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將房子賣給了哥哥,十幾年後房子升值400多萬,弟弟突然舊話重提:房子必須還我

佩珊 2021/06/23 檢舉 我要評論

明天的路更辉煌,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人、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自古以來,農村俗語「親兄弟,明算帳」一直被人們所熟知。

這就是說任何人之間,只要牽扯到利益,難免會發生爭執。所以哪怕是再親的兄弟,也都要分的明明白白。

為什麼呢?這個作者不說大家也都明白,利益面前,人人都是自私自利的。

今天來自湖北的張家兩兄弟來到金牌調解的原因也很明確:要算明白他們之間的一筆糊塗賬。

事情起源於多年前,二哥張先生在武漢市購買了一套一百七十余平米的房子。

交房後沒多久,便將房屋賣給了家中的大哥。

現如今這套房產的價值已今非昔比,他希望大哥可以將房子退還。大哥態度明確,這套房子在當年就辦理了過戶手續,此時再提退回房子的要求於理於法都沒有任何道理。那麼為何在今天二弟依然提出了索回房子的訴求呢?

從場前的採訪到現在的調解,大哥張先生一直態度堅決,對於弟弟提出的訴求沒有給出絲毫可以商榷的空間。

那麼首先我們必須瞭解到,處於矛盾中心的這套房產,當年購買及轉讓的具體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二哥介紹道,2003年的時候,他買了這套合同房,因為孩子還在老家上學,他就沒辦法搬過去住。

那時候大哥大嫂沒工作,想開麻將館,兄弟姐妹又都住在一起,家裡顯得比較擁擠。

為了緩解擁擠的問題以及幫大哥一把,他便將這套房租給了大哥。

後來因為一系列的因素影響,大哥想買房了,出於兄弟情誼,他沒有加價,以原價把房子賣給了大哥,他覺得自己對大哥已經是很照顧了。

大哥反駁道,當時的他根本就不想買房,他是被動買下的這套房。

原先的他們是三家人一起住在了110平方公尺的房子裡,對於他們而言,確實是有些擁擠了。

而二弟又不想搬出去,於是他就只能租下了這套房。

可不久後,二弟竟提出要賣房給他,這讓他有些為難。

但是毛坯房要想租出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後他就只能買下了這套房,避免它成為閒置房產。

按照二哥的說法,自己賣房的初衷是為了幫助大哥,因此在收到了八萬多元(約合新臺幣35萬)首付款後,就將房子過戶給了大哥。此後兄弟二人也都風平浪靜,並未因此產生什麼矛盾與衝突。

十多年間,兄弟二人各自發展,大哥的事業發展至今十分成功。相對而言,弟弟的生意卻並不順遂。

四年前,兄弟兩個因為一句承諾引發了矛盾,導致沉浸已久的這套房子又被弟弟重新提起。

二哥告訴我們,在第一年的時候,大哥曾來問過他,需不需要什麼幫助。

可在第二年他真的需要幫助的時候,大哥卻出爾反爾了,這讓他寒了心。

而大哥則解釋道,不是他不想出錢幫忙,而是二弟這個生意投資風險大。

另外在過年的時候,他們夫妻倆鬧矛盾,做大哥的還曾好心去勸阻了,可二弟卻給他來了一句:

我家的事不要你管。綜合這兩個原因,他改變了主意,不願意幫忙了,而也就是這個時候,房子的事情被提了起來。

大哥有些不能接受,因為作為受益人,他曾轉過二十五萬(約合新臺幣109萬)給二弟,以此作為補償。

在他看來,自己已經是做到仁至義盡了。可二弟還是不能接受,因為房子增值了一百萬(約合新臺幣430萬),在他看來,應該給出五十萬(約合新臺幣218萬)才對。

另外二弟表示,與其說他想爭房子,不如說他想爭口氣。

十七歲的時候,他就參加了工作,而大哥則是安心上學。

這麼多年來,他一心照顧著弟弟妹妹,以及自己的大哥,沒想到如今大哥對他竟會是這樣的態度。

律師張珩表示,在法律上大哥沒有補償房屋增值部分的義務。

同時文彥表示,二哥對大哥的期待過高,哥哥難以達到。

另外在李小芸看來,是二哥心理上的不平衡才會導致如今的狀態產生。

最後調解員胡劍雲表示,情感糾葛不應成為判定經濟問題的標準。

其實如果從法理和道理上來說,幾位調解員的話沒錯。

房子都已經賣出去了,漲也好跌也好都與原賣家無關。如果房子漲價了買家就得給房主加錢,那房子跌了的話,買家是不是也可以從房主那要一筆錢回來?都這樣子亂搞,那買賣再也沒法做了。

紫禁城的價格漲了多少倍?如果愛新覺羅的後人也要補差價,那政府得賠多少錢?

但是從情理上來說,二哥的訴求其實也能理解。

咱們站在旁觀者清的立場上,可以理性的分析誰對誰錯。

但假如同樣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估計沒幾個人能嚥下這口氣。

在大哥一家生活困難時,二哥把房子低價租給了大哥住。

後來大哥想買房,大哥也原價把房子轉手給大哥。

並且還不是全款,而是只要了幾萬塊的首付,可以說仁至義盡了吧,這些年算利息都有不少錢了。

房價是一直在漲的,說起來二哥把房子賣給大哥的時候,價格應該也漲了不少,但是二哥沒有加價而是原價轉讓。

二哥如果很計較錢,那個時候就會加價了。可見二哥並不是那種見利忘義的人。

結果風水輪流轉,大哥一家的生活越來越好,二哥那裡反而走了下坡路。

這倒也沒什麼,畢竟都希望親人那裡過的好。後來大哥主動提出願意幫助二哥,結果等二哥真的需要的時候,大哥又反悔了。這可不是二哥去求他,是他自己許諾的。

承諾過後又反悔,這不是消遣別人麼,換了你是二哥,你能忍?

當初我那麼幫你,你就這麼回報我?

更別說小的時候,一家人為了供大哥讀書,後面的兄弟姐妹全都沒有上學。

二哥作為家裡的頂樑柱,又要給大哥賺學費,要有照顧父母和弟妹。可以說不光是大哥,全家人都欠二哥的!

現在大哥風光了,卻拒絕幫助兄弟。這個時候又去摻和二哥的家事,心情不好的二哥頂撞兩句,實屬人之常情。在節目裡把話說開後,兄弟倆對彼此對更理解了。

調解結束了,場上大哥展露出了作為兄長寬廣的胸懷。

回想當初二弟打工照顧他上學的日子,他真誠地對弟弟說了一句抱歉的話。

正是這一句對不起,也讓二哥徹底放下了對房子的訴求,一切依法依理而行,圍繞兄弟二人,甚至這個大家庭多年的房產糾紛,至此終於畫上了一個句號。

我們祝福他們,在今後的生活中慢慢地找回親兄弟這三個字背後血濃於水的親情。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更多深度好文請關注我的粉專,點擊藍色字體即可關注→明天的路更辉煌,下期分享我們不見不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