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使徒2》:倘若愛情是飲鴆止渴,樂少鋒其實早已選擇了一飲而盡

哒哒哒 2022/11/04

樂少鋒這個角色,有點意思。

他冷靜寡言,酷帥界代表人物,經驗豐富,身手不錯。

他主觀意識比較強烈,心懷柔軟,容易鉆牛角尖,甚至同目標人物生出兄弟情,難以抽離任務設定。

樂少鋒的感情線除了一個不太明確的哥哥樂少文,第一條就是Pak key。

我一開始以為樂少鋒對Pak key是沒有什麼真心的。

但從兩人一起談天、一起拜佛中我的劇情中,我能相信兩個人確實是十幾年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而且Pak key對他的教育和影響也是功不可沒的。

這也是樂少鋒作為臥底的第一個矛盾。

但他覺得自己能夠處理好,正如他說的:

如果有證據我一定抓他,但我不能看著他出事。

這句話其實本身就是極度矛盾的,這條感情線也完美地體現了臥底的情義兩難全。

樂少鋒一面堅守著內心的底線,一面為他人盡情義。

我一開始以為他入戲太深,后來才發現原來他是假臥底。

劇情上,我還是很欣賞樂少鋒黑化這個設置,是個小反轉,黑卻不崩。

樂少鋒好好的真古惑仔不做,卻要借已故哥哥身份假冒臥底,主動找事做。

他接近卓凱和覃歡喜,找出并sha害黑警,只為替哥哥報仇。

這個做法非常偏激、違規,卻沒惹來反感。

要做到反派都能圈粉,不僅僅是演員本身的原因,也非常考驗編劇的功力,就如當年的徐家立一樣。

編劇從不同角度出發,營造了一個很好的故事背景,讓觀眾明白灰色地帶也未嘗不可。

然而對深愛他的鄭淑梅來說,樂少鋒的這個人設讓她極度崩潰。

倘若愛情真是飲鴆止渴,其實樂少鋒已經選擇了一飲而盡。

樂少鋒不是真正的臥底,而是正經古惑仔。

撈偏門注定沒有好下場。

很多事,我們是沒有重來的機會的。

為了所謂的使命,樂少鋒最終放棄了愛情。

他這個偽裝成臥底的真正的古惑仔,其實內心是充滿正義的,為了給哥哥報仇,后期對黑警一個個展開了sha戮。

而當他做了這個決定,就注定了他和鄭淑梅的悲劇。

鄭淑梅對樂少鋒從懷疑到試探,到摘下他面罩的那一刻,天旋地轉,鄭淑梅殘存的一絲僥幸蕩然無存。

從前那張熟悉的、真誠的、羞澀的臉,那一刻卻如此冷酷、決絕、黑暗。

之前因為樂少鋒的冷漠而傷透了心,而如今的現實更是讓鄭淑梅難以置信。

為什麼?為什麼!

原來樂少鋒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主動約會鄭淑梅,不過是訣別。

赴死之前,他陪鄭淑梅在海洋公園玩了一整天,在漫天絢爛的焰火之后,消匿于人群之中。

在他的生命里,為哥哥報仇比任何事任何人都更重要。

無論是Pak key、覃歡喜還是卓凱,樂少鋒都有感情,都有信任,卻又都不能完全信任。

身邊有愛的人,有可以信任的人,但卻不是什麼事都可以訴說的。

即使是對于他愛的人鄭淑梅,也不敢輕易說愛。

寧愿一起炸死,也不愿意放棄她;

和她一起打鬧,制造屬于兩個的code;

聽到別人說喜歡她,會暗暗地覺得不舒服;

明明知道要遠離她,卻還是忍不住越靠越近。

在海洋公園看煙花的時候,樂少鋒說的那段話,其實是在用煙花比喻他和鄭淑梅之間的感情。

他們當時的狀態就像正在綻放的煙花,是處在最美好的一刻。

但樂少鋒也清楚他們不可能繼續走下去,就像煙花綻放之后就變成灰。

一個sha人犯和一個臥底警察之間怎麼可能會有光明的未來呢?

這是樂少鋒感情里的第二個矛盾。

所以他說:

這不是我們努力就能改變的。

樂少鋒理智又清醒地知道自己和鄭淑梅終究走的不會是同一條路,所以寧愿把這段感情留在最美的一刻,放到心里好好珍藏。

歡樂,如煙花一般璀璨,卻轉瞬即逝。

可是鄭淑梅是感性的,是沖動的,是炙熱的,也是盲目的。

對于鄭淑梅來說,和樂少鋒在一起的每時每刻都是幸福的吧。

他騎機車載她;他怕漫畫男會對她圖謀不軌;他不顧自己生死為她拆彈......

