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讀心神探》姚天保:詐死28年,為了騙錢威脅老婆欺騙兒子

哒哒哒 2022/07/04

 

姚天保,姚學琛之父。在姚學琛的心里,姚天保一直是個疼愛兒子的好父親,即使曾經親眼看見父親炸死在面前,但二十年來他一直沒有放棄尋找父親,他總以為父親并沒有死,而是生活在某一個角落里。

深愛父親的姚學琛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姚天保確實沒有死,但他并不是一個好父親、好丈夫。

姚天保是個老千,而且是個無情無義,沒有任何感情的老千,他不僅欺騙自己的妻子,甚至連兒子也利用。

當年姚天保欺騙程兆康(姚學琛繼父),騙了他一大筆錢,遭到程兆康母親的追殺,為了擺脫困境,他想到了詐死這條路。于是某一天,他借口帶著年幼的姚學琛外出游玩,在給姚學琛買汽水的時候,當著他的面,在船上詐死,目的就是為了讓姚學琛當目擊證人。

親眼看見自己的父親死在熊熊大火中,這一幕給年幼的姚學琛心里帶來深深的傷害,二十年來他一直忘不了這一幕,他以為是自己的原因,爸爸是給自己買汽水才會死的,這個傷痛一直深深刺痛著他。

知道姚天保詐死真相的只有鐘秀嫻,姚學琛之母,姚天保的妻子。當年的她被姚天保的花言巧語所騙,嫁給姚天保后,她才知道姚天保的真面目,可惜生性懦弱的她根本不敢反抗,尤其是在有了兒子后,更是全心全意想著兒子。最后在姚天保的花言巧語下,她成了幫兇,幫他一起欺騙了程兆康。

在得知姚天保被炸死后,她的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她深知姚天保地為人,這種人的心里只有錢財,怎麼可能會死,最后在看到銀行卡里只有三百塊錢,所有的錢都被姚天保提前取走后,她徹底相信了姚天保只是詐死而已。

但她不能說出來,她不想讓兒子知道有個卑劣的父親,在姚學琛的心里,父親的形象一直是高大的,作為母親,她不想毀了父親在兒子心里的形象。

自從姚天保死后,他留下了一堆債務,身無分文的鐘秀嫻母子倆不僅一邊要被債主追債,四處逃跑,一邊還要努力賺錢還債,那段時間是他們過得最艱難的時候,所幸最后程兆康看他們母子可憐,收留了他們,更娶了秀嫻。

婚后的鐘秀嫻終于有了一份寧靜的生活,一個棲身之所,一個可愛的女兒。二十多年來,在程兆康和兒子女兒的陪伴下,她活得很幸福。她也一直不愿在兒子面前提起姚天保的事情,原以為自己能夠一直幸福下去,可惜不過是自欺欺人,28年了,姚天保竟然回來了。

 

詐死后的姚天保,不僅沒有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更是將老千那套玩得得心應手,還認識了一個女搭檔鄧冰冰,兩人果真是一丘之貉,騙錢手段層出不求。

最近鄧冰冰勾搭上了程守業,原來程守業是大宏圖的少東家,程兆康大哥的兒子。程家家大業大,這筆買賣一旦做成,賺個幾千萬甚至上億都不在話下。

為了讓程守業徹底站在她那邊,鄧冰冰花錢招人給他玩了一出仙人跳。在兩人歡好時,鄧冰冰的老公良哥來了一出捉奸的戲碼,暴打奸夫[淫.婦]。盛怒之下的程守業「殺」了良哥,正當程守業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良哥的兄弟闖了進來,看見程守業殺人現場,準備報警。

