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月升滄海:程始一家被扣押之前,越妃為何不讓曹常侍和皇后說話?

古月 2022/08/15

顏忠和程始攜2000精銅叛逃的消息,如同一道炸雷打到了皇宮里。這兩個人都是皇帝力排眾議提拔起來的寒門臣子,如今說他們叛逃,無異于打皇帝的臉。皇帝氣得發了半個時辰的火,粒米未進。皇后和越妃關心程家的事,相繼到殿前打探消息。

曹常侍說,皇帝不見任何人。越妃可不管這個,拿著食盒直接往里闖,差點被皇帝扔過來的書簡打到扔不退縮。

越妃不愧是文帝最在乎的人,幾句話就讓他茅塞頓開,按律辦事,下詔將程始家眷下獄侯審,待查清楚再做定奪。

皇后看皇帝下了詔書,忙向曹常侍打聽詔書的內容,不想曹常侍還未開口,越妃就打斷了他的話。待曹常侍走后,越妃才將皇帝的意思告訴皇后。

當時看這一段情節,總覺得有些突兀,看越妃的表現,似乎怕曹常侍說錯了什麼。可她說的讓程家下獄侯審,似乎也沒有什麼問題。那麼問題在哪里呢?我們接著往下看。

曲陵侯府內,蕭元漪帶著幾個兒子擋在門口,拒不接受太尉府來人以叛國共犯之罪緝拿他們入獄。原來,去程府拿人的是左丞相胞弟,當日因他侄女被程少商潑了潲水又被凌不疑教訓后心有不甘,趁凌不疑不在都城,就想徇私報復。

幸好袁善見及時向圣上求來了一道御旨,將程家家眷交由廷尉府處理,才及時阻止程家人被趁機迫害。

袁善見能看出此時程家的危機,越妃看不出嗎?當然不是!之所以這樣做,其實是為了削弱凌不疑的力量。

越妃一向關心凌不疑,之前汝陽王妃屢次為難程少商的時候,還是越妃及時出手,才幫凌不疑解了圍。為何現在眼看程少商與凌不疑就要成婚,程家就要成為凌不疑的家眷,越妃卻對程家人起了殺心呢?

越妃和帝后都覺得愧對霍家人,所以非常看重凌不疑這個霍家在這世上僅留的一點血脈。但是隨著凌不疑漸漸長大,他的能力也強到讓越妃吃驚。

越妃雖然深居宮中,但對于朝臣和朝中之事了如指掌。當年孤城被破,越妃和文帝不是沒有看出蹊蹺。但是霍翀已死,就算查到真兇也無法讓他活回來。而且彼時天下初定,朝堂上下正是急需用人之時。小越侯雖然不似霍翀那般強大,但不失為一個能臣,所以沒有追究他孤城遲援的責任。

但是凌不疑一直沒有放下霍氏滅族之仇,一直在利用職務之便調查孤城一案。雖然小越侯一直在給凌不疑制造混亂,真相還是被他查出來了。

撫養凌不疑成才本是文帝的心愿,可他沒想到的是,凌不疑能變得這麼強大。不但戰功赫赫,威望一日勝過一日。眼看凌不疑就要功高蓋主,越妃畏懼了。

程氏雖然不是什麼望族,但是家族人丁興旺,又與萬將軍一家親如兄弟。凌不疑與程少商成婚后,不單程家,萬將軍一家以及親信都將成為凌不疑的后援軍。

孑然一身的凌不疑已經無人能擋了。如若再有后援支持,凌不疑的力量將越過朝中任何一個家族。打破朝堂平衡。

古代帝王最講究平衡各方勢力,為了天下安定,凌不疑將來的親眷就成了越妃和文帝想要削弱的目標。

越妃知道皇后仁慈,一定不忍做有損程家的事。如果讓她知道讓太尉府去程府拿人,必然會出面維護。為了防止皇后「壞事」,越妃才會打斷曹常侍的話,專挑皇后愛聽的話說,把一些細節省略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