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三刷《甄嬛傳》發現:甄嬛誤穿純元故衣,完全是她自作自受的結果

古月 2022/07/26

皇后什麼時候開始真正忌憚甄嬛的?大概是甄嬛從蓬萊洲回來之后。

在此之前,甄嬛雖然得寵,也時常進入養心殿,但在皇后眼中,這點特權不過是小打小鬧而已,彼時皇后主要的精力還在對付華妃上。

可隨著蓬萊洲一事的發生,皇后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皇上和甄嬛之間的關系越發緊密,已經從單純的嬪妃和皇上的關系,上升到戰略合作伙伴,也就意味著甄嬛的權限會越來越大,甚至超越皇后。

正因如此,甄嬛從蓬萊洲回來后,皇后特意留下她單獨談話。

皇后開門見山對甄嬛說:你辛苦了!

看似夸獎,其實是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來表揚甄嬛,就像上司對下屬的夸獎一樣。

甄嬛回答說:皇后娘娘陪伴在皇上身邊照料,更是辛苦。

皇后:本宮同你一樣都是為皇上分憂的,怎能不盡心盡力呢?

皇后此番話語表面上是感謝甄嬛所做的一切,實際是在宣示主權,點撥甄嬛不要忘了誰是皇后,誰才是后宮的主子。

可甄嬛似乎并未把皇后警醒放在眼中,低調一些,而是依舊我行我素,頻繁進出養心殿,和皇上討論前朝之事。

此時甄嬛低估了皇后的嫉妒心,也高估了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已然有些飄了。

覺得自己已經足夠抓住了皇上的心,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中。

那句誰侍寢都不要緊,最緊要的是誰能握住皇上的心,何等狂妄,似乎皇上已經唯她所聽。可要知道皇上經歷過九子奪嫡的風波,疑心很重,又怎能被一個小女子牽著鼻子走。

心機深厚的皇后正是看到了這一點,于是借著甄嬛為敦親王的兒子弘喧一事,故意在皇上面前挑撥離間說:臣妾雖然欣慰莞嬪仁厚,可是也擔心她不該干涉朝政,臣妾怕她受人蠱惑,為她人做了嫁衣。

此話一說成功激起皇上的疑心,覺得甄遠道和甄嬛父女都愛同情自己討厭的人。

人一旦有了疑心,就會心生嫌隙,皇上越看甄嬛越不爽,各種試探。

特別在甄嬛勸說皇上不要追究錢名世詩集一事時,皇上對她的疑心和厭惡達到頂峰。

可此時已經飄飄然的甄嬛根本沒有任何察覺,就連行冊封禮的吉服破了,沒有意識去深究,而是急急忙忙地聽信了內務府的意見,穿了純元的舊衣就去見皇上。

若放在從前,就憑甄嬛謹慎妥帖的性格,必定要再三確認代替吉服的衣服沒有問題才會穿。

可如今的甄嬛顯然多了份唯我獨尊,少了從前的小心翼翼。

其實甄嬛有此變化也很好理解,頂著一張酷似純元的臉,出道即巔峰,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其他嬪妃熬了多少年都得不到的東西。

雖然也因為流產和皇上鬧過一點矛盾,但略施小計就化解了危機。

所以準確來說,甄嬛入宮之后,一切還是比較順利的,沒有經歷過求而不得、大風大浪。

也正因為此,才讓甄嬛得意忘形,輕易上了皇后的當。

只能說這時候的甄嬛自以為自己活得通透,實際上卻想要的太多(既想要權利又想要愛情),不然也不會被一句莞莞類卿傷得體無完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