六神無主的程守業只能用錢堵住他們的嘴,他們答應了并幫助程守業一起埋了良哥的尸體,卻在埋尸現場拍下了程守業的照片,這下有證據在手,程守業只能上了他們的賊船。

這一切都是鄧冰冰的的計劃,良哥并沒有死,他是一個心臟長在左邊的人,并且在此之前,已經用豬皮擋住了脈搏,所以無論程守業查看他的心跳和脈搏都沒有。

有殺人的把柄在手,逼于無奈的程守業只能將他們以大陸富商投資的名義介紹給自己父母,準備撈一筆錢。

大鴻圖是程兆康母親臨終時留下的基業,程兆康、程兆康大哥,兩個姐姐都有股份,這次生意因為涉及上億金額,于是在談判過程中,找來了姚學琛,希望他能用那雙火眼金睛一探究竟。

在姚學琛的查探下,程守業父親一改之前的決定,暫時決定不投資。此時的姚學琛怎麼也想不到這次意外會一解他多年夙愿,見到了他二十年未見的父親。

 

姚天保本來之前和他人參與了一項投資基金的計劃,專門用所謂的專業團隊,欺騙別人投資。原本他早從鄧冰冰的口中得知她欺騙程家的計劃,但因為二十年前他已經欺騙過程家,再加上手中另有項目,所以并不打算插手程家的事。

沒想到因為意外,同伙被人殺死,導致自己一分錢都沒有拿到。或許是因為天意,在錢和情義面前,他選擇了金錢,一方面出現在鐘秀嫻面前,威脅她幫助自己,一方面出現在兒子面前,扮演一個慈父的形象。

毫不知情的姚學琛見到日思夜想的父親,喜出望外,這麼多年來,很少看到他笑得這麼開心。他將父親帶到母親、繼父面前,一旁的鐘秀嫻看到和兒子相認的姚天保,只有擔心害怕。她害怕姚天保的出現會破壞她的家庭,會傷害到兒子,所以由始至終她對姚天保都沒有好臉色。

姚學琛見到失魂落魄的母親,只以為母親是因為擔心爸爸的出現會拆散她的家庭,有口說不出的鐘秀嫻更是憂心不已。

在姚天保的口中,這失散的二十多年,他一直輾轉各地,掃過大街、洗過盤子,再苦再累的活都干過,惹得姚學琛擔心爸爸的身體健康,不僅在生活上對照顧有加,甚至想搬出去和他一起住。

就這樣姚天保一邊在兒子面前扮演著慈父的形象,一邊在鐘秀嫻面前用兒子、女兒威脅他,幫助自己說服程兆康,同意那樁生意。

不過騙子終究是騙子,終有露出狐貍尾巴的時候。

 

葉展婷是姚學琛的下屬,也是他的好朋友。在一次和姚學琛父子見面的時候,她發現了姚天保的不對勁,更是在一次商場跟蹤他的時候,發現他和鄧冰冰見面。

她將心中的疑慮告訴了姚學琛,縱使一開始姚學琛不愿相信事實,但在錄像里看見鄧冰冰的時候,這一刻他心中不得不懷疑起父親的不對勁。

姚學琛回想起媽媽的反常,在試探一番父親和程守業之后,他終于相信了父親是個老千的事實。即使到最后一刻他依然不愿抓捕姚天保,他希望能夠用親情感化姚天保,讓他放棄這次簽約行動。

他主動拿出了所有的積蓄一百萬,可惜他高估了父子親情,姚天保不僅拿了兒子的錢,更想要大鴻圖的幾千萬。

第二天,正當姚學琛以為行動要取消的時候,他收到了那群老千如約到了大鴻圖準備簽約,這一刻他明白了,即使再不愿意也要面對事實。

警方展開了行動,抓獲了鄧冰冰等人,單獨行動的姚天保也被姚學琛逼到了海邊,即使是最后關頭,姚天保依然想用死來威脅兒子,但現在的姚學琛已經看清了,這樣一個自私的人怎麼可能尋死呢,他要是想死,二十年前就已經死了,而不是利用自己的兒子當目擊證人詐死。

在姚學琛的心里,即使姚天保是個無情無義的老千,但他始終是他的親生爸爸。在監獄里,他告訴姚天保,無論他坐多久的牢,自己都會一直等他出來。此時的姚天保也在姚學琛的感化下,懺悔自己曾經做過的錯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