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星漢燦爛》原著:田朔挑上程少商,是對三皇子最狠的報復

古月 2022/08/20

#星漢燦爛#

「接下來我讓你領教的一切,都是凌不疑教的。」

花溪山谷里,程少商話音未落,男仆符登手一揚,程少商和駱濟通所在的茅草亭瞬間燃起熊熊烈火,駱濟通只得在心腹侍衛的保護下宣布退兵。

田朔挑上程少商

駱濟通是長水校尉駱賓之女,因賢良淑德,從小就被召入長秋宮中給五公主做伴讀。

駱氏曾是名門望族,可惜數十年來族中子弟平庸,只能用女娘的婚事來交聯權貴,維持表面風光。

駱濟通的姑母姊妹都被迫嫁給了自己不愛的男人,駱賓也早早將駱濟通許配給了高門大戶賈家。

賈七郎體弱多病,許多人都為駱濟通鳴不平,勸她拒婚,更有不少貴胄夫人揚言,愿意迎娶駱濟通為自家兒媳,就連宣皇后也曾提過,想將駱濟通指給凌不疑為妻。

然而,駱濟通婉拒了所有人的好意,人前人后各種委屈做作,口口聲聲要恪守婚約。

駱賓見女兒懂事,知賈七郎活不久,便應允,等駱濟通守寡,再嫁事宜都由駱濟通一人做主。

駱濟通遠嫁西北后,利用食物相生相克的原理給賈七郎「調養」身子,不出一年,賈七郎撒手人寰,死得不明不白。

初嫁從父,再嫁由己,賈七郎死后,駱濟通就去了凌不疑的軍營。

駱濟通從小就傾慕凌不疑,她曾對程少商說:

「他是我從小就做的一個夢,遠如山巔晨光,海上瑤台,美不勝收卻遙不可及。我不能無望地一直等下去,我必須為自己打算。」

五年前,凌不疑因私調東宮軍隊、血洗凌益別院而被貶戍邊。

離京前,程少商與凌不疑退婚,皇上和三皇子為霍家香火計,頻頻傳書催凌不疑成親。

駱濟通的到來,讓凌不疑有了一個很好的擋箭牌,三年的時間里,凌不疑對駱濟通采取不承諾、不拒絕的曖昧姿態,放任她插手府中事務,高燒病倒時也讓駱濟通在他身邊照料。

駱濟通以為嫁給凌不疑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誰知,凌不疑早就看穿了她的為人。

回都城后,凌不疑找到程少商下跪求復合,并告知駱賓自己手里有駱濟通謀殺親夫的證據,威脅駱賓要麼將駱濟通遠嫁,要麼把駱濟通幽禁起來,終生不得出府門半步。

駱濟通心有不甘地守在凌府,質問凌不疑為什麼要白白耽誤她三年韶光。

凌不疑冷淡地表示:「我很早就知道五公主是什麼人了,暴戾、偏狹、驕奢淫逸。可素以嫻熟明理聞名的駱娘子你,卻與她相處甚諧——你說,我是怎麼看你的?」

愛而不得的駱濟通認定是程少商狐媚勾引了凌不疑,先是使計讓駱賓墜馬拿到兵權,然后在程少商為完成宣皇后遺愿而去豫州的路上,派府兵截殺程少商。

凌不疑在兗州聽到駱濟通從自家莊園消失,趕緊尋跡跟到了花溪山谷。

駱濟通大敗后,退回落腳點,她本想休整之后再作反撲,不想卻被田朔派出的蜀中死士釘死在了屋墻上。

駱濟通至死不知,自己之所以慘死,是因為王延姬對程少商的刻意「保護」。

王延姬是樓犇的妻子,樓犇死時王延姬已懷有身孕。

樓犇好功名,卻不愿循序漸進地累積官秩,為了一步登天,他趁彭坤叛亂,串通彭坤義子馬榮,誘騙銅牛縣縣令顏忠將精銅與家人托付后盡數屠戮,然后假作說服馬榮開城投降,將通敵的罪名栽贓給程少商的父親程始,作下一石三鳥之計。

陰謀敗露后,樓犇自刎身亡,王延姬發誓要替夫報仇,手刃負責抓捕樓犇的凌不疑。

正在王延姬苦于沒有人脈與勢力的時候,田朔找到了她。

田朔是叛將公孫憲的兒子。

當年,公孫憲的哥哥鎮守蜀中日久,生了稱帝弄權之心,便讓公孫憲娶了有名的蜀東張氏之女,作為姻親之盟。

張氏性情悍烈,動輒打殺家中姬妾。十幾年前,公孫憲突然生了一場大病,數日不醒,張氏趁府中亂作一團,派人暗中劫走了公孫憲的愛妾,將她毀容毒啞,賣進窯子為妓。

這名愛妾就是田朔的母親。

好在公孫憲三教九流的人認識不少,病愈后他立刻發力尋找,數月后終于找到了已經奄奄一息的愛妾。

公孫憲擔心田朔安危,便放出消息,稱庶子不幸夭折,將田朔交給了死了兒子的田家堡堡主的外室。

這名外室出身卑賤,早已失寵,她生怕自己無人養老送終,又見公孫憲不斷送財貨來,便答應養育田朔,對外只稱田朔是自己的兒子。

三年后,張氏突患怪病,全身奇癢難耐、皮肉潰爛,受盡苦楚而死。

之后,公孫憲窮盡數年之功,層層羅織罪名,誣告張家與文帝勾結,張家最后被蜀帝誅滅三族。

起先,公孫憲只想給田朔找個穩妥的藏身處,后來文帝平定隴西,公孫憲知朝廷一統天下之勢已成,蜀中必不可保,便讓老堡主的兒子們一個個「因故身亡」,等老堡主最后一個兒子墜馬而死,田朔就順理成章地被接回了田家堡,成了下一任的堡主。

