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廉政狙擊》:認清洛母的三個「真面目」,才知洛子峰有多虛偽

米粒 2022/12/23

一張菲律賓的舊照片,終于讓洛母意識到,已經「死亡」多年的大女兒洛子欣竟然還活著。

不僅活著,還活得格外好。

年紀輕輕,就成了大集團的董事長。

要能力有能力,要顏值有顏值。

穿的是高檔名牌套裝,坐的是高級商務車。出個門,后面還跟著一群隨從。任誰看了,都要夸一句氣派。

看到女兒這麼有出息,洛母不顧兒子的勸阻與提醒,火急火燎地趕去相認。

她以為,時隔這麼多年的母女重逢,不說要感天動地的抱頭痛哭,最起碼也是感人肺腑的「互訴衷腸」。

誰料女兒的絕情,卻給了她當頭一棒。

屠敏不僅冷漠地拒絕了她的相認,還揚言要報警制止她的「騷擾」,字字句句,比陌生人還不如。

屠敏并不是一個無情的人。

她可以在卓以凡有危險時,第一時間沖到現場相救。

也可以在方家晴找上門相認,雖然嘴上說著絕情的話,但等人一走,她又懊悔的「繳械投降」。

即便是幾次三番同自己作對,甚至險些害她性命的繼子,屠敏都能手下留情。

可唯獨對上自己的至親,屠敏卻顯得格外無情。不論是洛子峰相認,還是洛母相認,她都無情地拒絕了。

不僅拒絕了,還表現得尤為反感。似乎跟他們多說一句話,都是在挑戰自己的底線。

屠敏的恨,為什麼如此深?

當年的那記耳光,還只是「冰山一角」。

01:洛母的「燒香找女兒」,把她虛偽的母愛,暴露得淋漓盡致

二十五年前,洛母的一巴掌,讓還是洛子欣的屠敏,一氣之下離家出走。

誰料洛子欣在與洛子峰爭執時,卻被海浪卷走。從此生不見人,死不見尸。

放在尋常家庭,怎麼著都要把人找到了,才默認「死亡」。但洛母的反應,卻讓人困惑不已。

在她的授意下,整個洛家都默認了洛子欣的「死亡」。

明明是失蹤,卻讓兒子洛子峰在填入職申請表時,姐姐那一欄填上了「已故」。

一邊默認女兒「已故」,但一邊又從不在家里擺放靈位。

洛子峰每每在她面前提起洛子欣,洛母不是轉移話題,就是直截了當地結束話題。在這個家里,關于「洛子欣」,似乎永遠是一個不能觸碰的禁忌。

這麼看,洛母對女兒是涼薄的。

但這種涼薄人設樹立沒多久,洛母又來了一個反轉。

原來這麼多年,洛母一直沒有放棄過找洛子欣。女兒的失蹤,始終是她心里的一道刺。

為了找女兒,洛母不斷地燒香,不斷地「求佛」。

在洛子欣失蹤的這二十五年里,洛母拜遍了所有寺廟,也幾乎爬遍了所有山,但凡「佛」有任何指示,她都會虔誠地照做。

這麼一看,洛母又儼然是一個慈母。她對女兒的愛,都呈現在虔誠的祈求里。

但真是如此?

也不盡然。

洛母對女兒洛子欣的確有愛,但她的愛,在兒子洛子峰面前,就變得微不足道了。

為了不影響兒子的職業前途,洛母讓洛子峰在姐姐那一欄填了「已故」。

為了不讓兒子對姐姐的失蹤,心懷愧疚,背負壓力,洛母就讓「洛子欣」成了這個家里的禁忌。

不提,不找,更不深挖。

但凡有人說到洛子欣,洛母就回避。

要找女兒的下落,洛母放著家里的一個警察不用,非得「求佛」,為什麼她不讓洛子峰去找?

說白了,還是不想讓女兒的事情,影響到兒子分毫。「求佛」能不能找人,實際洛母也心知肚明。

所以洛母求的,哪里是女兒的下落,分明是她的心安。

洛母對女兒的愛,都是有條件的。

這個條件就是不影響兒子。

02:相認戲,暴露洛母的兩個真面目

二十五年前,洛子欣因為塌樓事故,不僅失去了愛自己的父親,還失去了一條腿。

這個打擊,對成年人而言都痛苦不堪,更何況那時候的洛子欣,還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孩子。

面對失去腿的女兒,洛母表現出來的不是加倍的關心,而是無休止的指責,無休止的埋怨。

把她為了養家,一天打三份工的苦,都一股腦地傾瀉在本就傷痕累累的洛子欣身上。

「連掃個地都掃不好,你還能做什麼?」

一個母親說出這樣的話,對因為失去腿,而倍感挫敗感的女兒而言,無疑是致命的。

母親的抱怨,就像是一根刺,狠狠地扎進了洛子欣的心窩。

年幼的洛子欣,面對這根來自母親的刺,毫不猶豫地反懟了回去。但換來的,卻是她惡狠狠的一記耳光。

「孩子不聽話,就打」。

即便女兒因為她失蹤多年,洛母也從未覺得,自己當年的一巴掌,打得有任何不妥。

「我們那個年代做父母,都是這樣的。」

離家這麼多年,現在的屠敏和洛母重逢,沒有等來她的道歉,等來的卻是這樣的一句狡辯。

任誰聽了,不心寒?

