022/10/07

01、

1971年,李翰祥從臺潛回香港時,已是負債累累。

利用人情找來演員,拍了幾部小成本的「騙片」后,在港站住了腳。

剩下的日子,就是每日西裝革履去半島酒店邂逅邵逸夫。

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

這位昔日邵氏的金牌導演,也是邵氏的「叛徒」,在1972年又回到了邵氏。

邵逸夫愛才,李翰祥有才,兩人一笑泯恩仇,開始了新的合作。

李翰祥回到邵氏后,邵逸夫曾提議仍延續之前的黃梅調風格拍一部《紅樓夢》。

可李翰祥卻另有盤算。

因為他深知黃梅調這種文藝片,根本不可能與張徹的武俠片平分秋色。

自己又初來乍到,第一炮必須打響,不然以后在邵氏將永無立足之地。

當時,張徹的武俠片,以專注男性陽剛之氣著稱。

李翰祥斟酌再三后,決定干脆將女性的陰柔發揮到極致。

風月片由此而來。

風月電影,在李翰祥眼中永遠被稱作「風月小品」,

可能他自己也承認這是嬉戲之作。

李翰祥晚年回憶此事時,曾講道,

自己當時要爭取一個票房價值,這樣才能爭取老板對我的信任。

信任之后,我才有資格拍《傾國傾城》和《瀛臺泣血》。

如果當時沒有票房價值做后盾的話,

邵氏不可能讓我把兩個影棚打通,去拍這兩部作品。

可見,及至晚年,李導演的志向仍是自己拿手的文藝片。

只不過,得先跪著掙錢,才能站著拍戲。

果然,一部《大軍閥》讓李翰祥重新成為邵氏的頭牌導演,

同時也掀起了近二十年的風月片浪潮。

據說當年在邵氏的攝影棚里,

一半是江湖俠客的赤身肉搏,一半是風月女星的嬌聲低喘。

「拳頭」和「枕頭」一時成為邵氏電影的兩大特色。

如同武俠片捧紅狄龍姜大衛那些英俊小生一般,

李翰祥的風月片也為邵氏培養了一大批百媚千嬌的女星

她們被稱為風月女郎。

02、最美林仙兒——楚湘云

76年以前,李翰祥手下的女星,名氣最大的自然是他的三個干女兒:

白小曼、胡錦和恬妮。

可惜白小曼僅拍了一部電影便身赴瑤池,

而胡錦和恬妮兩位老,也因外界的輿論壓力,陸續退出了影壇。

真正陪李翰祥在邵氏演至最后的,卻另有其人。

相較于第一批吃肉的,她們的命運似乎要悲慘許多,歷程也更加辛酸。

在李導演后期作品中,最火的一位女星,

要屬:楚湘云。

楚湘云原名鄧蓮蒂,

第一次出現在大眾視野中,是因為參加第一屆香港小姐的競選。

這次選美楚湘云獲第五名。

跟她同一屆獲獎的還有冠軍狄波拉(謝霆鋒之母)和第四名趙雅芝。

不過,相對于這兩人的順風順水,

楚湘云的運氣卻要差了許多。

香港小姐第五名的成績,

并沒有給楚湘云的生活帶來根本性的改變。

當時沒有影視公司肯簽她,因為她一米七的身高很難跟男演員搭戲。

反倒是一些夜總會發來邀請,請她去走臺獻唱。

迫于生計,楚湘云開始輾轉于香港的午夜場。

在紙醉金迷的世界里,她見慣了社會上的三教九流。

錯綜復雜的環境,使她練就出一副獨特的符合她身高的冷艷高貴的氣質,

在簽約邵氏之前,

她已經成為香港黑天鵝夜總會的女公關經理。

被問及此事時,楚湘云稱,

自己不是有意做公關的,本身性格也不合適。

當時生意慘淡,老板找我去幫忙,希望有所幫助。

結果竟真的有幫助,于是便做了起來。

沒多久就簽了邵氏,前后不過幾個月。

1978年,氣質非凡的楚湘云被邵氏的方逸華小姐發掘,

面談時,方逸華給她的定位是走性感路線。

楚湘云戰戰兢兢道,

我總覺得當了艷星后,便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

以后得永遠掛著這個名稱,我實在害怕。

一向以雷厲風行著稱的方逸華聽后,直接回道,

你不想拍,我們亦不勉強,難道我們會硬扒你的衣服嗎?