她那麼愛樂少鋒,愛到可以為他開槍sha人。

鄭淑梅說:

無論你要做什麼,一定帶上我,我可以幫你開槍的。

愛情,讓一個警察,失去了最基本的原則。

這里對比《使徒1》,它始終貫穿了一條原則底線,那就是:警察不能過界。

當臥底謝安義被殺時,薛家強和連浩勤他們幾乎就沖動到要開車撞死葉兆良,但最終還是及時「剎車」,因為他們骨子里刻著自己的身份。

而鄭淑梅作為一個臥底警察,遇到愛情完全喪失理智,將職責、任務,甚至信仰都幾乎拋出腦后。

我非常有理由相信,如果樂少鋒早點告訴鄭淑梅自己真正的身份和目的,鄭淑梅陪著他黑化的可能性極大。

當然,這里也很明顯刻畫出「很愛」和「不夠愛」之間的差別。

樂少鋒愛鄭淑梅,但他的生命里遠遠有比她更重要的事情。

鄭淑梅愛樂少鋒,愛到他成為她的整個人生,愛到忘記自己是誰,要做什麼。

即使知道不會有未來,鄭淑梅還是想緊緊地抓住樂少鋒,不想松開。

盡管鄭淑梅含著淚一遍一遍地說:

不要啊......

樂少鋒還是離開了,只留下用兩個人專屬的密碼寫成的——對不起,我愛你。

那條樂少鋒很珍視的鏈子,也在那一刻,沾染了斑斑血跡。

最后,魏德信指派徐天堂親手開槍「殺」死了好兄弟樂少峰,以證明徐天堂不是臥底。

不想讓徐天堂為難,更不想讓他身份被揭穿的的樂少峰直接沖向徐天堂,主動扣動徐天堂的槍,向自己開了數槍。

編劇給樂少鋒這樣一個身份,注定他的人設不能完整,既然是這樣,和鄭淑梅也注定悲劇收場。

世上的事本來就不是非黑即白,只能說樂少鋒是低配版的覃歡喜,用自己的雙手去解決法律難以解決的問題。

鄭淑梅強自鎮定地說:

是啊,做臥底就會有這一天,我知道的。

卓凱說:

樂少終于完成心愿,可以歸隊了。

鄭淑梅再也忍不住,崩潰大哭:

沒有啊,他沒有歸隊,他扔下了我啊!

鄭淑梅這段哭戲演得不錯,由片頭曲到片尾曲的轉換也非常應景。

作為看客,可以感受到鄭淑梅那一刻的撕心裂肺,肝腸寸斷。

原來我記住你,便忘記我自己。

樂少鋒明知自己想要報仇的心愿,還留給鄭淑梅這些美好的回憶,對于鄭淑梅來說是不是太過殘忍呢?

尤其是鄭淑梅手中攥著那張樂少鋒給她的字條,哭到不能自已:

對不起,我愛你。

如果沒有最后告別的那一天的快樂,沒有他那句「我愛你」,也許鄭淑梅也不會念念不忘那麼久,也許她只會把這段感情當作是一段無疾而終的暗戀。

可是偏偏他在最后一天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答復,一個她想要了很久卻始終沒得到的答案。

從此在鄭淑梅的心上重重地刻上了「樂少鋒」這個名字,再也無法磨滅。

如果你是樂少鋒,會不會邁出那一步?

如果我是鄭淑梅,愿不愿意擁有這些痛并快樂的回憶?

直到故事的結尾,我看到了一個全新的鄭淑梅,找到了答案——

愛過的那些星辰塵封在記憶之中,有喜有樂,有悲有痛,在不知不覺中融入骨血,成長為一個全新的更好的自己。

是的,后來的鄭淑梅戴著樂少鋒的項鏈,學會了騎摩托車,還跟徐天堂說自己以后再也不會坐別人車尾。

她帶著和樂少鋒的回憶,笑著期待著人生的下一段路。

鄭淑梅由頹喪不敢相信到重新振作,徐天堂由頹廢自責失魂到重新警醒。

結局時鄭淑梅和徐天堂相互分離對望。

在徐天堂眼中,樂少鋒仍然與鄭淑梅談笑;在鄭淑梅眼中,樂少鋒仍然與徐天堂對飲,這種處理真的很棒。

你可以說鄭淑梅就是所謂的「在你離開后我就活成了你的樣子。」

也可以說鄭淑梅開始意識到生活不能只圍繞著樂少鋒,于是她開始尋找自我,開始變得獨立。

她依舊愛著樂少鋒,但不再把他當作人生的全部。

我們不得不承認,對于有些人來說,人生的出場順序很重要。

喜歡上一個人,一個moment就足夠了。

鄭淑梅先遇到的是樂少鋒,那個帥帥的酷酷的男孩,即便后來徐天堂為她做了那麼多事,鄭淑梅也只會是感動,而上升不到愛。

而樂少鋒,才是那個即使一次次拒絕了她,卻還是能讓她動心且魂牽夢縈的人。

因為鄭淑梅知道,無情并不是樂少鋒的本性。

即便不是好人,他也有柔腸故事,在那個黑白模糊的世界行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糾結和無奈,有現實和理想的難以取舍,也有發自內心的真情。

即便是悲劇人物,但也同樣在努力生活。

樂少鋒啊,就像我們年輕時心儀的男生,既溫暖又冰冷。

或者說,曾經年少的我們,也像鄭淑梅一樣。

即使我們喜歡的人不回應,我們還是愿意追隨。

因為喜歡,所以不計較。

不計較我付出的愛比你多,不計較你總是對我很冷漠。

因為年輕,所以選擇義無反顧,愿意飛蛾撲火。

劇里,那個年輕帥氣的男孩最后留給女孩的紙條上寫著「對比起,我愛你」。

而現實生活中,你遇到的男人,大概只會對你說「對比起,我們分手吧。」

思緒至此,倒不知該喜亦是悲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