更心寒的是,二十五年前,就把女兒打跑過一次。

而在二十五年后,面對不肯與她相認的屠敏,面對屠敏對她的強勢和絕情,洛母沒有絲毫的自省,還是毫不猶豫地揚起了她的巴掌。

在兒子面前,洛母從來是服軟的,不是哄,就是語重心長。

但面對女兒,洛母卻永遠是高高在上,母親的權威,容不得絲毫挑釁。

這場相認戲,除了暴露出洛母對女兒,毫無反省態度外,實際也暴露出她真正的冷漠之處。

屠敏從洛子欣,變成現在高高在上的女強人「屠敏」,這個過程可謂是九死一生。

別人在父母膝下撒嬌、承歡的年紀,她卻在菲律賓的街頭乞討,甚至還被迫成為「雛妓」。

在菲律賓修女的復述里,當年的洛子欣可謂是遍體鱗傷,被人注射很多藥物,被人不斷侵犯。

屠敏的每一條路,都像是踩在碎玻璃上艱難前行。

她承受的這些不堪和苦難,都掩藏在如今風光的外表之下。別人看不到,洛母自然也看不到。

但作為一個母親,看到身有殘障的女兒在失蹤二十五年后,搖身一變,成了豪門寡妻,成了手握大權的集團老總。

第一反應不是去猜測這風光背后,到底藏了多少艱辛。而是為女兒如今的成功洋洋得意,沾沾自喜。

當年埋怨殘障女兒無能,埋怨她掃個地都掃不好,是家里的拖累。現在又因她的成功,引以為豪。

這一前一后的轉變,道盡了人心的勢利與刻薄。

但凡洛母開口說的第一句是「這些年你過得好不好」,而不是「我女兒這麼漂亮,這麼有出息」。

屠敏都不會拒絕得如此決絕吧。

如果現在的屠敏不是事業有成,風光無限的女強人,而是因為殘障,更加窮困潦倒的洛子欣。

洛母開口的第一句,恐怕又會是無休止的指責與埋怨吧。

這就是洛母慈母背后的真實面孔。

03:洛子峰的虛偽,也是屠敏的恨

在昨天更新的劇情里,卓以敏一句話就揭穿了洛子峰的虛偽。

洛母一直都是重男輕女的,但對洛子欣在家里遭受的輕視與不公,作為弟弟的洛子峰,一直都在袖手旁觀。

當年的爭吵,洛子峰但凡站出來維護洛子欣,她也不至于絕望到拖著殘腿,離家出走。

而在洛子欣失蹤后,洛母授意他為了自己前途,默認姐姐「已故」,洛子峰也接受了。

洛母說不找尋洛子欣的下落,在家里不提洛子欣的事情,洛子峰同樣也接受了。

洛子欣失蹤二十五年,洛子峰從未主動找過她。在自己成為警察后,更沒有想過利用自己的職務,查詢姐姐的下落。

如果屠敏沒有出現在他面前,那在洛子峰的心里,姐姐洛子欣那一欄,就永遠是「已故」。

洛子峰對姐姐,有愧疚,也有在意,但這些在面對洛母時,就都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對來自洛母過分厚重的母愛,洛子峰有過逃避,卻沒有挑明的勇氣。面對洛母對姐姐的刻薄,洛子峰或許也有過疑慮。

但這種疑慮,面對母親的強勢,以及對他厚重到窒息的母愛面前,洛子峰就退縮了。

本質上,洛子峰就是個軟弱的人。

最讓人無法接受的是,即便知道洛子欣在菲律賓的慘痛遭遇,但面對屠敏的拒絕相認,洛子峰還能高高在上的指責她「絕情」。

洛母和屠敏的相認戲,暴露洛母的真實面孔。而洛子峰與屠敏的相認戲,又何嘗不是?

「不管你變成什麼樣,經歷過什麼事情,你終究是我姐」。

洛子峰這句話,句句沒有提屠敏的苦難,卻又字字在強調她的苦難。

完了又以救贖者的姿態,告訴屠敏,作為弟弟,他不介意她過去承受的那些不堪與恥辱。

洛子峰和洛母一樣,從始至終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家,對過去洛子欣造成的傷害。

所以才會對洛子欣的遭遇,有同情,有悲痛,但就是沒有發自肺腑的內疚。

屠敏不認洛子峰和洛母,雖然隱藏的理由,是不想讓復仇波及到他們,但誰又能肯定,不是怨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