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三看《周生如故》才知:周生辰的「唯負十一」負的到底是什麼?

古月 2022/08/15

發乎情,止乎禮。

周生辰和時宜大概是我見過的最克制的愛情。

周生辰在大殿曾兩次立誓,都是情勢所迫,不得已而為之。第一次為報皇兄的養育之恩,他自愿舍棄皇姓,一生駐守西洲,永不回中州。

第二次因為皇兄去世,來送皇兄最后一程破了曾經的誓言,他為了取消群臣的懷疑,再次立下重誓:本王在此立誓,一生駐守邊關,不娶妻妾,不留子嗣。

他的這一生,短暫而悲涼。他將自己最好的年華都用在了保衛百姓,保衛中州,他曾經會以為,自己會死在戰場,卻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會死在自己所保護的人的手上。

曾經他本以為自己一生無妻無子,對待婚姻感情不會有所牽絆,但時宜闖進了他的生命中,這個看似柔弱開始還不會說話的女孩,卻讓他第一次知道了什麼叫做兒女情長。

他想愛卻不能愛,他不能給時宜任何的承諾,不能愛她,不能娶她,只能以師父的名義盡可能地給她關心。

面對時宜的主動透露情感,他不能選擇接受。桓愈問他是否后悔年少時發的誓言時,他只是一句「人世間,最難說出口的就是真心話。」

怎能不后悔呢?對于周生辰來說是后悔的,但對于小南辰王來說,卻是值得的。他犧牲自己換得天下百姓安寧,對小南辰王來說就是值得的

他對時宜的愛一直是清醒而克制的,他喜歡她,想靠近她,但他不能。他知道時宜的心思,但他不能有所回應。

他的一生都給了北陳,給了國家,給了百姓,唯獨辜負了時宜。他不能回應到時宜那深沉的愛,唯有臨死時留下了「 辰此一生,不負天下,惟負十一。

惟負十一」四字飽含他無限的愧疚與自責,也是他內心情感的最真實流露,那周生辰到底負了十一什麼呢?

一負沒有約束雙方,明知沒有結果卻使得彼此都情根深種

他們一個是少年立誓終身不娶妻的小南辰王,一個是被指腹為婚的漼氏貴女。他們的命運從來都不是自己所掌握的,都是苦命人,雖然出身皇族貴族士家,但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包括自己的情感。

因此他們生來就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然而命運弄人,內心的情感又豈是說控制就能控制得住的,在與師父朝夕相處的日子里,時宜早就對他情根深種。

我有一個自少時喜歡的人,從來沒和任何人講過。

她的這句話講清了時宜對周生辰感情的久遠與情深。她從少時起對周生辰就起了愛慕之心。又或者還沒見到周生辰時她對他的敬仰之心就已經有了

時宜的娘親曾對時宜念過一首關于周生辰的歌謠:

醉臥白骨灘,放意且狂歌。一匹馬,一壺酒,世上如王有幾人。

周生辰從少年開始就征戰沙場,戰功累累,從無敗績。南辰王軍所到之處所向披靡,戰無不勝,身為北陳世家漼氏貴女的時宜又怎會沒聽說過小南辰王的名號。自古以來,美女愛英雄都是很正常的,更何況對方還是小南辰王。

女人的愛慕往往都是從崇拜開始,時宜還沒見到周生辰時就已經對他心存崇拜之心。直到在城墻上第一次見到周生辰時,就已為之傾心。

長夜破曉,三軍齊出,狼煙為景,黃沙襲天,這就是真正周生辰,家臣上千,手握七十萬大軍的小南辰王。

那時的時宜才知道小南辰王聞名天下的不僅僅是他的王軍,所向披靡,戰無不勝,還有他的容顏,風姿綽約,冠絕當世。

對于從小就養在深閨的貴女來說,絕對有被這樣的場面震撼到, 她不知道是色授魂與,還是情迷心竅,她只知道,只那一眼便震蕩了她的靈魂。

周生辰的前半生征戰沙場,在戰場上見多了生死,對于他來說,除了自己那些所保護的百姓以及出生入死的將士和十個徒弟,他并沒有太多牽掛,南辰王府對他來說只是個遮風擋雨的房子,并不是家。

他本以為此生就會如此了,可是時宜來了。這個北陳豪門世家的貴女,未來的太子妃,拜他為師后。晨昏定省,乖巧懂事,她的溫柔賢致讓周生辰一向心如止水的心泛起了一絲漣漪。

他開始手把手地教她,對這個徒弟極其上心。親自帶他逛南辰王府,知道她喜歡看書給他藏書閣的鑰匙,第一次為人準備生辰禮,為治好她的失誤癥遍尋名醫。

他會以一襲狐皮將她抱回寢房,讓她取新寺的名字,在軍營為她慶生,他會親手幫她補上那句「色授魂與,心傾于側。」

時宜的溫柔乖巧讓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家的溫暖。不像以前,他的人生仿佛只有戰場,敵人,刀劍,回到西洲也只有南辰王府。而現在,家里還有一個乖巧的女子在等著他,等他回家。

