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時隔三年回歸,這部香港醫療劇沒讓人失望

哒哒哒 2022/06/28

6月22日,TVB新劇《白色強人2》在優酷正式開播,相比TVB在香港7月25日的定檔日期,內地觀眾可以提早一個月入局追劇。

除了主演的悉數回歸,陳豪和胡定欣在第二部的加盟,也讓這部劇憑借「三視帝+二視后」的主演陣容更加吸睛。

在第一部中為了推行醫改方案而行走在灰色地帶的楊逸韜(郭晉安 飾),在第二部中又開始為「全面開放醫藥草案」(以下簡稱「草案」),與香港醫發局以及電視媒體斗智斗勇。

楊逸韜一上來,就帶著身患罕見病晚期的趙宛蘭與醫發局在聽證會上對壘;空降明城北醫院的新院長葉晴(胡定欣 飾),一上來就和楊逸韜針尖對麥芒,喊出了「明城北即將變成歷史」的狠話……

正如劇中的急診科主管醫生余湛琛(蔣志光 飾)所言:「明城北又要打仗了!」

權力、醫療、愛情:三線并行

《白色強人2》延續了第一部的風格,通過醫學界的權力斗爭、醫院內的醫療案例和幾對情侶的愛情線,來講述故事。

《白色強人2》中,醫學界各方的權力角逐,是本劇的一大看點,也是觀眾看劇的一大爽點。楊逸韜的醫改之路,也從「公立醫院私有化」變成了「草案」。在劇中,「草案」是指進一步開放醫保用藥的范圍,將罕見病的所需藥品納入醫保體系,讓患者可通過醫保渠道買藥看病,降低患者的醫療費用。

然而楊逸韜的方案從洽談到過會可謂困難重重,不止醫發局放出了葉晴這只攔路虎,財政司和議員也都用軟頂的態度對待「草案」。在他們看來,財政支出方面要做的考量是平衡,而非讓醫療支出獨大。

因此,為了遏制楊逸韜的腳步,醫發局與電視台暗通款曲,意圖把楊逸韜從院長的位置上拉下來。而楊逸韜也不是善茬,他擅長將自己的長處化為武器對敵人進行反擊。在面對醫發局提出希望他主刀小提琴家胡子翹的腦腫瘤手術時,楊逸韜直接提出,除非醫發局局長當眾表態支持「草案」,否則絕不參與。楊逸韜夠直接、也夠狠的性格,讓這一人物的形象,變得更加豐富、帶感。

在劇中,急診室、心胸肺科、神經外科,是故事的三個主場所,在各色病患的往來中,觀眾能看到每個病人背后的秘辛。

全班食物中毒,其他孩子都被家長接走了,只有軒仔忍著腹痛留在原地。直到急診科醫生蘇怡(唐詩詠 飾)發現這個在角落里捂著肚子的小男孩,才發現他并不止是食物中毒,同時還患有食管裂孔疝,且患病時間不短。

等到深夜,忙于工作的軒仔媽媽匆忙趕到醫院后,蘇怡對風塵仆仆的她說:「職場媽媽很不容易吧?但是我相信,對于孩子來說,你的陪伴比金錢來得重要。」

因與女友發生爭執而被女友誤傷的何俊揚,不論醫生如何勸說都不愿拔掉插在胸口上的刀,因為他不想警察把刀當證物帶走,只希望能護住女朋友,讓她免受牢獄之災。

作為主治醫生的唐明(馬國明 飾),看到了何俊揚的堅持,在勸說他的同時也在想辦法開解,甚至不惜被他投訴,只為救他一命。有人提出「如果何俊揚死活都不配合治療該怎麼辦」,唐明脫口而出:「那就把他打暈,直接推進手術室。」

穿插在兩條主線之中的,則是幾位主角們的愛情線。在第一部中終歸于好的蘇怡和唐明,在第二部里感情升溫,越來越有默契、越來越懂得為對方著想。每當唐明手術結束,蘇怡都會送上一杯黑咖啡,給他提神解乏。每當蘇怡有煩心事,唐明也會陪在她身邊,為她開解、給她安慰。

