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甄嬛傳:蘇培盛幫甄嬛回宮,為什麼槿汐看到了對方真心愛自己?

古月 2022/07/25

蘇培盛累了一天,回到家里,抬頭看到背影,笑著喊道:槿汐,是你。

槿汐一轉身,沒有微笑,蘇培盛卻喜上眉梢。急忙讓人換上皇上新賞的茶葉。但擔心槿汐口渴,讓她先喝自己的那一杯。

槿汐端著茶杯,終于笑出來,多謝蘇公公。

蘇培盛:自個兒家里別那麼生分。直接讓對方稱呼自己的名字。

槿汐立馬溫柔地喊聲:培盛。

蘇培盛心里美滋滋的,趕緊讓座。槿汐沒坐。先夸宅子新裝了,住得很舒心吧。

蘇培盛說:還行。只是一個人住著有點冷清了。這麼多年也都習慣了。

槿汐不松口,他不能強人所難。其實,他想說,就缺你這個女主人了。

槿汐: 那我現在才來說要陪你,有些晚了。說著遞茶過去。

蘇培盛有點驚訝:怎麼,你終于肯了?

槿汐莞爾一笑。真美啊。怪不得蘇培盛鐘情于她。

槿汐蹲下去,直接給蘇培盛捶腿了。 累了一天了,腿酸了吧。

蘇培盛嗯了一聲,還挺享受的。

槿汐:其實這世上的事情,就是這樣千回百轉。該是誰身邊的人,就會到誰身邊去。

蘇培盛還沉浸在終于得到的快樂中。

有點難以自抑。

但當聽到槿汐說「只是可憐了菀嬪」,他頓時睜大了眼睛。

從此便孤身一人無人照拂了。唉,實在有些不忍心。

看著心上人難過。蘇培盛也不讓她捶腿了。趕緊扶起來。

蘇培盛明鏡般地知道,對方是為了自己的主子來求情的。你是指菀嬪和皇上?

槿汐坐下,和蘇培盛面對面。你可有把握?如果菀嬪還有機會,那我們就能夠兩全其美,各不辜負了。

蘇培盛也交底了。眼下宮中,皇上身邊正缺一個可意的人。

只是宮中皇后獨大,菀嬪如果以廢妃的身份入宮, 恐怕太難了。

槿汐:難不難的,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盡力就好。

潛台詞:我都愿意和你在一起,求你辦事,你卻說難。你真的愿意幫忙嗎?

槿汐笑著說:若是皇上有一天,能和菀嬪重新在一起,那你我豈不是也順理成章地在一塊了?

一邊說話,一邊握上蘇培盛的手。

蘇培盛想了想,如果自己真的用心去做,這件事還是有幾分勝算的。他想了幾秒,趕緊握上去。生怕槿汐下一句話就反悔了。

蘇培盛抽空來看甄嬛的狀態。看到對方容光煥發。直接稱呼娘娘。

心里更有數了。更是恭喜甄嬛心愿必可達成。

甄嬛問他為何道賀?

蘇培盛解釋:我在皇上身邊多年,皇上想些什麼倒也能揣測幾分。

當年若非娘娘執意不肯向皇上低頭,皇上怎麼舍得讓娘娘出宮呢?如果不出宮,現在也至少是妃位了。

甄嬛回復; 從前的事就不必再提了。

我當年任性離宮,因為我父親獲罪,我又有何面目再侍奉皇上?離宮這幾年,我也十分想念皇上。

蘇培盛:娘娘當年奉旨在甘露寺修行,現在到凌云峰,必定是在甘露寺受了委屈,這里荒山野嶺,娘娘您受苦了。

甄嬛說日子苦怕什麼,只怕心里更不安樂。如果此生還有機會,再見皇上和公主一面,那就死也瞑目了。

聽甄嬛說得這麼可憐,蘇培盛直接跪下說,承蒙娘娘昔日對奴才的關愛, 這件事,我必當盡力。

甄嬛更是說出自己的擔憂,只是世事無常,只怕皇上早有新人在側,早已經忘了我了。

蘇培盛說你言重了。我若沒有幾分把握,也不敢貿然來見娘娘。

甄嬛推測蘇培盛心中早有良策了。

蘇培盛說:自從你出宮后,皇上心里十分惦記著娘娘。

皇上天子之威,是絕不可能低頭來就范娘娘的。

你冰雪聰明,往細里想就知道,如果不是皇上默許,即便太后贊成,這兩年芳若能這麼頻頻地來看娘娘嗎?

皇上病重的時候,從未喚過純元皇后以外的人,娘娘可是頭一位。

那天太后也在,可把她嚇了一大跳。皇上對娘娘的舊情,也是十分要緊的舊情啊。實不相瞞,果郡王當時也在場,他也聽到皇上的囈語。可惜王爺再也回不來了。

宮中秘事,皇上意思秘不發喪。 可惜,果郡王這一脈到這兒給生生斷了。

蘇培盛言歸正傳。

你想見皇上也不是不可能。前兩日說二月二龍抬頭,要敬香踏春,我就盡力地勸皇上來甘露寺。到時候再引皇上到凌云峰來吧。

甄嬛體貼蘇培盛:難為公公啦。此事不容易辦,還請公公費心了。

蘇培盛: 倒也未必十分艱難。容我再想想法子。

甄嬛:眼下不知該如何回報您這片心意?

蘇培盛:這 件事,既是幫你的忙,也是幫我自己。兩人都看了看槿汐。

有事我會派人通報一聲。

看蘇培盛要出門,甄嬛對里面的浣碧說,去送一送。蘇培盛直接說:留步留步。

槿汐說:不用了。我去送就好了。

出門前,蘇培盛還探頭觀察門外沒人,才放心出來。直接塞給槿汐一荷包銀子。說她的衣服都是前幾年的樣子啦。也該換換了。

宮里面爾虞我詐。很多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或者背信棄義。槿汐也擔心蘇培盛這樣。沒想到,蘇培盛能夠先給這麼多錢換行頭。也許這男人是真心喜歡自己吧。

看著蘇培盛和小廈子走了。她目送著,直到看不見。

此時,槿汐也許動了情了。人落難的時候,對方還舍得對自己好,雪中送炭的情義更真誠啊。

法國巴爾扎克在《浪蕩王孫》里曾說:「 真正的愛情只有這兩種類型,要麼是一見傾心——實際上這第一次印象也是事后回味出來的,要麼是兩人逐漸地情投意合,終于達到柏拉圖式的異性相吸。」

蘇培盛對槿汐應該是一見鐘情吧。一直不考慮別人,只等槿汐一個人。

為了幫甄嬛,槿汐給了蘇培盛一個機會,也在接觸中,逐漸感受到蘇培盛的真心,兩顆心靠得更近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