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白指甲油、綠色高跟鞋」,《法證先鋒3》中恐怖的父子變態殺手

哒哒哒 2022/09/01

幾十年前,趙大龍還是個八九歲的孩子,他的生母早逝,父親又娶了一個尖酸刻薄的女人做他的繼母,從那時開始,趙大龍就再也沒有了好日子。

繼母不僅嫌棄趙大龍的父親沒本事,而且十分不喜歡趙大龍,動輒就拿他當出氣筒,隨意打罵羞辱。

年幼的趙大龍心中很不忿,但是又不敢和這個潑辣的女人頂撞,否則等待他的將會是更加殘暴的虐待。

一次次的辱罵,一次次的毆打,趙大龍只能拼命忍著,他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繼母染了白色指甲油的手指,還有那雙穿在繼母腳上橄欖綠的高跟鞋。

漸漸地,白色指甲油和橄欖綠的高跟鞋就成了趙大龍最討厭的兩樣東西。而他更加痛恨繼母這樣尖酸刻薄、只會打罵孩子的女人。

 

趙大龍在這樣壓抑的生活環境中長大成人,因為小時候受到過的殘暴虐待,使得趙大龍的性格變得沉悶偏執,他閉塞心扉,幾乎不與人交談,每天只悶頭干活。

到了結婚的年紀,趙大龍也娶了妻子,但是漸漸地,趙大龍發現妻子陳文娟越來越像自己最恨的那個女人。

陳文娟嫌棄趙大龍只是個裝修工,掙不了大錢,就越來越對他冷淡,不僅如此,她還肆無忌憚地在外面找情人,絲毫不顧忌趙大龍和他們的兒子趙國智。

那天,趙大龍下班回到家,卻發現陳文娟正在悠閑地往手指甲上面涂著白色的指甲油,而她對自己那種輕蔑不屑的神情也像極了當年的繼母,更加讓趙大龍憤怒的是,陳文娟根本不愿好好照顧幼小的兒子趙國智,還因為一點小事就對他又打又罵。

看著濃妝艷抹的妻子不停地打罵著兒子,趙大龍氣的渾身發抖,那一瞬間,他似乎看到了當年幼小的自己是如何承受繼母虐待的,妻子的臉和繼母的臉漸漸重合在一起,而兩人手上相同的白色指甲油更是讓趙大龍無法控制心中的怒氣,他拿起桌上的刀子,狠狠刺向陳文娟。

陳文娟倒地不起,而趙大龍依然不解恨,他坐在她身上,用刀子在她的臉上狠狠地劃了幾下,接著手起刀落,一刀刀刺在陳文娟的胸口。(我是今日頭條@天蝎愛看劇,鄙視抄襲!)

趙大龍覺得痛快極了,小時候承受的痛苦和屈辱都在妻子的鮮血中盡數消失,他驚喜地發現自己找到了一個非常有效的治療傷痛的方法。

 

看著地上死狀可怖的媽媽,小小的趙國智卻一點也不害怕,反而一臉冷酷陰狠地看著她,在趙國智的心中,一顆畸形的種子漸漸開始發芽。

父子倆相互配合,將死去的陳文娟砌在了廚房的灶底,在處理尸體之前,趙大龍還戲謔地哼著小曲,將一雙橄欖綠色的高跟鞋穿在了妻子的腳上。

趙國智不明白爸爸為什麼要這麼做,年紀尚小的他不懂得趙大龍心中對于白指甲油和綠色高跟鞋的執念,他只覺得爸爸是英雄,幫他除掉了壞媽媽。

之后的日子,趙大龍父子過得很開心,尤其是趙國智,沒人管教的他變得更加調皮,竟然拿著蛇跑到路中間故意去嚇人,結果被一個涂著白色指甲油的女人教育了一番。

女人名叫馮曉靜,她和丈夫鐘志邦帶著五歲的女兒鐘學心來到鄉下玩耍才偶然遇到趙國智,馮曉靜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只是想教育一下頑劣的小孩,卻給自己的家庭帶來滅頂之災。

