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月升滄海:越妃才是聰明人,她早就看穿各人的心懷鬼胎

古月 2022/08/16

《月升滄海》這部劇的皇帝后宮絕對是古代宮廷劇的一股清流。以往的宮廷劇里的皇帝都是三宮六院,佳麗三千。嬪妃之間更系斗爭洶涌,陰謀詭計無數。

而《月升滄海》這部劇里的皇帝只有一后兩妃,皇后與越妃地位相等,而那位并不受寵的徐美人只是皇帝的一個意外,沒什麼存在感,所以后宮和睦。

但后妃和睦并不代表她們的兒女也能安分守己,和平相處。皇后賢淑柔弱,但也沒什麼威懾力,對兒女的管教也力不從心。

越妃是一個聰慧而又通透的一個人,各人的小心思都一清二楚,只是沒惹到她,很多時候懶得理她們罷了。

三公主個性張揚,生活奢侈,穿戴上恨不得把所有金銀首飾都往身上戴,而公主府是斷不能支撐這樣的鋪張的。

雖然三公主撒謊說是與人合作做生意,但以越妃對她的了解是不可能的,并讓她斷不可做有損越氏臉面之事。

越妃對囂張跋扈、生活浪蕩的五公主一直看不順眼。五公主在皇后壽宴上誣陷程少商和五皇子私會,被程少商整蠱后反惡人先告狀,越妃仗義執言,幫程少商解圍。

越妃要駱通濟處罰指證程少商的侍女春笤,駱通濟說直接發賣西北。而越妃早就看穿了她溫柔面具下的狠辣。

她兄長小越侯一直對皇帝納宣氏為后而憤憤不平,覺得皇后之位應該是越妃的,而三皇子本應該是太子。

對于她兄長小越候的野心,她也一直心知肚明,也直接點明了他所想之事不是她想要的。對于鑄幣案,她也清楚是小越侯在后面出謀策劃。

對于常常挾恩自報的汝陽王妃,她當眾指出她的算計。當初還沒有掌握權勢的皇帝落難時,她并沒有怎麼施以援手,而后是看到皇上起勢了才提供幫助。說白了不過是見有利可圖罷了。

凌不疑的繼母城陽侯夫人一直將自己處于弱勢地位賣慘,而越妃卻不吃她這一套,她清楚她當初是怎麼上位的。

雖然她和霍君華不對付,但更討厭城陽侯夫人的忘恩負義、不擇手段。越妃把城陽侯夫人當初的所作所為當眾說出,并敕令沒有她的宣詔永不能踏進皇宮半步。

在攻打壽春時,前線傳來程少商的父親程始投敵叛國。皇帝大發雷霆,而越妃卻堅信其中必有隱情。

越妃聰慧通透,各人的陰謀詭計在她眼里無所遁形。她有權卻不戀權,滿足現狀,對于久居深宮的女子來說,確實是股難得的清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