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十一月,涼風起,隱約里有個婀娜的紅裙身影,微微斜著頭說:Both

哒哒哒 2022/11/17

《使徒行者2》的最后一集讓人驚嘆,歌劇與槍戰的切換,華麗且悲壯。

死亡、分離、哭泣、報仇、救贖、重生,都在這最后時刻展現。

施嘉莉和魏德信兩人都敢于用性命去保護彼此,但是卻遲遲沒有勇氣承認彼此心中的愛。

直到最后時刻,施嘉莉終于敢于面對自己的內心,告訴了魏德信,她是愛他的,一直留在他身邊,就是因為這個男人值得她愛。

施嘉莉在對魏德信表白時,她的嘴角是藏著愛之澎湃的笑容的。

當彼此都褪下防護服,打開心扉,她終于答應了他的求婚,他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卻已為時已晚。

所以這一場原本甜蜜的戲,卻讓人痛徹心扉,因為我們都知道這是他們最后的挽歌。

魏德信將覃歡喜的5億搶走了,可是,那些錢卻在倉庫里莫名失蹤了。

原來,徐天堂和鄭淑梅為了給樂少峰報仇雪恨,開始聯手用計,將這一大堆現金奪走,并希望這樣能取魏德信性命。

魏德信出現在倉庫中時,徐天堂和鄭淑梅從五億美金兩邊分立而出,氣場全開地與魏德信對談的場景真是帥呆了。

魏德信的槍法實在又快又準,三下五除二,就把一堆人都干掉了。

此時卓凱出現了,因為他在施嘉莉手機里裝了定位。

魏德信,又如何能逃出卓凱的手掌心?

施嘉莉不希望看到他們兩個互相開槍打傷對方,就站在兩個槍口的中間。

魏德信孤身一人把king挾持的施嘉莉救下,一個sha人不眨眼的男人毫不猶豫地射sha周圍所有人,轉身面對自己最愛的女人時眼里沒有一絲冷酷,只有深不見底的愛意。

這個瞬間施嘉莉明白,魏德信從來不會讓她失望。

原來從頭到尾她想要的不是錢不是自由不是真正的黑白,而是想要一個可以依靠可以愛一個用生命去愛護自己的人,這個人能給她幸福快樂。

童年失去父母的時候她享受不到,當臥底的時候感受不到,曾經所有的感情都是虛假,現在她愛的人用自己的能力來救她,愛護她。

所以卓凱出現的時候,施嘉莉毫不猶豫擋住卓凱的槍口:

要殺Victor先打我。

施嘉莉了解卓凱,知道卓凱是不會開槍的,因為在他心目中,她是他用心珍惜的摯友。

于是,就這樣,施嘉莉和魏德信得以逃跑。

但魏德信深知不把五億現金找回來,他們就算跑掉天涯海角,都會不停地被追sha。

魏德信答應施嘉莉,搞定這一單之后,他們就離開香港這個是非之地。

最黑暗的時刻,也意味著光明即將要到來。

為了一單五億的生意,新仇舊恨疊加在一起,你爭我奪,注定腥風血雨。

在最后的對峙中,卓凱一直勸覃歡喜不要開槍sha魏德信,畢竟覃歡喜曾經也是警局派出的臥底。

然而,覃歡喜籌謀這麼久,就要為他死去的老婆報仇雪恨,這口氣怎麼能咽下?

于是,魏德信倒在了覃歡喜的無數槍之下,死前還喊著施嘉莉的名字。

魏德信最后死在覃歡喜復仇的槍口之下,雖算有因必有果,但如果不是在千鈞一發之際卓凱的槍射中魏德信的手腕,覃歡喜也逃不了魏德信的子彈。

魏德信始終過于自負了,這與他之前獨自一人單挑集團,反應極度靈敏,速度極快形成強烈的反差。

在收到施嘉莉以身相許的承諾后,作為一名有豐富實戰經驗軍人和智商極高的商人,在了解自己所處處境,還有美好未來可以憧憬的情況下,沒有任何準備,獨自應對,從這點上來說,確實有點不合理。

但這就是魏德信的必然的結局吧。

一個梟雄,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整部劇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自己的道路。

