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你不是非得原諒

佩珊 2021/06/02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讓我陪你一起滋養自己、療愈自己、悅納自己,沉澱靈魂的香氣。

我是小編佩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餘生,請過最好的人生,做最棒的自己!

張小嫻曾經說過:

「有時候,我們願意原諒一個人,並不是我們真的願意原諒他,而是我們不想失去他。不想失去他,唯有假裝原諒他。」

有些事情,即便過去很久,痛可以逐漸消失,可是你知道,那道疤卻會永遠在那裡。

生活中, 總有那麼一些人,做出讓人無法接受的行為,卻想單憑幾個字就相安無事。

你做錯事後,說句對不起,我就原諒你,結局皆大歡喜——聽上去非常合理,可道歉真的能解決所有問題嗎?

第一句:不計較,不代表忘記

表哥曾在一次家宴上講過他的故事:

初入職場,在談一筆重要單子時,他被對方要求連喝十杯就簽合同。

表哥硬著頭皮喝完十杯,被送至醫院搶救,得到的結果卻是:

「年輕人,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要談也是你們老闆來談,哪輪得到你喝啊?」

兩年後,表哥升職做主管,在招標會上重遇此人,對方滿臉堆笑給表哥敬:

「老弟呀,當初是我不對,別往心裡去,我先自罰三杯。」

表哥不動聲色地回敬對方:

「沒有您當初的提點,也就沒有現在的我。只是那時我落下毛病,現在喝不了太多,這合同呀,您還是得找其他能喝十杯的人來簽嘍。」

我笑著問表哥:

「這不是你的風格呀,從小你就是個不愛計較的人。」

「是啊,但不代表我會忘記當初的戲弄。」表哥回答。

——我可以不計前嫌,但不能不記前嫌。

不是所有的傷,都可以在被撫平後換來風平浪靜。

不是每次犯錯,都有被原諒的餘地,既然你選擇了犯錯,最終承擔後果的只能是你自己。

第二句:對不起,無法抵消心頭之痛

嶽雲鵬在一次採訪中,講述了他15歲在餐館打工的心酸。

有一次他不小心寫錯單據,但是顧客一直不依不饒。

雖然他一再道歉,一再說賠錢,可那位顧客仍在餐廳的大堂,用最壞的字講了他3個小時。

說著說著,嶽雲鵬哭了。

主持人問他:你現在是不是已經原諒他了?

嶽雲鵬愣了一下說:

「沒有,我知道在這個場合我應該說我放下了,但我要說,沒有,我永遠記得他們對我做的事情。」

看完這段採訪,我打心裡覺得小嶽嶽做得對。

這個世界有太多人,總要讓受傷的人學會原諒。

可你不是我,又怎懂我當初的彷徨、無助?

人心都是肉長的,那些直擊內心的傷害,無法只用一句抱歉就輕易釋懷。

我做不到心無芥蒂、若無其事,是人總得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

原諒這件事,靠的不是心軟,也不是情感的羈絆,無關痛癢的懺悔,無法抵消我承受的痛苦。

很多人道歉不是在說「對不起」,只是為了逃避責任。

很多時候人們無法做到原諒,因為那些造成的傷痛始終都在,所以犯錯者沒有資格被原諒。

第三句:道歉是你的本分,原諒不是我的義務

在《馬男波傑克》裡,赫布對波傑克來說亦師亦友,在波傑克最艱難時,赫布對他不離不棄,一直支持他。

可就在他們合作的節目獲得巨大成功時,赫布的特殊身份曝光,影響了節目的收視率。

高層決定開除赫布,觀眾嫌棄他,同事不理解他,家人不接受他。

而在赫布的心裡,只要波傑克能懂他就夠了。

但波傑克為了自己的前途,最終還是選擇保持沉默。

此後,兩人再沒見過面。

後來,赫布身患絕症,波傑克過不了內心那道坎,便去探望他並真誠道歉:「赫布,對不起。」

赫布卻說:「你可以向我道歉,但我也可以選擇不原諒。如果你的道歉只是為了你自己好過,而不是真心誠意地覺得你錯了,那麼我也不會原諒你。因為從來沒有人這麼規定過,道歉就一定會得到寬恕。」

前段時間,張韶涵在《吐槽大會》上也說,「不會原諒,傷害就是傷害!」

赫布和張韶涵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 憑什麼你道歉了我就要原諒你?

我們從小被教育「知錯能改就是好孩子」,於是人們總是順其自然地認為道歉就應該得到原諒,對不起就可以讓往事煙消雲散。

可是,如果道歉有用的話,要員警幹什麼?

讓別人必須接受道歉,這難道不是另一種傷害嗎?

對不起, 原諒不是我的義務。不是所有的錯誤,都可以被原諒,也不是所有的失去,都可以再回來。

這世上,沒有一個人能對另一個人的傷痛感同身受。

傷痛的感覺會隨著時間成長,每碰一次,就疼一分。

不是每句對不起,都能換來沒關係,我們能做的,就是儘量不要去傷害別人。

你的善良,自有力量。

好看的皮囊千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歡迎關注@我是太陽會發光 ,願與你分享有意思、有意義的生活,與你一起獨立和改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