楊逸韜和呂靄寧(張曦雯 飾)的師徒戀,同樣讓不少觀眾暗戳戳嗑糖。當呂靄寧在電視上看到唐逸韜在聽證會上的侃侃而談,她會不自覺地翹起嘴角;當楊逸韜看到呂靄寧愈發進益的手術技法,他會由衷地給予她肯定。彼此欣賞、相互支持,合拍的愛情,不外如是。

現實觀照,頗具深意一個個故事背后,體現出劇集對現實的關照、以及對社會的反思。楊逸韜提出的「草案」雖然理想主義色彩濃重,但是劇中看病難、吃藥貴的種種情節,恰恰都是現實社會的真實寫照。

聽證會上的趙宛蘭,身患罕見病「結節性硬化癥」,這個病不僅會讓人全身長滿腫瘤,還會讓病人時刻面臨腫瘤破裂而大出血的風險。這種病雖無法根治,但卻可以通過藥物來有效遏制,因藥費昂貴,很多病人負擔不起,只能看著腫瘤一天天變大、最后因腫瘤破裂而亡。

趙宛蘭也沒有擺脫這一宿命,雖然明城北的醫生一直在奮力搶救她,把她一次次從死亡線上拉回來,可惜,她終究還是因腫瘤破裂導致全身器官衰竭而亡,她的女兒甚至都沒有見到她最后一面。

趙宛蘭留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話是:「是不是我們這種窮人,命就這麼不值錢?我真的不甘心,我不想死。」一句話、一條命,趙宛蘭的故事讓人震撼又心酸。

「有啥別有病,沒啥別沒錢。」這是坊間流傳的一句俗語,從這句話中,我們感受得到醫療支出帶給人們的壓力之大、負擔之重。病痛,于生命而言是不能承受之重。

人的脆弱,不只存在于身體和精神上,更在于金錢上。如楊逸韜所言:「我的草案只是希望百姓們所交納的錢,能夠真正地用在他們自己身上,我不明白你們為什麼不能同意。」

患有龐貝氏癥的蘇嘉聰和他媽媽的死,進一步喚起了觀眾的共鳴。蘇怡接診時,看到蘇嘉聰帶著呼吸機,便感覺出他不只是身體疼痛這麼簡單,在蘇怡的追問下,蘇嘉聰的母親才講出兒子身患龐貝氏癥的實情。

面對蘇怡的質疑和責問,蘇母在氣急敗壞之后的崩潰,讓聞者為之傷心,聽者隨之落淚:「我還能怎麼辦?從孩子確診以后,我老公每天打三份工,我每天都在陪著他。可是每個月十幾萬的打針費用,我們真的撐不起,真的沒錢再買藥了。沒錢,就只能等死。」

有哪個母親會不想救自己孩子的命?但當面對無法承受的負擔和希望渺茫的未來,又有誰能不動搖、不絕望?母子倆最后選擇跳樓自行了結,對他們一家而言,是解脫;對戲中人而言,是血淋淋的實例;對戲外的我們而言,則是沉重警鐘的再次鳴響。

雖然楊逸韜的草案推進不順,但是葉晴所提出的另一份草案,帶給了劇中人新的希望。葉晴深知楊逸韜的提案在希望壓縮醫療支出的財政司眼中,無異于空想,但是她在心底始終認同楊逸韜的想法。

所以面對進退兩難的環境,葉晴提出「一邊給病人開綠燈,一邊自主研發藥物」的新提案。在葉晴看來,與其只靠財政司來填補金錢上的窟窿,不如在根源上把窟窿堵住,即自行研發藥物,以獲得藥物的自主定價權。

正如《白色強人2》所演,理想主義行路難,對于社會而言,有選擇性地折中,以及直達問題根源的出擊,才更有效。

目前,有不少觀眾刷起了「期待葉晴和楊逸韜聯手」的彈幕,可見大家對后續劇情的期待和關注。在后面,主角們將如何化解干戈?他們又將如何走向合作、共同出擊?對此,我們唯有拭目以待。


用戶評論