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巾幗梟雄1》蔣必文,從千尊萬貴到引火焚身

哒哒哒 2022/08/19

《巾幗梟雄第一部》中,蔣必文作為蔣家的長子嫡孫,從小就占盡風光,蔣家每個人都認定了他一定會繼承家業,成為繼父親蔣喬之后無錫的又一位「米王」。

但蔣必文一路作死,一點點把和父親蔣喬之間的感情消磨耗盡,最后失去了繼承家業的資格,落得一無所有。

更加令人無語的是,蔣必文竟然心理扭曲到要放火燒米鋪,結果火勢太大自己也難以逃脫,被燒成一塊焦炭。

 

蔣必文是無錫「米王」蔣喬的長子,蔣家看重嫡庶尊卑,蔣必文是長子嫡孫,所以就算他的二娘和三娘都給蔣喬生下了兒子,但是地位都不及蔣必文尊貴,因此蔣必文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小時候的蔣必文聰明伶俐,蔣喬很寵愛他,甚至在夜里睡不著的時候也要偷摸去看一下自己的寶貝兒子。

蔣必文長大之后,為了能夠讓他順利接管「慶豐年」米業,蔣喬安排他去米鋪里學習管理,還讓經驗豐富的大掌柜祥發叔時時教導他。

但是從小就要風得風的蔣必文只懂「唯我獨尊」,不懂什麼是「虛心求教「。

所以,不論是在米鋪還是家里,蔣必文永遠都是趾高氣揚的模樣,叉著腰瞪著眼,看誰不順眼就破口大罵。

蔣必文之所以形成這樣的性格,和她的母親殷鳳儀有著莫大的關系。

說起殷鳳儀,她是比蔣必文還要有優越感的人。

她出身名門,為人正妻,生下的又是長子嫡孫。作為蔣喬明媒正娶的正室夫人,殷鳳儀有著足夠的底氣去對其他妻妾頤指氣使。

 

而對于自己的寶貝兒子蔣必文,殷鳳儀更是抱有比其他人還要殷切的期望。

殷鳳儀心思縝密,她請來最好的師傅教授蔣必文知識,還讓他私下認大掌柜祥發做義父,哄得祥發對她們母子忠心耿耿。

在家里,殷鳳儀事事都幫著蔣必文考慮周全,上下其手,既哄得蔣喬越來越器重蔣必文,又壓得二房三房不敢和蔣必文爭奪「慶豐年」,她費盡心思,只為給兒子一個錦繡前程。

只可惜,她「幫好」了蔣必文,卻沒有「教好」他。

也是,其身不正的人怎麼會懂得如何教兒子呢?

蔣家三少爺小武被綁票,四奶奶康寶琦連同米鋪工人柴九一起想辦法,最終令綁匪心虛,將小武扔在野外,二少爺蔣必正不辭辛苦,終于找到昏迷的小武,還千辛萬苦將他背了回來,但是快到家時,必正實在是難以支持,累的癱倒在大街上。

而正巧,在妓院過夜的蔣必文伸著懶腰走出來,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兩個弟弟,必正和小武。他眼珠一轉,背起小武就往家里跑,一直把小武背到了蔣喬面前,接著就大肆炫耀自己是如何辛苦才找到的小武,將必正的功勞全部搶走。

后來,蔣必文搶必正功勞這件事被四奶奶識破,蔣喬很生氣,對蔣必文也很失望。殷鳳儀得知此事,也責怪了蔣必文,但是她并不是因為蔣必文心術不正而責怪他,是因為蔣必文搶了功勞之后沒有妥帖處理這件事,一眼就被四奶奶看穿了。

這樣的三觀,怎麼能教出一個心術正的兒子呢?

 

在殷鳳儀的無底線溺愛之下,蔣必文不但形成了任性妄為的個性,還變得自私涼薄,一心只想著早日繼承家業,擁有錢財權勢。

蔣喬也開始漸漸看清蔣必文的真面目,他對這個好大喜功、刻薄寡恩、心術不正的兒子越來越失望。

他越來越器重四奶奶康寶琦以及二兒子蔣必正,這讓殷鳳儀和蔣必文十分惱火,在母親殷鳳儀的教唆下,蔣必文愈發邪惡,他趁著父親病危,幾次三番想要把康寶琦趕出家門,想要奪走「慶豐年」。

但是邪不勝正,蔣必文不但沒有得逞,還盡失人心,不管在米鋪還是在家里,人人都開始疏遠他這個大少爺。

如果這時候的蔣必文能認清自己并無才干的事實,虛心學習,和四奶奶以及必正一起打理好慶豐年,那他的最終下場可能不會那麼慘。

可哪有這麼多如果呢?