就這樣,一紙三年合約,楚湘云成了邵氏旗下的生力軍。

楚湘云回憶稱,自己簽約時就已經想好了,

如果三年內沒什麼成績,便找個人結婚算了。

不過,置身事外是一回事,入行以后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是非圈、名利場,既然踏入這個行業,就沒有人不想借此走紅。

楚湘云自然也不能避免。

所以在邵氏的第一部戲,《哈啰,床上夜歸人》里,

楚湘云便已十分大膽了。

盡管大部分場景,都是替身演,再配上她的表情,卻也足可以假亂真。

楚湘云看后直呼,

這個替身的身材和我太像了,觀眾看后一定認為是我演的,慘了!

其實,這還不算慘,更慘的是,

這部電影并沒有讓她走紅。

放棄了自己的堅守,卻沒有走紅,實在是再慘也沒有了。

這部戲以后,楚湘云便被公司擱置起來,

一年當中沒有再給她安排過一部戲。

沒有戲拍就沒有酬金,

只能靠基本工資過日子,生活一度拮據不堪。

這一切,一直到李翰祥的出現才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1979年,李翰祥正在籌劃《大軍閥》的續集《軍閥趣史》,

公司給她推薦了幾位新人,李翰祥一眼便選中了楚湘云。

在李翰祥眼里,女明星必須要有走在街上能吸引人回頭的魅力。

楚湘云無疑就夠這個條件。

《軍閥趣史》里楚湘云和當時李翰祥手下有兩大女星,余莎莉和邵音音合作。

飾演銀寶一角。

戲份并不算多,算是金寶(邵音音飾)的跟班的。

一同出演的還有胡錦,盡管只客串了一天,仍噱頭十足。

這部電影在當時屬于全明星陣容,

李翰祥手下能用的女星全部到位。

電影上映后,自然賣座極好,不過,觀眾反響最大的卻是這位新人楚湘云。

同年,李翰祥便把她提升為主角,主演電影《銷魂玉》。

《銷魂玉》是楚湘云電影生涯的代表作,

名氣一度壓過同一時期的余莎莉和邵音音。

自此成為李翰祥手下雷打不動的女一號。

不過,真正把楚湘云推向事業巔峰,

使她轟動整個邵氏的電影卻不是李翰祥電影,

而是大導演楚原的《魔劍俠情》,改自古龍小說《多情劍客無情劍》。

《魔劍俠情》是楚原導演的第100部作品,

集結了狄龍、傅生、爾冬升等當紅男星,

跟他們對戲的便是楚湘云,扮演蛇蝎美人林仙兒。

直到這時,楚湘云的美才被完全開發出來。

她婀娜的身段,瑩白的肌膚和古龍筆下的林仙兒不謀而合。

沒有人能想象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軀體,現在,她已將軀體毫無保留地展示在李尋歡眼前。

她的胸膛堅挺,雙腿緊并……

——古龍

林仙兒過后,楚湘云的美艷轟動了整個影壇,

成為邵氏首屈一指的性感女星。

1982年,李翰祥與楚湘云合作最后一部電影《三十年細數從頭》后,

一同離開了邵氏。

李翰祥是英雄暮年,邵氏不再給續約。

楚湘云則是正紅時息影,

方逸華開出十倍的報酬仍舊沒有挽留下來。

楚湘云的息影是果斷且徹底的,

自此以后娛樂圈不曾有過她任何消息。

03、將門之后——余莎莉

1976年,余莎莉被李翰祥發掘進入邵氏,其熒幕首秀便在香港引起了巨大轟動。

與其他女星的謹慎,至少表面上是謹慎的,有所不同,

余莎莉拍戲從不用替身。

《騙財騙色》里初出茅廬的余莎莉跟老戲骨岳華搭戲,

本是七分鐘的戲,被李翰祥臨時延長到了十分鐘才喊「卡」。

演到最后岳華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而余莎莉仍沉浸在戲里。

影片上映后,觀眾對電影中的新人余莎莉好評如潮,

余莎莉一時也被譽為最有發展潛力的新人。

事后李翰祥還專門為余莎莉拍了一部介紹她的短片:

