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演了7個月的花城,今再現身《寧安如夢》,差點沒認出張凌赫

古月 2022/08/13

適逢國風浪漫乞巧節,各大劇組,無論是在播還是待上線的。

只要是在正常宣發內的,都送上了新版物料。

有的劇組比較中規中矩的,放出了經典的男女主合照就完事了。

而有的劇組就誠意滿滿,像《花戎》,在奉上新劇照的同時。

還拿出了男女演員專門錄制的原聲情話,氛圍感到位了。

而開機不久的《寧安如夢》在把側拍鏡頭放出后,也給期待的觀眾們拿出了驚喜雙人禮包。

兩位領銜主演白鹿張凌赫現場演繹小甜片,即使后期很迷惑,給濾鏡整成了霧蒙蒙的。

生怕觀眾看清楚,但兩位最后的鏡頭還是穩住了。

兩位主演,白鹿憑借時宜一角大火,看過《周生如故》《招搖》等作品的肯定對她不陌生。

而男主張凌赫,兩年前才正式入圈,出道即男主的他。

本來有一個天賜的爆火良機的,那就是出演花城。

《吉星高照》拍攝7月,張凌赫版花城惹人注意,可惜劇目難上線

在《魔道祖師》售出版權,資方改編大獲成功。

輕松讓肖戰王一博登頂一線之后,雙男主這塊市場就得到了越發多的注意。

之前有表格統計,算上沒拍的,單個平台售出的雙男主小說版權就超50本。

大家都想著靠這個選題發財,在這眾多IP里面,又屬《天官賜福》的流量最盛。

全網熱度超117億,兩年前上線的動漫版。

單平台都有超4億的播放,與現下開拍的《狐妖小紅娘》原作相比也并不輸。

這樣一部大IP要影視化,一般有兩種情況。

要麼請到當紅藝人,利用他們自身的路人緣來保證作品的成績。

要麼就賭一賭,用最少的錢請新人,要是火了就能實現利益最大化。

很顯然,劇版《吉星高照》選擇的是后者,兩位男主翟瀟聞與張凌赫均不是科班出身。

前者是選秀出道,后者是被星探發掘后力捧。

或許是明白翻拍即為血雨腥風,劇組連官宣都沒整。

可還是因為劇組路透等相關事件登上熱搜,被傳導演跑路。

拍攝不行之后,低調了7個月,終于是殺青了。

這個拍攝時長,跟隔壁家《沉香如屑》有得一拼。

同期開機,一部已經播出了將近一半,一部卻連官博都還沒開。

《吉星高照》也是霉,開拍的時候雙男主題材就被軟封殺了。

如今將近大半年過去了,就算是財大氣粗的鵝廠,也不敢有動靜,想要上線,恐怕是難的。

不過,這也不影響兩位演員在拍攝期間,吃到流量紅利不斷。

天子謝憐的人設好,癡情種鬼王花城的設定也堪稱完美。

在拍攝期間,張凌赫的黑眼罩造型流出,在精修畫面里,身高優勢明顯的他。

加之深紅眼妝,異域感覺暫且沒看出,但肯定能算作是古裝美男了。

不去藝術院校,卻仍然能被星探注意,張凌赫在外貌上的自身條件是優秀的。

如果說他的花城是腹黑邪魅的話,那麼時隔數月。

進組《寧安如夢》的張凌赫,他扮演的謝危就是典型的偏執美強慘了。

謝危厭世卻無野心,人設獨特,張凌赫版滿身戾氣

美強慘作為古言劇里經常會出現的人設,大家已經是習慣了。

但謝危,還是有些區別于尋常男主的。

他因為陰暗的童年,在惡意里滋長出來的是對世界的厭惡。

因為明白弱肉強食的道理,所以他隱藏面孔,虛偽心機,一直靠著仇恨活著。

從來缺愛,所以也不能好好表達自己的感情。

對待女主姜雪寧,是不斷試探與逼迫,看起來就是個瘋子。

但他吧,雖然能力超群,也確實不喜歡與人交際,可他卻也沒有生出奪權的野心。

他極度強大,卻也很是脆弱,終極一生只為彌補童年的遺憾。

這個角色首先要呈現出來的,就是大眾意義上的高冷,如若有戾氣不可近的感覺就更好了。

而在片花里,仰拍張凌赫的時候,他雙眼迸出恨意,拔刀瀟灑。

在面容上本就偏向于冷系掛的他,與謝危的適配度高。

沒了花城紅艷的服化道,轉而穿上深素色衣衫,張凌赫這次選的男主。

與花城的性格相似,卻又是極與極的。

這沒了遮擋眼睛的劉海,乍一看還沒認出來。

作為95后小生,他已是公司力捧,接下來的劇一個比一個制作大。

要是花城能被放出來的話,有望能加速在這新一波小生里闖出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