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諮商師:臺灣人因「壓抑情緒」產生 3大可悲現象,希望沒有你

佩珊 2021/05/28 檢舉 我要評論
我是太陽會發光:

“新女性”的成長智囊。

陪你一起滋養自己、療愈自己、悅納自己,沉澱靈魂的香氣。

我是小編佩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餘生,請過最好的人生,做最棒的自己!

什麼是文化?

大魚問小魚:「今天的水況如何?」

小魚:「什麼水況?」

文化之於人,就像是水之於魚。

我們身處在文化中,若沒有覺察,我們將默默地被影響著,但不自知。

我們既被文化影響,我們也是建構文化的一部分。

在華人文化裡頭,主要有三大文化緊箍咒影響著我們:

「以和為貴」、「集體主義」、以「恥感」訓練孩子。

而我認為這三個文化緊箍咒,也大大地建構了我們面對情緒的基本態度。

一、以和為貴

(一)「做自己」好難

曾經有個案對我說:

「我知道你說的,要重視自己的需要、重視自己的感覺,要練習拒絕自己不想要的要求,可是,每當我要『做自己』的時候,就很『怪』。」

我問:「例如?」

個案說:「就像上次,我朋友要找我吃飯,可是那天我有點累,想早點回去休息,可是如果我不去,他們是不是會覺得我很難搞、很孤僻、很難相處。

還有上一次,我朋友要借我的筆記抄,可是我覺得他上課都不專心,我憑什麼要借他筆記。

可是借他筆記,我也沒有什麼損失。

但我就是不想借,但不借,我又覺得自己人好像很不好,幹嘛這麼小氣。」

我說:

「你好像很怕自己變得很『不合群』,也會很怕別人怎麼看你,甚至不喜歡你。」

過了幾秒鐘,我再補充:

「雖然心裡面也有一部分,你也覺得這麼做,是沒有錯的。

但就是會有一種很不自在的感覺……」

個案說:「對!我知道我這麼做沒問題,但就是很難……」

為什麼我們腦袋上知道,拒絕別人是沒問題的、做自己是好的,但我們就是「做不到」?

其實「做自己」的這個概念,是我們這個世代,隨著時代演進,西方個人主義的文化才漸漸潛移默化地傳進台灣。

更仔細地區辨,你會發現現在大部分的主流心理學知識,也都是來自西方,所以當我們要打著個人主義「做自己」的旗幟生活時,勢必會在「重關係」的東方集體主義文化中遇到很大的衝突。

(二)人際和諧──情緒表達抑制

為了「以和為貴」,我們必須抑制自己真正的感覺與表現,在心理學上,我們稱之為「情緒表達抑制」。

情緒表達抑制指的是:

「當情緒被喚醒時,我們有意識地抑制自己的情緒表達行為」,舉例來說,當有一個人對你做出冒犯的事情時,你是要直接告訴對方你的不舒服,還是要忍著自己的不舒服,然後笑笑地回應他說:「沒關係。」

如果你的反應是後者,那麼,你就在使用「情緒表達抑制」,把被喚醒的情緒壓抑下去。

大多數的研究指出,

「情緒表達抑制」並不是一個有效的策略,甚至會對一個人的心理建設、社會適應帶來負面影響。

白話來說,就是壓抑情緒對你的心理健康並不好。

然而,「文化」扮演了關鍵影響因素。

在西方「個人主義文化」中,情緒表達抑制發揮比較負面的作用,可能會與消極情緒、社會焦慮、憂鬱症有關,甚至對心理[弓單]性、社會適應、記憶等產生消極影響。

然而在東方「集體主義文化」中,使用「情緒表達抑制」,有時在人際關係、情緒體驗與心理及社會上的適應有較好的表現,並非完全是個不好的調節策略。

台灣因為壓抑情緒

衍伸的特殊現象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自己或身邊的許多人,是不是常常開心的時候不能太開心,難過的時候不能太難過,生氣的時候不能太生氣,普遍處於一種有點「壓抑」的狀態?

由此衍生出來,我們還有幾個特殊的現象:

習慣委屈、台灣阿信、老二哲學。

1.習慣委屈

「委屈」是在華人文化中,很特別的一種情緒。

在英文中,並沒有能夠精準表達「委屈」的詞彙。

「委屈」,不只是被誤會、被不公平地對待,更有一種「想說的話不能說」、

「想表達的情緒沒辦法自在地表達」,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這種很悶憋的感覺,正是前面提到的「情緒表達抑制」,而委屈之感,常常是因為自己明明覺得不公平,但礙於尊師重道,礙於表達情緒會被討厭,所以硬是把情緒吞忍下來。

但更無奈的,其實不是「委屈」,而是習慣委屈的「習慣」這兩個字。

很多人遇到習慣委屈的人,總會說:

「你就說出來啊,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過得不好。」

但很多時候,「習慣委屈」自己的人,很多時候甚至是不知道自己「正在委屈」的。

我有位個案曾經無奈地說:

「我知道你說的『不要委屈自己』,可是我已經配合別人好久,把自己藏起來幾十年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