《一個新星的誕生》。

旁白把余莎莉的自我介紹全加了上去。

沒想到卻引起了余莎莉口中所謂母校的不滿,

校長親自寫信給邵逸夫,

直言他們學校的歷屆畢業生中從來就沒有什麼莎莉余,或什麼余莎莉,

對于這位新星的誕生,學校不敢高攀,希望邵氏能登報給予更正。

李翰祥過后才知道余莎莉的自我介紹都是胡編的。

她自小就學習不好,根本沒有讀過幾年書,

自然也不會進入某某學院學習書法,

出道之前的她一直是夜總會的歌女。

所以日后再有女郎借喝醉之際,

跟李翰祥敞開心扉聊起過往時,

李翰祥一概不信,更不會為她們拍攝介紹短片了。

不過,余莎莉的家庭背景卻是實實在在的將門之后。

余莎莉的父親余程萬是黃埔一期的畢業生,抗日名將,曾官居中將師長。

其指揮的57師更有「虎賁」雄師的榮譽稱號。

張恨水的小說《虎賁萬歲》記錄的就是余程萬抗日的故事。

余莎莉作為余程萬的小女兒,自然是備受寵愛。

只可惜父親來港后沒幾年就被劫匪所害,自此家道中落。

將門生活一去不復返,

余莎莉也只得在夜總會當歌女來維持生計。

與李翰祥合作的三年中,余莎莉一直都沒大紅大紫。

她的表演風格只會吸引觀眾一時,時間一長便都看膩了。

所以在李翰祥離開邵氏后,余莎莉也選擇了息影,之后一直沒有再復出。

她一生有過兩次婚姻卻都以失敗告終,晚年與兒子相依為命,

拿著政府二千港幣的援助,在蘭桂坊以擺小攤維生。

出身豪門貴族的千金小姐去擺地攤,令人不禁唏噓。

她自己倒活得坦然,不覺得有任何丟臉,生活平淡且從容。

04、金像獎最佳女配角——邵音音

邵音音原名倪小雁,父親是香港有名的制片人倪少麟,

李翰祥的成名作《雪里紅》便是倪少麟制片。

不過邵音音的出道并非是受其父親的影響,

對她影響最大的卻是功夫巨星李小龍。

當時邵音音與同學一起去嘉禾片場看李小龍拍《龍爭虎斗》,

年輕貌美的她一眼便被李小龍相中。

在李小龍的竭力推薦下,嘉禾打算簽下邵音音,與李小龍搭戲。

李小龍甚至對邵音音講,

「有我李小龍一日,就會有你一日。」

只是中途李小龍突然暴斃,嘉禾也收回了對邵音音的簽約的許諾。

年輕氣盛的她先赴臺簽了張徹的長弓電影公司,

出演首部電影《雌雄變》。

在以男性為主角的武俠電影中,邵音音根本沒有發揮的余地。

隨后輾轉到吳思遠的思遠影片公司,主演了《十三號兇宅》。

電影中的一場出浴戲,讓邵音音妖嬈的身段一覽無余。

影片大火后,邵音音也等到了邵氏拋來的橄欖枝。

邵音音與余莎莉一樣,都是76年被李翰祥挖掘出的新星。

直到這時,她傲人的身材,傾世的美顏,才算被真正被發掘出來。

兩人一同出演了電影《騙財騙色》,邵音音為女一號。

同年,又以女主角的身份出演李翰祥的《風花雪月》。

《風花雪月》后,邵音音一躍成為邵氏七十年代后期最紅的性感女星。

其后,在李翰祥的引薦下,

主演了楊群(《金瓶雙艷》里西門慶的扮演者)執導的《官人我要》。

這是一部把邵音音推向事業巔峰的電影。

當時電影入圍戛納電影節,

邵音音以一襲紅色肚兜透視裝艷壓群星,在康城的紅毯上出盡風頭。

和其他女星不同,邵音音并沒有想過急流勇退,

更沒有想過退出娛樂圈。

她是至今仍活躍在銀幕前的風月女郎。

有過去的歷史,讓邵音音在娛樂圈處處受到排擠和另眼相看。

年輕貌美時,她不敢跟已婚男士說話,

因為但凡一失婚,對方妻子都會加恨于她。

容貌不再時,更會被出品方告知記者會上拍照不要站在里面,

怕連累大家。

然而這些并沒有阻止邵音音對演戲的渴望。

努力終于有了回報,08年和11年,

邵音音兩次拿下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獲獎時泣不成聲,坦言:

「他們不讓我在這個圈子,我就偏偏要在這個圈子,

我哪怕是做個不講話沒有臺詞的,賣菜的,從鏡頭里走過去,我也要在這個圈子。」

邵音音無疑是笑到最后的風月女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