從小沒有受過挫折和冷待的蔣必文,怎麼會甘心讓康寶琦管教自己,怎麼會甘心讓必正得到父親的歡心,怎麼會能忍受柴九這樣的「賤民」把自己比下去呢?

 

可惜蔣必文的反擊并不是認清自己、奮發圖強,而是在殷鳳儀的教唆下使出各種陰謀詭計。

一次次陷害康寶琦,一次次搶必正的功勞,一次次置柴九于死地。

為了得到家產,甚至喪心病狂聯合外人一起捏造了遺囑,讓蔣喬含恨九泉。

這是蔣必文距離接管「慶豐年」最為接近的一次。他眼瞧著康寶琦等人把蔣家的所有財產都裝進箱子,只等第二天做完交接,自己就是名正言順的蔣家當家人了。

但是老天有眼,蔣必文做下這麼多的惡事,最終徹底被父親在遺書中拋棄。

原來蔣喬早已知道殷鳳儀一定會趁自己彌留之際使詭計,他預先寫了兩封遺囑并交給惠親王保管。

蔣必文緊張極了,他知道自己早已被蔣喬厭棄,遺囑里肯定沒有自己的那一份,其實一直以來,蔣必文早已對父親沒有了親情,他費力討好巴結也只是為了取悅父親,為了繼承家業。

但是蔣喬在第一封遺囑中的一字一句,卻讓蔣必文既感動又羞愧。

蔣喬向人們訴說著自己對蔣必文的疼愛,還將自己七成的財產和「慶豐年」都留給了蔣必文。

 

蔣必文流淚了,他開始后悔沒有好好孝順父親,也感動于父親對自己的愛,更加羞愧自己竟然做了那麼多的壞事讓父親傷心。

但是蔣喬還是沒有完全對蔣必文放心,他拜托康寶琦監管蔣必文,五年之內只要他沒有犯錯,就可以繼承家產和慶豐年。

這下子,蔣必文開始心虛,因為他知道自己犯下了一個彌天大禍,這件事連母親殷鳳儀都不知道,那就是他買兇殺人,雇了三個外地殺手將柴九殺害。

蔣必文強裝鎮定,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柴九大難不死,早就把這件事告訴了康寶琦。于是康寶琦直接撕掉了第一封遺囑,宣布蔣喬的遺言作廢。

蔣必文徹底體會到了「登高跌重」的滋味,在第二封遺囑里,父親向眾人宣布,蔣必文再也不是蔣家的子孫,并且一個銅板也分不到。

那一刻,蔣必文崩潰了,心心念念的家產最終一文錢也沒拿到,還被趕出蔣家,徹底成了一個外人。

 

從高高在上的大少爺變得一無所有,還經常被柴九追殺報仇,蔣必文徹底失去了昔日的意氣風發,變得一蹶不振。

如果此刻的蔣必文能夠痛定思痛,如果殷鳳儀能夠反思自己的教子不善,那麼蔣必文的結局可能會改變,但是這母子倆不但沒有絲毫悔過,還變本加厲,看準時機一次次想要扳倒康寶琦,想要翻身,結果一次次失敗,一次次自嘗惡果。

殷鳳儀斗不動了,她想和蔣必文找個沒人認識他們的地方做些小買賣重新開始,但是蔣必文徹底喪心病狂,他一不做二不休,竟然和彭鏗沆瀣一氣,計劃搶劫蔣家,還要放火燒掉慶豐年,不料火勢太大,自己也難逃厄運。

匆匆趕到慶豐年的殷鳳儀看著兒子被活活燒死,此生唯一的指望被大火吞噬,她撕心裂肺、聲淚俱下、最終精神崩潰。

整部劇中只有大少爺蔣必文的人物起點最高,但下場卻是最慘的。究其原因,母親的一味縱容、助紂為虐,而蔣必文從小到大被灌輸的「長子為尊」的思想讓他生出一身的缺點毛病,做盡了壞事。「惡有惡報」從來都是對這種人最好的下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