還好魏德信生命中等到一句最愛的人的「我愿意」。

但倒下仍不瞑目,是因為想到自己不能履行的承諾和想到未來孤單的她。

魏德信這一生,做了太多壞事,但起碼面對心愛的人,能做到尊重,守承諾,極力保護。

這一段,設計得非常巧妙。

施嘉莉在酒吧等待魏德信,緊張的槍戰現場與慢悠悠的酒吧環境形成非常強烈的對比。

鏡頭用蒙太奇的手法,將施嘉莉在酒吧現場欣賞的帶著小野麗莎風格的《As Time Goes By》緩慢悠揚的曲調,充滿力量娓娓道來的歌詞映照生死搏斗的殘酷場面,為打斗戲碼平添一番凄美浪漫,為英雄梟雄們獻上一首贊美詩。

鏡頭持續在歌聲和決斗場平行切換,施嘉莉坐在那個他們曾經一起跳舞的地方,聽著他們曾一起聽的歌。

聰明如施嘉莉,其實預感到魏德信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當卓凱找到施嘉麗,她轉身看到卓凱的時候,愣在那里,回過神,一扭頭,一眨眼,已滿眼淚水。

卓凱什麼都不用說,她就明白了。

對一個封閉很久,認為只有錢才能讓自己有安全感的人來說,敞開心扉真的很不容易。

可是真的打算讓自己走進另一個人,讓另一個人來走進自己的時候,卻被死亡分離,這種痛,又有多少人能懂。

我以前想賺很多錢,因為我覺得有錢才有安全感。當我解開了這個心結,找到自己的歸宿,天又把他帶走。孤獨一世,是不是因為我以前做臥底害過太多人的代價。

這段獨白,是全劇施嘉莉最傷心無法壓抑悲傷的一幕。

最愛的人真的比自己先離開,自己以前執著的自由獨來獨往無拘無束毫無意義,明白最想要什麼的時候已經太晚。

這一幕也是宣萱劇中演繹的巔峰,道出了她終于釋懷放下了過往,找到一個新的歸宿,卻來不及擁有便失去了,又將跌入孤黑一生。

曾經的施嘉莉也是追查國際販shu集團的mi6臥底,又因為不相信世界絕對是非黑白而離開。

之后她又以為不斷賺錢,有很多錢就有安全感,直至遇上魏德信,一個在黑暗深淵的男人。

施嘉莉到底是一個悲劇人物,沒有分明的是非黑白觀,所做一切只是因為她在尋找自己所求的東西。

她不像魏德信,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在灰暗世界的黑道頭目。

明明對魏德信動心,情深難抑,卻又一直在糾結到底該不該繼續愛這個男人。

施嘉莉內心其實不想再留在灰暗世界里,想離開自己灰暗的過往。

卓凱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讓施嘉莉知道自己還可以走回沒有背叛的自由光明之下,不用再游走于黑灰地帶的。

所以她一直在逃避的自己的感情,既渴望卓凱的那份光明,又割舍不下魏德信的感情。

矛盾,一直在撕扯著施嘉莉的心。

當千帆過盡,施嘉莉終于直視自己的內心,她愛的人是魏德信。

她終于明白,不需要錢帶來的安全感,不需要離開籠子離開黑暗深淵去呼吸自由的空氣,尋尋覓覓只是為了一個用生命愛自己,可以給自己安全感,永遠不會欺騙自己,永遠達成對自己承諾的男人。

施嘉莉和魏德信心中從發酵的那一刻起就是愛情的位置。

他們都是黑洞,正因為遇上彼此所以才有了光。

而卓凱,相遇之初就放在了朋友的位置,再理解再信任再溫暖也只能是朋友。

最后卓凱問她:

我們還是不是好朋友?

施嘉莉點了點頭,卻沒有回答,伸出了雙手,自愿被卓凱用手銬烤住。

施嘉莉的自首可以理解,出身、性格、經歷、心理,算是一個合情合理的結局了。

施嘉莉這個角色從平淡登場到一步步鋒芒畢露,這整個展現過程可以說非常有戲劇張力。

It‘s still the same old story, a fight for love and glory, a case of do or die. The world will always welcome lovers, as time goes by.

懷舊的歌聲里,他們碰杯;琉璃光下,他們相擁而舞,直到彼此的身影重疊。

十一月,突然一陣風起,窗外的樹葉在片片凋零。

想起施嘉莉和魏德信兩個人站在海邊,海浪翻滾,微風輕浮,構成了一幅絕美的畫。

不知道是否寫到此有些淚眼模糊了,看不清那些樹葉是金色還是紅色。

只是覺得隱約里,有個婀娜的紅裙身影,美艷又清澈的臉,微微斜著頭,淺笑著說——

Both。

~未完待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