她和趙國智的對話,以及涂著白色指甲油的手,都被不遠處的趙大龍深深看在眼里,而那雙眼睛充滿著瘋狂和殺戮。

晚上,馮曉靜一家人正在開心地玩著捉迷藏,絲毫沒有意識到危險正在步步逼近。趙大龍以借打火機為借口,敲開了她的家門。

 

馮曉靜熱情地跑到廚房去拿打火機,卻突然聽到客廳里丈夫的慘叫聲。

她急忙跑出來,只看到丈夫渾身是血躺在地上,而來借打火機的男人手上拿著一把帶血的尖刀,瘋狂的眼神死死盯著她,馮曉靜嚇壞了,她想要逃跑,卻被男人一刀刺在大腿上,接著被男人用膠帶封住了嘴巴。

在馮曉靜凄厲的嗚咽聲中,她的臉被男人用刀狠狠劃破,接著,男人手起刀落,用力地刺在她的胸口,直到她氣絕身亡。

看著女人痛苦死去,趙大龍卻渾身輕松,吹著口哨從包里拿出一雙綠色高跟鞋為她換上,接著便大搖大擺走了出去。

他沒有發現衣柜里被嚇得魂飛魄散的小女孩鐘學心。

就這樣,一個幸福的家庭毀在趙大龍的手上,只有五歲的鐘學心成了孤兒。

趙大龍絲毫不在乎自己做的孽,他只迷戀「殺壞女人」的快感,這種痛快的感覺讓他欲罷不能,很快,趙大龍又遇到一個目標。

還是白色指甲油,還是因為這個女人教育了自己調皮的兒子,所以趙大龍就把她列在了自己的「死亡名單」上。

 

但這一次,趙大龍失手了。

他已經將女人的大腿刺傷,在她的嘴上貼了膠帶,并且劃破了她的臉,但就在最危險的時刻,女人摸索著找到一根燒烤叉,用它刺傷了趙大龍,這才得以逃脫。

這次意外受傷導致趙大龍下半身癱瘓,之后的日子里,他只能夠坐輪椅活動,再也不能夠行兇害人了。

趙大龍的惡行就此終結,但是數年過去,他的兒子趙國智早已遺傳了他骨子里偏執瘋狂的基因,一個新的「壞女人殺手」正在尋找他的目標。

歲月流逝,趙大龍已經年過六十,表面正常的趙國智也有了一份報社副主編的工作,工作原因趙國智并沒有和趙大龍住在一起,而趙大龍也總是獨來獨往,除了和自己收留的智障養子趙貴德比較親近之外,再也沒有和其他人來往過。

至于當年趙大龍殺死馮曉靜時躲在衣柜里的小女孩鐘學心,也已經成為了一名優秀的法醫。

如果不是一個得了絕癥就要離開人世的囚犯說出當年的真相,趙大龍做下的惡事本來能夠掩蓋住的。

 

囚犯名叫譚成勇,是個慣偷。當年他撬開廚房的門來到馮曉靜的度假屋里,想要偷一些東西,誰想到竟然看到男屋主和女屋主雙雙倒在血泊中,貪財的他想要摘下男人手上的金表,不料男人卻突然醒來,還緊緊抓著自己不放,譚成勇一時情急,就拿起桌上的裝飾品一下子將男人打死。

就因為這樣,警方查案時根據兇器上的指紋和現場的血腳印判定譚成勇就是這起惡劣兇殺案的兇手,他被判了無期徒刑。

三十年來,譚成勇一直在抗辯上訴,只是沒有實質證據能讓他犯案。

直到得了絕癥的譚成勇在報紙上看到周奕霏律師所寫的一系列案件專欄,他知道精明干練的周大狀一定能幫自己洗清冤屈,他想要向世人說清楚,馮曉靜不是他殺的。

喜歡挑戰的周奕霏覺得這件案子很吸引她,于是她開始著手調查這樁三十年前的謀殺案,她得知了法醫鐘學心就是當年大難不死的那個小女孩,便來到鐘學心家里詢問她案發時的一些細節,但是鐘學心一直以來都無法擺脫父母慘死的陰影,因此周奕霏并沒有得到有用的線索。