他每次出征時,他知道時宜都在閣樓上送他,但他沒有一次回頭。因為不回頭即不牽掛,可以更心無旁騖地在戰場浴血奮戰,無牽無掛。

他以前總是為百姓而活,為北陳而活。他不怕死,對于他來說,征戰沙場,死在哪兒,便葬在哪兒。可時宜卻一直心心念念著他的安危,為了等他的捷報許久睡不好覺。擔心師父那一天死了沒人知曉,沒人替他收尸。也許就在這一刻,他對自己曾經發的誓言開始后悔了。

第一次他鬼使神差地問自己戰士:你們都有妻兒嗎?你們死后有人替你們收尸嗎?

是的,此時的他對待時宜已經也許已經不是徒弟的單純心思了。也許在他心中,他早就將時宜擺在了「妻子」的位置。為她極盡溫柔,為她開始吃醋,為她開始后悔曾經的誓言,為她在她門前聽了一夜的雨。

他不可自拔地愛上時宜,也讓時宜不可自拔地愛上了他。然而他卻不能給到時宜想要的未來,不能給她任何的承諾,最后卻要她承受失去自己的痛苦。如果當初他倆并沒有對彼此情根深種,再失去對方后又怎會經歷心如刀割的極致痛苦。

他的這一生,終究是負了時宜。

那個他最疼愛的徒弟十一。

二負對時宜的深情不能回應,所有抉擇的背后全是時宜的犧牲

愛是守在你們前看一夜的雨,愛是心中百轉千回,張口卻只剩一句恭喜。

在南蕭時宜拒絕候莫陳氏時,她說:我沒有婚約,但我已心屬一人,我對他,心意已決。

當然在場的人都明白時宜口中的那個人是誰,周生辰又豈能不知。

桓愈問他是否后悔當年許下的誓言,他沒有回答。只說了一句:人世間,最難說出口的就是真心話。

怎能不后悔呢?面對時宜的主動袒露心意,他又怎會不動容,他想受卻不能受。回來后的他沒有去到房間里,反而站在時宜的門前聽了一夜的雨,守了一夜。

小南辰王周生辰一直是個大義,大愛之人。仿佛他生來就是為了天下百姓,他為了百姓安寧,朝廷和睦,他可以舍棄皇姓,永不入中州。他可以立下誓言,一生無妻無子。

在兒女情長和家國大義面前,周生辰的選擇永遠是后者。因為他生來就是這樣的人,心懷天下,守節死義。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要為自己爭取過一次,否則以他的實力和民心所向,起兵造反絕對是有勝算的。但是如果他起兵造反了,他就不是「世上如王有幾人」的周生辰了,也不是時宜心中所愛的周生辰了。

在壽陽時,時宜問他:若兩人真心相待,卻因種種緣由不得相守,雖知該放下但又放不下,該怎麼辦?

周生辰回答道:無論是否后悔,一切的選擇都是值得的。

時宜的這番話是在為他們之間的感情做最后的爭取,她想知道他們是否還有機會。然而周生辰的回答毫無疑問的顯示出,在兒女情長和家國大義面前他選擇了后者。

他不想因為自己牽連國家,牽連百姓。因為畢竟南辰王府和漼氏聯姻是轟動天下的大事,強強聯合,朝廷必定大亂,小人的不軌之心也會因此大作文章,最后受苦的還是那些無辜之人。

他的所有抉擇背后犧牲的永遠是自己,更是那個一直愛著他的女孩。時宜當然懂他,也不會怪他。正是因為如此了解他,所以她才會想要一生留守西洲,選擇終身不嫁,以弟子的身份一直陪伴他左右。

然而他們仍然低估了權野的陰謀,丑惡的人性。人類的猜忌之心,貪婪之欲永遠沒有止境。在他們心中,他們始終忌憚周生辰手中的那七十萬大軍,永遠害怕他有一天會反,周生辰的一片忠心在他們的猜忌懷疑面前一文不值,同時也利用他的忠心,最終要了他性命。

我想即使周生辰手握整個中州和西洲的大軍,他也絕跡不會反,因為他守著的永遠是心中的那份信念。

只是自古以來忠義難兩全,對于他們來說,感情和大義同樣也是。周生辰為了心中的大義,犧牲了自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也犧牲了時宜。

他一生忠心耿耿,卻換來了最悲慘的下場,這一生,到底是為了什麼呢!如果他當初知道,那個他最愛也最愛他的女孩,在他死后會穿著嫁衣在城樓一躍而下,隨他而去,不知他是否還會放下兵刃呢?

時宜當初在南蕭畫了一副蓮,他畫的不是蓮,而是周生辰,而這副蓮也是她情感最深沉的表達: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