果然,文帝不日攻破蜀郡,公孫憲聞風而逃,留下張氏的兒女,被文帝大軍屠戮。

公孫憲因三皇子而死后,田朔意欲攪翻天地,行刺三皇子,而王延姬為了報仇雪恨,便替田朔謀劃,讓他引誘蜀郡守將史新叛亂,煽動地方豪強反抗度田令(三皇子主導的新政令),伺機謀害微服私訪的三皇子。

為了達到目的,田朔挑上了程少商,想用程少商的命來誘捕凌不疑,同時趁三皇子身邊防衛空虛,一擊得手。

而駱濟通因打亂了田朔和王延姬的計劃而被他們連夜滅了口。

田朔報復三皇子

田朔故意派人在駱濟通的死亡現場留下了公孫氏的痕跡,誘騙凌不疑和程少商一行前往位于姚縣的田家堡。

誰知,袁慎為追查公孫氏余孽,通過翻查鴻臚寺卷宗和去北軍獄審訊蜀中戰俘,提前找到了田家堡。

田家堡在豫州地界,豫州的州牧梁無忌是袁慎的舅父。

袁慎錯誤地估計了形勢,只帶了兩百兵士和父親的義兄第五成,拿著梁無忌的手令就要進田家堡抓人。

此時,凌不疑和程少商一行已往田家堡而來,王延姬為免打草驚蛇,便用計將袁慎一行誘入深林,阻絕其前后退路。

袁慎畢竟書生意氣,想著兩軍開戰不殺降將,與其讓大家戰死,不如投降以保全性命,誰知200兵士就這樣被王延姬和田朔帶進地牢,全數坑害之,只有第五成拼死逃了出來,被樓家人救回縣衙。

姚縣的縣令正是樓犇的弟弟樓垚。

程少商和凌不疑一行人到了姚縣,在樓垚處休整人馬時,認出了第五成,知袁慎遇險。

他們推斷,袁慎一定被關押在距離縣衙不遠的地方,于是將目光鎖定在了可蓄私兵、防御堅固的田家堡和李家堡上。

原來,王延姬為方便和田朔勾結,嫁給了李家堡的家主李闊,為了掩人耳目,她裝作病弱,不肯現身人前,偶有幾次出門赴宴都讓婢女假扮。

李闊易怒好騙,他本就不滿度田令,王延姬和田朔在一旁稍稍攛掇幾句,李闊就加入了他們。

凌不疑和程少商帶兵去查田家堡和李家堡,田朔滿口應承,笑容可掬地表示愿自證清白。

他見程少商生得亭亭玉立,色心頓起,就想討些口頭便宜,誰知程少商也不是吃素的,懟得田朔啞口無言,句句誅心。

程少商本以為田朔會暴跳如雷,卻沒想田朔反而訕笑兩聲,隱忍不發。

倒是李闊,派頭驚人,不僅噴了樓垚和程少商一臉唾沫星子,將度田令和梁無忌罵得狗血淋頭,還差點放狗咬人。

李闊的不合作,其實是為了替王延姬和田朔的拖延時間。

凌不疑擔心夜長夢多,一箭射死李闊后,便命兵士強攻李家堡,之后,他和程少商根據李家奴仆的供詞,找到了設在祠堂磚墻下的地牢和被囚禁的袁慎。

王延姬在凌不疑進入李家堡前,毒死了經常扮作自己的婢女,把現場偽裝成李夫人知事情敗露,畏罪自盡的模樣。

王延姬本想借此金蟬脫殼,誰知卻被敏銳的凌不疑察覺出了破綻——王延姬的房中有一架使用多年的名貴古琴,而那名婢女手上卻沒有半點彈琴留下的指繭。

地牢里,王延姬意欲燒死凌不疑一行人,卻被凌不疑覷了個空隙,將程少商制造的火器交給部下引燃。

一聲巨響后,地牢坍塌,王延姬被落石砸中,凌不疑一行人因為躲在了袁家200兵士壘成的尸山后面,只受了點輕傷。

有王延姬牽制凌不疑,田朔帶著公孫家的500死士和1000壯勇埋伏在了三皇子微服私訪的必經之地,姚縣以東六十里的郭村。

郭村有萬畝良田,田朔在村莊周圍備了幾百斤火油,如果他和死士不能在郭村以東的官道上成功截殺三皇子,他的手下就會在三皇子逃進郭村休整時焚燒良田,將三皇子燒死并趁亂撤離。

寫在最后

田朔為替父報仇,意欲動搖國本,殺害已經被立為太子的三皇子。

他和一心想替樓犇報仇的王延姬沆瀣一氣,挑上程少商,使了一招調虎離山之計。

田朔和王延姬本以為自己算無遺策,誰知駱濟通和袁慎的出現打亂了他們的計劃。

凌不疑和程少商逃出地牢后,分兵兩路,凌不疑趕至三皇子身邊護駕,程少商帶著剩下的人馬馳援郭村,最終,田朔被凌不疑生擒,郭村百姓也解除了斷糧的危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