周奕霏是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她繼續在電腦上搜尋關于案發地點,大田坳村的一系列新聞,沒想到真的有了些發現,根據新聞所說,大田坳村有一戶人家多年來竟然屢次拒絕政府高價收屋,這讓周奕霏很感興趣,她想要去拜訪一下屋主,沒準還能問出一些關于那樁謀殺案的線索。

跟報社副主編約好一同去大田坳村的周奕霏絕沒有想到,這竟然是一次「死亡之旅」。

因為周奕霏要去的,正是趙大龍的家,而跟她一同前去的報社副主編,正是趙大龍的兒子趙國智。

 

絲毫不知實情的周奕霏跟著趙國智見到了趙大龍,知道周奕霏插翅難逃了,趙大龍便坦然告知了周奕霏為什麼自己不愿讓政府收屋的原因----廚房里有秘密。

氣氛開始變得詭異,周奕霏壯著膽子來到廚房,趙大龍指著她面前的灶台告訴她,里面藏著自己妻子的尸體,那是他殺的第一個壞女人。

周奕霏終于感到害怕,眼前坐輪椅的老伯竟然是個殺人犯,她想要逃走,卻被身后的趙國智一刀刺在大腿上。

看著兩人臉相同的陰鷙神情,周奕霏這才明白過來,但是為時已晚,被膠帶粘住嘴唇的她只能驚恐的看著趙國智用刀子在自己臉上肆意劃開。

為了守住當年爸爸殺死媽媽的真相,趙國智親手將周奕霏殺害,而他行兇的手法和趙大龍如出一轍。死去的周奕霏被他穿上橄欖綠色的高跟鞋,手指甲上還被刷上了白油漆。

周奕霏的死讓鐘學心極為震撼,她沒想到時隔三十年,這個變態殺人狂竟然還在肆無忌憚的作惡,而法證部高級化驗師布國棟也痛心不已,因為周奕霏是自己的前妻,是他寶貝女兒雯雯的媽媽,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們決心一定要找出真兇。

鐘學心決定直面恐懼,她來到當年父母慘死的現場,像小時候一樣躲進衣柜,果然回憶起了一些重要線索。

 

重案組聯合法醫法證一同偵查,最終確定了兩名兇犯的特征。

大田坳村,重案組凌倩兒和李展風恰好遇到了趙大龍,經過仔細排查,他們發覺趙大龍就是他們要找的人,在一場激烈打斗之后,他們終于將趙大龍押解歸案。

三十年前的三件血案終于都水落石出,警方也在趙大龍家廚房的灶台內發現了陳文娟的骸骨。趙大龍為了保護兒子趙國智,不惜將周奕霏一案也扛了下來,但是很快就遭到了警方的拆穿。

為了不讓警方繼續追問,趙大龍不惜在獄中自盡,只為做到死無對證。

兒子趙國智并不知道爸爸已經身亡,他處心積慮綁架了布國棟和鐘學心,想要以此來威脅警方,讓他們放了趙大龍。

荒郊野外的倉庫內,趙國智說出了自己是如何殘忍殺害周奕霏的,看著和趙大龍一樣極端變態的趙國智,布國棟和鐘學心氣憤至極,卻無奈掙脫不開身上的繩索。

就在警方和趙國智周旋期間,趙國智正巧看到了鐘學心手機上的短訊,得知了自己的爸爸已經自盡身亡。

一瞬間,趙國智全盤崩潰,他大叫著要讓布國棟和鐘學心陪葬,接著就大步離開了倉庫。

瘋狂的趙國智點燃了倉庫,想要燒死布國棟和鐘學心,幸好兩個人臨危不亂,相互解救,最終在千鈞一發之際逃出火海,大難不死。

而趙國智在被警察追趕途中翻車被困,經過一番搏斗,最終落得個車毀人亡的下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